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风哥我就是在抢,你不服?”
    刘风盯着郭谦,冷笑道:“不服就弄死你,我刘风就这性格,谁让我不爽,我就让他更不爽。还有,我在跟你爸说话,你这小崽子最好别在插嘴,如果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现在就掐死你。”
    郭谦咬着牙迎着刘风的目光,可坚持了一会后,他的眼神渐渐的涣散了起来,他能看出刘风眼底的坚定杀机,这让他的信心彻底崩溃了。
    “刘风是吧,小兄弟,我可以答应你的一切要求。”
    就在这时,郭冲的声音再次凭空响起,“只不过九件暗化兵器我拿不出来,小兄弟,你看可不可以这样,我给你三件暗化兵器,同时……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的人情很值钱吗?”刘风问道。
    郭冲道:“应该算是很值钱吧,我儿子的身体改造你应该看到了,他的资质太差无法练武,所以我把他改造成了强大的人造人,我是从五维上界偷渡到下界的人,虽然我的实力未必比你强太多,但我却拥有五维武技,和更高等级的武功功法,我……”
    “成交。”
    不等郭冲说完,刘风便兴奋的说道:“这样好了,三件暗化兵器,加……你的所有武维武功和战技让我随便翻阅,怎么样?”
    “刘风,你……做人不能太贪心的。”
    “老郭啊,刚才你一直管我叫小兄弟,兄弟之间有啥贪不贪的?难道你管我叫兄弟不是出于真心?”
    噗嗤!
    刘风的话,把他身边的一众女神又给逗笑了。
    远在南方临海别墅内的郭冲,此时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抬起右手不知道要做什么,又似心中在做着激烈的挣扎。
    就在这时,在郭冲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身材丰满,自带一身贵气的女人。
    这女人一出现,郭冲就发现了,只是郭冲无比自负,对自己的实力也非常自信,连头都没回一下。
    女人现身后立即开口道:“郭先生,其实你应该答应下来的,除非你想永远留在这里,真的一辈子都不想回五维上界了。”
    郭冲微微扭回头,用眼角的余光瞄了来人一眼。
    这女人双手交叠于身前,小手白嫩如雪十指有如葱白美玉,一头长发披肩,将她性感切不失成熟韵的俏脸衬托出一丝让人眼前一亮的艳光。
    “你知道我是谁?”郭冲冷声问道。
    “当然知道。”
    女人平静的说道;“三十年前,不周山四大禁地开放,恰好您从五维上界偷渡而来,经过我罗浮禁地,所以我有幸见过您一次。我就是罗浮禁地之主,云霓。”
    哦!
    郭冲应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云霓继续说道:“三十年前,我看到你是受了重伤下界而来的,我并不知道五维上界是什么样的情况,更不知道您在五维上界曾经是什么样的地位,但我知道,任何人都不会愿意久居此地的,不对吗?可是你也知道,偷渡下界本就不易,可要重新上去就更难了,机会只有一个……”
    郭冲仔细的听着,听完云霓的话后,郭冲眼前一亮,道:“这么说,刘风就是大数据运算得出的结果?”
    “对,就是他。”
    云霓认真的说道:“他很强,而且只有二十多岁,如此年轻无穷层次存在,在你们五维上界也是顶级天才了吧?”
    郭冲沉吟了一下,没有回答云霓的话,而是大声说道:“刘风,你的条件我答应了。”
    东海市步行街上,刘风听到郭冲的声音再次凭空响起后,嘴角挑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与此同时,被刘风掐住脖子的郭谦也长出了一口气,至少他不用死了。
    随后,郭冲的声音再次响起:“刘风小兄弟,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我有一个提议你看如何?我想与你结拜成异姓兄弟,就是拜把子,你愿意吗?”
    咦!
    刘风也眼前一亮,笑呵呵的说道:“如果是这样,你儿子可就比我小了一辈了啊!”
