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艾伦的离开,如同一个契机,将众人之间的隐患毫不客气的揭露出来,而他则是独自离去,寻找出路,不愿意逗留在木船之上随波逐流,等待命运的安排。

    阴阳双子进行挽留,只是剑魔艾伦主意已定,难以改变,她们亦只能默默祈祷,希翼剑魔艾伦此行离开能够安然无恙。

    血海的存在太过诡异。

    又是在木船之上漂泊了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教皇义子,凯撒德公爵也是独自离开,他一身光明气息环绕,也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出路。

    “哎……为什么大家一个个都走了?”

    阴阳双子表示并不理解。

    阴阳阁主开口道,“他本身就是被我硬拉过来,如今三个多月血海之上漂泊,以他孤傲的性格如何能够忍受,自然会选择离去,大家无法做什么,只能够祈祷。”

    “明奘前辈,你呢?是什么打算?不久后是否也要离开?”

    明奘和尚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两位女施主叫我明奘便可,不用前辈称呼我,我并不比你们大多少,出家人讲究的是四海为家,如今这木船在血海之上漂泊,倒是另有一番体悟,和尚我感慨颇深,不会离去,大可放心。”

    “嗯。”

    “倒是有可能离开的人会是陆施主,你们不妨去问问他。”

    明奘和尚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陆东来身上,他同样好奇,这个来自于东方的少年是什么让他坚持了下来,不会感觉到寂寞无聊么?

    相比起来,阴阳双子对于西方十子的存在并不陌生,也更有归属感。

    如今明奘和尚这么一提醒,阴阳双子才是反应过来尚且还有一人,只是她们颇为好奇,为何自己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他?或者是说,自己从一开始就不认为对方会离开?

    是这样子的,他太过平凡,甚至他的情绪波动也是最少,正是因为如此,让阴阳双子将注意力放在了其他人的身上,哪怕是一行叔叔,他的情绪也是在某一时刻产生了波动,强如明奘和尚,在剑魔艾伦离去的时候也是产生了些许波动。

    唯独来自于东方的少年,他由始至终的情绪都很是平淡,不为物喜,不为己悲,人的悲欢离合,他似乎看得格外透彻。

    又或者说,如这几个月来所发生的事情,对他而言,不过是人生中的一次历练,不足为奇。

    这未免有些太过匪夷所思了吧?

    怎么看对方的年纪都只有十四五岁,怎么会有这般成熟的心智,委实让人好奇。

    当阴阳双子来到陆东来身边的时候,陆东来这般时候才是睁开眼睛。

    阴阳双子与明奘和尚之间的对话他听到了,此时见到对方前来,他心中很是平静,缓缓开口道,“回去的路已被封死,如今在这血湖之上,暂且安全,固然不知飘向何方,但它的确在运转当中,每个人皆有每个人不同的道,我不会劝阻他们,同样,他们的离去也不会影响到我,这便是我。”

    顿了顿,陆东来再度开口道,“况且这一路下来,大家的路如同被铺好一般,根本没有任何的退路,既然如此的话,不如听从安排,我倒是想要看看,究竟这是何人的手笔,既然抵抗无用,就随波逐流。”

    说到这般的时候,本应古井无波的陆东来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寒芒,对方这般手段太过强大,布局之人实力通天,料想到了这一切。

    哪怕以前面对危机的时候,陆东来亦少有这般无力感,至少知道敌人是谁,打不过可以逃。

    可是现在,逃也逃不掉,甚至连敌人是谁都不清楚,要说不恼火那绝对是假的,只是陆东来能够很好的控制自身的情绪。

    阴阳双子不再说话,只是在这一天之后,她们对于陆东来有了异样的情绪。

    木船还在血海之上飘荡,永无止境,不知何时才会是个头。

    距离剑魔艾伦离去已经过去了半年多的时间,而教皇义子凯撒德公爵也离开了四个多月。

    可以说,陆东来一行人在血海上漂泊了足足有将近一年的时间。

    以阴阳双子这样子的话痨经过了一年的期间,她们的话语也是变少了,没有最开始那般喋喋不休。

    一年多的时间,不少人都是失去了信心,认为走不出这一片血海。

    “已经一年了……外界不知发生了何种变化……”

    “这一年的时间,我等没有任何的进步,外界的强者,只怕更为的崛起,而一些秘境的存在,只怕强者更是多不胜数。”

    “再有一个月的时间,若是无法离开这片血海,我也将要离去。”

    阴阳双子开口说话,不是她们不相信阴阳阁主,而是太过压抑,这种等待让她们很是崩溃,她们有些理解剑魔艾伦和凯撒德公爵为何会离开了,至少那样子的话还有一线生机。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阴阳双子要走的决心也更加强烈。

    一天,

    两天,

    五天,

    十天,

    而就在第十八天左右的时间之后,木船仿佛磕碰到了什么东西,这让正在闭目养神的众人睁开了眼睛。

    阴阳双子第一时间发出了一声惊呼,“岛屿,是岛屿,一行叔叔,你们快看,前方……前方有岛屿!!”

    果真,在漂泊了一年多的时间之后,木船终于行经有岛屿的地方。

    那一片地方太过广袤,远远观看,亦能够看到郁郁葱葱的一片,大树参天蔽日,直入云霄,让人如同进入到原始森林一般。

    而木船之下的海域,此时也变成了蔚蓝之海,让人震惊,明明不久前这水还是血色的,可是现在已然恢复了正常,甚至水中还有鱼儿游动,有大量的生命体在水中存活。

    海岸边上,有着鲜花绿草,碧草芬芳,太过玄妙,宛如从地狱置身与天堂一般。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太不可思议了,怎么会这样?我以为永远走不出这一片血海来着……现在从失落进入到兴奋,太让小僧幸福了。”

    “传说,无尽的死亡之后便是彼岸的天堂,这里,难道就是‘彼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