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西班牙人的讨论,在傍晚时分,眼看着天都要黑的时候,就基本上全部只是担心了。

    “他们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是回不来了吧?”

    “有可能,一看就不是明国人,估计被明国人打死了!”

    “打死应该不可能吧,打伤有可能,说不定是去治疗了!”

    “你们说,他们会不会还手啊,然后就一起被官府抓走了!”

    “约翰不可能吧,那个谁倒是有可能,愣头青一个,搞不定就会还手!”

    “……”

    就在他们的议论声中,忽然院子外传来杂乱地脚步声,还有西班牙语的议论声,一听就知道,约翰他们回来了,因为约翰的嗓门很大,能听出来,还很兴奋。

    顿时,无聊聚集着聊天的西班牙人,一下子全部拥了过去。

    只见有明国兵丁把守的院子门口那,约翰他们手中都拎着满满地东西,一个个喜笑颜开地进来了。看到他们拥过去,都笑着打招呼。

    “今天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啊!”

    “对,外面简直就是天堂,哇,真是太繁华了!”

    “就是钱不够用,如果有钱,那简直是完美了!”

    “……”

    路,一下被堵死,其中大部分人都有委托约翰他们去购物的,这些出来混的,基本上很少会存钱,此时,都有点急,动手的同时,大声喊着。

    “约翰,帮我买的东西呢?我就想要一身绸缎的,穿着肯定很帅!”

    “我的是酒,有买到酒么?想死我了!”

    “……”

    就在这院子口,将近两百西班牙人堵在这里,堵得满满地,以至于后面有几个外出的西班牙人都没法进去了。

    约翰一见,连忙大喊道:“不要急,不要急,都进去分东西,别惹到大明军卒不高兴啊!”

    一听这话,所有西班牙人都为之一静,连忙往里面退去。这个时候的他们,最怕让明国人不高兴了!

    不过他们的兴奋劲都没减,也不去大堂里面,就在院子里把约翰等人围住了。

    约翰好歹也是大副,在他们中有威望,安排下去,让他们一个个来,然后,他和外出的同伴就开始分东西。一边分,一边又不得不回答好奇心爆棚的留守人员。

    “什么,外面好玩不好玩?你说呢?眼睛都忙不过来了!”

    “你们是不知道,明国的美食……啧啧,一对比起来,大家以前吃得就是坨屎,我以后再也不想吃大家以前吃的那些东西了!”

    “对对对,明国的美食,各种各样,只有你想不到,你喜欢什么口味,都能在明国的酒楼里找到!”

    “哇,你们是不知道,明国街上,什么货都能看到,简直是要什么有什么!吃、喝、穿……”

    “……”

    在这讨论声中,有一个不和谐地声音,忽然冒了出来:“哇,要是能抢了就发财了!”

    这个声音一出,顿时,院子里为之一安静,所有人都转头看向那人。而后,第一时间的反应,是那个人周边的人,全都往外挪了挪,远离说话这人。

    说话这人一见,立即回过神来,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话,连忙有点慌乱地说明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说顺口了而已,我真没想抢,我……我敢抢么?”

    约翰就知道他是在别的地方抢惯了才这么说,理解他,就开口说道:“小心点,这里可是明国,能和其他地方那些未开化的地方比么?不想死,就管好你自己的嘴!”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这些西班牙人的兴奋劲就少了不少,话题也有转移了。

    “对了,约翰,你们应该一出去,就会被明国人认出来吧,你们有没有被打?”

    “呵呵,你说呢,大家要是被打了,还能给你们买东西回来,真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想的?”

    “大家长得和他们不一样,一出去肯定是被认出来了。不过他们最多是盯着大家多看几眼,倒没有其他什么?”

    “对,大家又不是罪犯了,现在大家可是大明人了,知道么,大家是大明人了!谁会打大家?”

    “其实,明国人都挺文明的,他们的谈吐,待人待物都非常地有礼貌,一点都不像大家那边。”

    “对哦,街道上还干干净净地,真是天堂一般!”

    “你们是不知道,街上还有人长得和明国人不一样,据说,他们就是鞑靼人,以前和明国可是死敌来的。不过前几年被明国征服了,现在鞑靼人都已经是明国人了,走在街上,和明国人都没什么两样!”

    “对对对,大家这次,竟然还遇到了一个鞑靼的王,哇,那叫一个威风,有钱……”

    说到这里时,立即有同伴纠正他的话了:”翻译说了,那已经不是鞑靼的王了,他是明国人了,有功于明国,被封为什么什么,就是一个爵位,忘记了!“

    听到这样的话,其他西班牙人立即都露出非常感兴趣的样子,纷纷追问起细节来。因为他们自身的处境,以后在明国怎么生活,应该都和鞑靼人有类似,是个值得借鉴的地方。

    蒙古人,和汉人确实有不一样的,一看就能看出来。特别是天山那边,西域的蒙古人,更是比较明显。约翰他们说得那个鞑靼的王,其实就是鄂齐尔图,如今他在京师居住,天山那边,主事的是原包头巡抚杨嗣昌。

    当然了,约翰他们出去,能碰见鄂齐尔图他们,并不是凑巧,而是王承恩在背后有意安排的。只是约翰等人不知道,甚至连鄂齐尔图都不知道。

    等这些西班牙人了解到蒙古人的状况之后,一个个不由得对以后在大明的生活有了信心。甚至有人还说出,要是能为明国效力,像鞑靼人一样为明国立下功劳,说不定能在明国得个一官半职,这样就太完美的憧憬出来。

