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贝尔按住刀尖,天使化的她连血液都是银白色,更为凄凉。

    “斯普林霍尔!你醒一醒!”

    终于,安娜贝尔的眼泪如同决堤的洪水,爆发了。

    前一天晚上商讨完战术的时候,斯普林霍尔对她说要为她举办一场举世瞩目的婚礼,她连做梦都想着斯普林霍尔亲手为她带上戒指。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却把尖刀插入了自己的心脏。

    这把刀还是安娜贝尔请求家族的锻造大师打造的,没想到最终送进了自己的身体。

    虽然天使化之后的生命会急速流逝,天使化过后安娜贝尔可能会衰老甚至死亡,但是比起心爱的人亲手终结自己的生命,这都算得了什么呢?

    安娜贝尔按住斯普林霍尔,斯普林霍尔在强大的压制下动弹不得,然后她甩头看向苍白女士,泪珠在空中晶莹的闪烁,但是掩盖不了她的怒容。

    “一定是你,对不对!苍白女士!为什么!”

    苍白女士和安娜贝尔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是时候我说恭喜你答对了是不是有些不合适?你猜的没错,用你们的话说,我就是罪魁祸首。”

    “我要杀了你!”

    安娜贝尔咆哮着冲向苍白女士,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让她更加绝望,所有的将军们将她团团围住。

    “你,背叛了德玛西亚!”

    “你们......”

    安娜贝尔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一块巨石压住了,呼吸都异常困难。

    “我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驱散魔法阵。”

    沉着下来的安娜贝尔终于看清了阵法的本质,驱散只是这个魔法的一方面,而驱散的目的却是让毒雾在莫尔森的土地上来回循环,不可断绝!

    也就是说这个魔法阵一旦开启,莫尔森的土地就会变成绝地!所有的生命都会荡然无存!

    而且安娜贝尔还看到了盘根错节的蛛网在英魂殿滋生。

    “原来是这样。”安娜贝尔低垂着头,银白色的长发遮住了她的眼睛,“卑鄙之喉,你的目的是破碎幽灵之冠吧。”

    啪啪啪。

    苍白女士忍不住为安娜贝尔鼓掌,“没错,小姑娘,你的感知很敏锐,没有让你去主殿果然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你早就在英魂殿布置了一切,你让这些将军们成为卑鄙之喉的养料,期许着她成长后为你凝聚出一个破碎幽灵之冠。”

    苍白女士点了点头,“真聪明。”

    “这个卑鄙之喉估计也想不到,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工具,孕育出破碎幽灵之冠的她迟早会被你击杀。”安娜贝尔的呼吸已经有些困难了,她的力量在缓缓流逝。

    苍白女士开始放松警惕,一个苟延残喘的安娜贝尔不足为惧。

    “我开始有些欣赏你了,只可惜顽固的德玛西亚人不屑于服务于黑玫瑰,是吗?”

    安娜贝尔回头看了一眼自己深爱的男人,然后默默的把他推开,长刀也从自己体内拔出。

    “在类符文晶石上刻满祷文也是你的主意,还有一个隐匿祷文,苍白女士,你的计划真是周全。”

    “人嘛,总不能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要面对的可是众多德玛西亚的骄傲和传奇呢。”苍白女士的脸上抑制不住得意之色。

    安娜贝尔突然笑了起来,“但是你算错了一点。”

    “哦?”

    “我,安娜贝尔-希冀,德玛西亚唯一的女将军,希冀家族继承者。”说到这里,安娜贝尔停顿了一下,“斯普林霍尔-训诫的妻子,德玛西亚意志的传承人,不会让你得逞。”

    说完后安娜贝尔身上的光明气息越来越浓郁,她最后看了斯普林霍尔一眼,有不舍,更多的是温柔。

    “对不起,不能和你白头到老,你一定会同意我这么做,对吗?”

    耀眼的白色光芒照亮了整个主殿,苍白女士终于按耐不住了。

    “你在做什么?”

    大殿开始颤动,空间元素聚拢起来。

    “你想屏蔽这个空间?可笑!一旦我有办法能传送出去,你一样功亏一篑!”苍白女士咬紧牙关,她不能再待在这里,以她现在的魔法造诣根本无法传送出这个禁闭空间!

    感受到苍白女士的离去,安娜贝尔松了口气,现在莫尔森英魂殿完全被隔离在另一个空间,这是她想到的唯一一个解决办法。

    卑鄙之喉无法再汲取养料,只会越来越弱,苍白女士在没有十足把握能够走出这片空间的情况下,也不会贸然来这里。

    此时的卑鄙之喉不知道藏在哪个英灵的灵柩中,安娜贝尔也不打算找了,她已经没有力气去面对一个开始成长的卑鄙之喉。

    欺诈之网蔓延,将军们被包裹在其中,以供卑鄙之喉汲取力量。

    安娜贝尔看着周围墙壁上的祷文,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

    捡起一把刻刀之后,安娜贝尔继续往墙壁上雕刻祷文,莫尔森变成这个样子,何尝不是他们的错呢?

    做完一切之后,安娜贝尔找到了隐匿祷文所在地,揭开大理石地板后把一切都留在这里,然后化作点点星光消失在空气中。

    “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不幸来到这里,请铭记,德玛西亚,永世长存!”

    ......

    “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不幸来到这里,请铭记,德玛西亚,永世长存!”

    穆恩拿着从被卑鄙之喉击碎的大理石地板处发现的记事本,念出了封面上的文字。

    自己隽秀,像是一个女人写的,记事本被魔力保护着,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也只是有些泛黄。

    白文轩的注意力不在记事本之上,而是被击碎的大理石地板,地板虽然碎成很多块,但内侧的祷文清晰可见。

    “隐匿祷文,有人故意留下的?”

    “嚯,这本笔记真重。”穆恩翻开笔记本,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

    卑鄙之喉突然发动攻击!

    白文轩眼疾手快,长枪横扫,直接把卑鄙之喉的爪子抽飞!

    “没有了传奇们为你提供养料,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白文轩不屑的看着卑鄙之喉,这家伙只会越来越弱,亡魂力量并不是为她提供滋养,而是维持远古禁忌魔法的正常消耗。

    “这......”穆恩难以置信的看着笔记本中记录的事情,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当年所有人都被玩弄了。

    童墨翻看了一下笔记,也皱起了眉头,用低沉的语气念出了第一段话。

    “我,安娜贝尔-希冀,德玛西亚唯一的女将军,希冀家族继承者。斯普林霍尔-训诫的妻子,德玛西亚意志的传承人,向所有莫尔森无辜的生命由衷的忏悔......”

    开篇就表明了笔记的所有人。

    “安娜贝尔-希冀?”白文轩仔细的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这里面没有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