    郭冲道:“无论是年龄还是武功,他都无不如你,比你小一辈也是应该的,这样更断了他惦记诗雯姑娘的心思,以后你的老婆可就是他的婶子了。”
    “这个嘛!”
    刘风摆出一副犹豫的样子道:“我刘风可不跟坏人结拜,我的兄弟可没有……”
    “哈哈!小友放心,我这人虽然强势一些,虽然也杀人无数,虽然今天与你之间也有误会,也有庇护自己儿子的不当行为,但大多数的时候,本人是讲理的,做事还是会把良心放正的。”郭冲大笑道。
    这时刘风掐着郭谦脖子的左手也松开了,继续说道:“这样啊,可我不知道你的具体底细啊!”
    “本人郭冲,在五维上界时,曾经是五部雷主,主惩罚。”
    郭冲的声音再次响起道:“我偷渡来下界,是来捉拿一个名叫雷小霆的逃犯。直至今天,那逃犯我也没有抓到,甚至也没有了回返五维上界的方渠道,所以也就安居在华夏了,并且在华夏娶妻生子,才有了郭谦。”
    刘风听后眼前一亮,道:“好,拜把子了,以后咱们就是异姓兄弟。不过我得说好,成了兄弟,以后我要打架,你可得帮忙哈。”
    “哈哈,当然要帮。”远在南方海边别墅内的郭冲说话间右手在眼前一斩。
    喇啦!
    一道布料被撕破的声音响起,在郭冲面前竟然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
    只不过这个空间裂缝内没有罡风刮出来,而且裂缝口处也无法快速弥合。随后,郭冲双手向两边一拉,空间裂缝被拉出一个门户状。
    郭冲迈步走进空间裂缝内,并且头也不回的说了句,“云霓妹子,你也跟来吧,给我和刘风结拜做个见证。”
    “好。”云霓的脸上露出一丝淡然微笑,跟着郭冲迈步走进空间裂缝之中。
    一分钟后,刘风身侧又出现了一个门户状的空间裂缝,郭冲和云霓一前一后迈步而出。
    刘风双眼微微一眯,他在伊甸园内也试过撕裂空间远行的方法,可他知道,他用这种方式行走,按距离来算,他能跨市就不错了,可这郭冲是跨越了多远的距离?
    “郭冲,你是从哪来的?”于是刘风本能的开口问道。
    郭冲笑着说道:“不远不远,我从是南方深岳海边而来,与你们东海市也就一两千公里的距离吧。”
    咳咳!
    听了郭冲这番话后,刘风捂着嘴干咳了两声。不用想也知道,如果郭冲刚才不是能量投影跟他打,而是真身过来的话,恐怕自己是被秒杀的角色。
    “兄弟,大家可以拜把子了吗?”郭冲笑眯眯的看着刘风。
    刘风道:“当然,我也想跟郭大哥你快点结拜,不过不能在这个地方多呆了,你儿子刚才在这边变身,把步行街弄得这么乱,咱们得换地方。另外,你答应我的三件暗兵器……”
    说话间,刘风抬起右手搓了搓手指。
    哈哈哈!
    郭冲大笑了两声,抬手将一枚戒指递给刘风,“兄弟,这是五维上界独有的须弥纳戒,里面装着三件暗化兵器,还有一些五维功法。另外兄弟你说个地方,你点地点吧,我跟你走。”
    刘风不客气的接过戒指道:“跟我去东海能源企业吧,那是我的地盘。另外,你儿子刚才杀了人了,这事可不能这么地不管,该陪钱得陪钱,你儿子……也就是我大侄……”
    “我懂,死者的抚慰金我加倍给。至于我儿子……”
    郭冲和刘风一边聊一边走,在说到杀了人的儿子时,郭冲又停顿了一下。
    等离开步行街后,郭冲才说道:“我会让儿子去自首,不会让华夏的国家法律没有尊严。”
    “你舍得?”刘风问出这句话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