“真是漂亮!”

    希翼山经历了一年的时间,一座荒山已经变成了楼阁一座一座挨着的城市,高大宏伟的城墙覆盖方圆百里,那真的是一座超级大城。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对于修炼者而言眨眼就过,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这里还是经历了很长的时间。

    项羽看着这座城市,他手里拿出十二颗闪耀着雷霆的珠子轻轻放开,十二颗珠子飞上天空,变成了十二连珠,组成了一副星图,星图成立,十二颗珠子不见了。

    但是这座城市已经变成了修炼者的圣地,天地灵气自动对这里覆盖而来,当天帝灵气浓运来就像迷雾,整座城市的上空就出现了电闪雷鸣。

    “轰!”一道水桶粗的雷电闪现,城池没有一丝问题,可是远处蛮牛大将的军营直接被雷劈,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下子,蛮牛大将的军营,建筑全部被摧毁。

    “可恶!”蛮牛大将从废墟里面爬出来,那是一声吼出,就见到自己的军营,已经变成了废墟堆积场,自己的士兵除了几个利害的大将,其他的都已经去见阎王。

    蛮牛大将没有想到自己的先头部队,也是他手里最得意的军队,居然这样一下子没有了。

    心里的震惊让他抬眼对着希翼山看去,就见到希翼山上空,直现十二头由雷电之力组成的雷龙,盘旋在城市的上空,各种仙禽鸟兽停留在城市的建筑上,蛮牛大将只是感受到那十二头雷龙的力量,他是怎么都想不到,看上去没有什么利害之处的城市,现在居然变成了铜墙铁壁。

    “将军,大家现在怎么办?”蛮牛大将的一个手下站出来问话。

    “先返回大本营,向宫主报告!”蛮牛大将没有头脑发热带着大军去攻打项羽,因为他感受到十二头雷龙有毁灭他的力量,让他不敢冒险。

    一句话落下,直接带队去见沈洛儿。

    “大哥!”龙且跟在项羽身边,看着远处被摧毁的营寨,他脸上那是满满的微笑,蛮牛大将这一年时间,简直就像在给他们当护卫,现在他们不需要这个护卫了,当然要第一时间把人赶走。

    昂头看着天空盘旋的十二头巨龙,龙且更加高兴,这十二头巨龙是一套神器,而且还是经过三十三重天罚,锻炼出了的毁灭神器,一直都是项羽的本命法宝,这次项羽把这套神器运转,成为城市的守护配合大地上的另外一套阵法,两套阵法相互呼应,他们修建起来的这座城市就会变成真正意义上的钢铁城堡。

    “先不要挂名,等我返回!”项羽对龙且说出这句话,人直接不见了,再次出现,他已经站在阎罗殿的诸天星图外面,抬眼看着星图,道:“陶松我有事情找你,麻烦你出来一下!”

    项羽没有硬闯,他知道诸天星辰大阵,被陶松不断加强完善,就是沈洛儿都拿这个阵法没有办法,他也不相信自己能穿过去,只能站在外面喊话,他相信陶松能听得见。

    还真别说,项羽的话落下不到三分钟,陶松就已经出现在诸天星辰大阵外面,看着项羽。

    “楚霸王,稀客!”

    “陶松,我来见你,也不用跟你含沙射影,我知道你手里有一套神器,十二颗毁灭雷珠,我的城池已经修好,大阵已经布置,就差阵眼的承受宝物,一般的东西无法承受不死神王的力量轰击,我希翼你能把这套毁灭雷珠卖给我!”项羽到是直接,都有没有跟陶松套套近乎,打打前站,说几句好听的话,缓和气氛,就直接跟陶松谈买卖。

    陶松听到项羽想要自己手里的那套毁灭神器,他是轮眼紧紧盯着项羽。

    “陶松,大家两个也是上百年的关系了,我的城池防备能力还非常薄弱,我需要你手里这一套毁灭神器作为阵眼,有了他们我的天庭,将无惧血魔的袭击,有我帮你牵制一部分血魔的主力,你的眼泪会少掉很多!”项羽这是跟陶松说出利害关系,也变样的告诉陶松,他们必须联手,不然无法撼动沈洛儿这颗大树。

    “陶松,我手里暂时没有什么好东西,有的你也看不上眼,但是我有长生果树的幼苗,我培养,每年都可以请你一起去品尝,天下最美味的人长生不老药!”项羽知道自己这一个借口,对陶松作用不大,但是他现在能给陶松的也就这么多,要其他的,自己没有,有的陶松看不上。

    “给你!”陶松挥手拿出十二颗毁灭雷珠递给项羽,道:“东西我可以给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陶松轮眼看着项羽,继续道:“血魔在用血祭的方式培养自己的人马,我希翼你稳定大后方,多宰掉几个血魔的骨干,还有一起想想,怎么去破除血魔的血祭大阵,我不想一直看着她血祭星球,抽取力量培养手下,那种速度真的很快,我不想大仇未报,大家就一起作古,让这个世界的记录家们,提笔写出某年某月,陶松跟项羽是一个大坏蛋,大魔头,因为杀害好人,被一代女神镇压到割杀!”

    陶松给力,项羽伸手接下十二颗毁灭雷珠,对陶松一笑,道:“我决定一个月后,就是五月初一,正式宣布天庭成立,对外开放中天城!”

    “到时候,欢迎你到来做客!”项羽这是要拉上陶松帮他抵挡沈洛儿的火力。

    一方大势力成立,还是沈洛儿的死对头,沈洛儿不来砸场子,项羽心里是不相信的。

    “陶松,我想跟你好好喝几杯,你到时候一定要来,你可是我项羽最在意的死敌,最在意的朋友!”

    项羽嘴角露出一个微笑,陶松也本能一笑,摇头道:“我会去的,不过你可要做好准备,大家都不知道沈洛儿的全部实力,有可能那一天道来,就是我跟你的死期!”

    面对项羽的乐观,陶松是苦笑过后,一脸严肃。

    “陶松,大仇未报,我项羽可没有打算去死,就算要死也会选择跟血魔同归于尽!”

    项羽心里想到沈洛儿,脸上全是熊熊战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