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吉德大人,生化弹幕全部射完毕!宁远城附近完全没有生命反应!包括那支诺克萨斯军队也全军覆没。”

    这里是祖安人驻扎的营地,随处可见各种锅炉,锅炉中绿色和紫色的液体还在沸腾着。

    “很好,说明大家的x型毒气实验很成功,派人去监测毒气的挥度,记得回收大家的战争武器。”

    辛吉德是祖安备受尊重的化学世家的后裔,在炼金学上颇有天赋,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炼金大师了。

    这次对艾欧尼亚的侵略战争中,辛吉德也因此获得了足够的话语权。

    因为常年生活在各种炼金废气弥漫的环境中,辛吉德身上的毛全无,还用特殊的白色的绷带缠着嘴巴,防止进一步吸入有毒气体。

    “辛吉德大人,大家还要进行下一步实验吗?这很可能引起某些人的反感。”

    对于下属的担忧,辛吉德也不是没有想过,于是点了点头。

    “确实不能太过火,已经有人警告我了,可惜了,这次机会太好了,我差点控制不住我自己。”辛吉德眼睛放光。

    在外人看来,祖安是因为皮尔特沃夫对贸易的垄断,所以才选择和诺克萨斯人合作。

    这确实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是更为重要的是,祖安的灰霾太严重了。

    炼金男爵们不得不停止了大部分研和实验工作,为了使祖安的环境水准维持在一个能够生存的地步。

    这样一来祖安更加追不上皮尔特沃夫的步伐了,到时候有谁还记得,一开始的进步之城会是这个肮脏的隐藏在地底的祖安呢?

    所以经过决定,在艾欧尼亚战场上进行实验,不仅能够更加直观的看到最新研究成果的实用性,还能够保护祖安的环境,一举两得。

    辛吉德这次也带了很重要的任务过来,x型毒气的实验就是其中之一。

    想到回去后还要提交的大量实验报告,辛吉德就有些头痛,不过这种成就感又让他欲罢不能。

    “是的,这次时机太完美了,而且诺克萨斯人出奇的配合,哪怕是葬送自己的军队也在所不惜,真是群冷血的家伙。”下属不屑的说道。

    辛吉德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头顶,笑着说道:“这可再好不过了,刚好还可以实验一下毒气对各种人群的效果,我实在是太喜欢诺克萨斯人了。”

    “哈哈,诺克萨斯军部还以为大家祖安就这样给他们当免费劳动力,可惜大家祖安人也不是傻子。”

    辛吉德搓了搓手,“利用这东西是相互的,大家彼此彼此,他们诺克萨斯也没有损失什么,死了点人也是他们心甘情愿,大家继续为下个实验做准备,别到时候需要的时候又耽搁了。”

    在辛吉德看来,诺克萨斯的牺牲不足为道,这只是他们祖安走出皮尔特沃夫阴影的第一步,下个进化日的主题很有可能就是……祖安的反击。

    ……

    “抱歉,我必须离开,我将找回迷失的自我。”

    宁远城事件过去快一个星期了,锐雯最终还是决定独自流浪。

    “是嘛?真是不好意思,在确认你没有杀大长老之前,我不能让你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亚索的意思很明确,你去哪,我去哪。

    锐雯淡淡的看了一眼亚索,“随便你吧。”

    不知道为什么,刘猛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有问题。

    看到刘猛求助的眼神,白文轩嘴角抽了抽,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锐雯现在是觉醒虚弱期,单独在战乱的艾欧尼亚瞎晃悠的话确实很危险。

    锐雯的状态亚索不可能没有看出来,是真的不想放过凶手还是想要保护锐雯……那就不得而知了。

    “那啥……白文轩,大家就这样看着两个英雄级人物离开?”刘猛对锐雯和亚索的离去很不甘心。

    他现在百分之百确定锐雯也是英雄级的人物,每个英雄级人物身上都充满了机遇。

    白文轩目送行走在夕阳下的两人,“不然呢?你能留住他们?”

    刘猛抓了抓头,有些烦躁的说道:“太痛苦了,我在亚索身边待了这么久,基本上一无所获,白文轩你呢?别告诉我你也一样,那样我就心里平衡了点。”

    结合两人的经历,再加上卡尔萨斯说的那些话,每个人降生都被安排在一个英雄级人物身边学习,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

    白文轩无语的看着刘猛,“我还行,算是有点收获。”

    “呃……好吧,你这么利害,要是也一无所获那也说不过去。”刘猛已经开始接受了这个事实。

    好不容易获得个s+的评价,弄到了这个神秘的演唱会邀请函,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还是一无所获。

    看到刘猛唉声叹气的样子,白文轩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看开点,不是每次任务都有收获,有时候想想,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活下去,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白文轩的话刘猛何尝不明白,但是人的起点很高的话,很难接受这种落差。

    能够获得演唱会邀请函的有几个是弱者?就算那个白文轩很反感的凯撒,他也从来没有小看。

    刘猛拍了拍自己的脸,“不说这个了,就像锐雯说的那样,认识自己才最重要。”

    白文轩点了点头,虽然这段时间实力进步不明显,但是见证了锐雯和亚索之间的事情,确实对心态很有帮助。

    “对了,白文轩,你觉得是不是锐雯杀了大长老?”

    继续向西边前进,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到辛德拉的要塞。

    面对刘猛的问题,白文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你觉得呢?”

    “我觉得……应该不是吧?不然的话锐雯完全可以把大家都杀了。”

    “嗯,有道理。”

    “所以不是锐雯杀的?”

    “我说了吗?”

    刘猛挠了挠头,“算了,你这家伙肯定知道什么,你就瞒着我吧,看你能瞒多久。”

    白文轩耸了耸肩,即便锐雯没有要求他保密,他也不会乱说,毕竟这是别人的**,再说了,锐雯说的一定是真的吗?

    “对了,白文轩,大家走了这么多天,我感觉都快到艾欧尼亚的西界了,你到底想要去哪?”

    白文轩突然停下脚步,不是因为刘猛的话,而是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能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