    这个夜晚,对于西班牙人来说,是这一年来最开心的一个晚上了。他们一边分着买来的大明货物,有穿的,有吃的,有用的等等,一边惊叹,一边讨论未来。

    这个时候,他们都没想过回去欧洲,毕竟这些出来混的,在自己的家乡,都混得不怎么样,明国这么繁华,像天堂一样,如果能不受歧视地生活在这里的话,是他们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王承恩又来了。

    这一次,西班牙人相对来说,都少了一丝惶恐,反而多了点期盼。因为他们知道,至少他们性命无忧,搞不好,还有好事等着他们,要不,昨天也不会给钱,还能出去逛了。不过他们也明白,以后还有好事的话,前提就是要让明国人满意。

    这一次,王承恩自己开口说话了:“皇恩浩荡,陛下知道你们成为大明人,有很多困难。因此,从今天开始,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会有人教你们大明官话,教你们大明规矩,好好学,以后就能在大明生活了!”

    听到翻译转述过去这话,顿时,这些西班牙人就激动了。事实上,他们确实有想过这个,并为之发愁。没想到,大明皇帝,竟然还帮他们考虑到了。激动之下,他们一时忘记了所处环境,纷纷欢呼了起来。

    “万岁!”

    “万胜!”

    “谢谢!”

    “你是好人!”

    “……”

    他们无一例外,都用蹩脚地大明官话,以前听来的,觉得不错的词,反正感觉能表达此时心情的,或者说溜嘴了的,就都说了出来。

    他们这些话,让王承恩听了,有点哭笑不得。他也不想和这些一身臭的西夷多说话,等安静下来之后,便直接说道:“等三个月后,你们就是大明人,朝廷也不会再给你们照顾,你们需要搬离驿站,和大明百姓一样,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说到这里,他提高了点声音,有点尖声说道:“当然,你们也可以为朝廷效力,到时候论功行赏,也能有个封妻荫子,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

    说完这些之后,他便走了,给了这些西班牙人半天时间准备上课。实际上,就是让他们有个时间消化他说得这些话。

    果不其然,等他一走,这些西班牙人没有了压力,顿时就爆炸了。其中一人更是感慨地大声问道:“你们说,大家一头撞进明人占领的吕宋,这到底是祸还是福啊?”

    吕宋的事情,他们后来已经听说了,知道是因为吕宋总督想屠杀吕宋明人,明国闻讯派兵前去拯救,吕宋才被明国占领了的。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自然无话可说。

    之前的时候,他们是非常地懊悔,觉得自己落到了明国的手中,估计是要完蛋了。这种感觉,在刑场上,看到荷兰的巴达维亚总督等人被杀时,达到了顶点。

    可是,如今这个时候,他们的想法显然是变了。就听有人立即回答道:“废话,要不是那样,大家能成为明国百姓,在这天堂般的地方生活么?”

    “对,以前大家过什么的日子?简直就是狗屎!反正我也是再也不想过以前的日子了。”

    “是啊,出来后,都不知道能不能有命活着回去?就算能回去,到底能不能发财也不知道!回去之后,就我老家那破落,反正我是再不想回了!”

    “……”

    约翰听着他们在七嘴八舌地说话,等了一会后,才拍拍手说道:“我就告诉你们吧,明国肯定是想用大家,否则的话,大家早就和荷兰人一样的下场了。只要大家能好好地听明国的话,给明国办事,把事情办好了,荣华富贵就少不了。这几天的事情,就足以证明了的!”

    谁也不傻,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是纷纷点头。甚至其中有人就对约翰说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之前的事儿,你肯定做得让明国官员特别满意,所以你们不但多得了银子,还能出去见识外面的花花世界?”

    约翰听了一笑,虽然没有说话,但显然是默认了。

    他边上的一个人见了,便有点好奇地问道:“约翰,你知不知道明国想用大家做什么?要不给大家说说,让大家都好有个准备。最多以后得了赏银,分你一成好了!”

    “对啊,约翰,说说吧!”

    “……”

    约翰本身就是他们的大副,具有较高的声望。在成为明国俘虏之后,他做得事情,又让他成功化险为夷,获得了想不到的好处。这些西班牙人虽然有的心中隐隐有猜测,可都还是愿意听听他的看法。

    约翰见了,稍微沉默了一下,最终脸上露出笑容,对他们说道:“好,我不要你们的赏银,但以后你们还得听我的就可以!”

    见围着他的人都点头,他就继续说道:“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是明国想让大家带他们去墨西哥!”

    “什么?明国会想去墨西哥?”有人听了,立即惊讶地问道。

    “不可能吧,不是说明国都不喜欢出海的么?”

    “……”

    开口的几个人,几乎都是下意识地问出口,因为这个,好像不可能。但更多的人,则是若有所思。

    “你们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明国为什么让大家仔细写下太平洋航线的一切?”约翰看着他们问道,“别跟我说,你们不是写这个东西?”

    不等别人说话,他就又继续说道:“还有,以前明国几乎不出海,可如今呢?南洋已经是明国的内海了。不管是大家西班牙人也好,还是荷兰人,或者葡萄牙人,都已经没了。从此种种,我觉得,明国的皇帝陛下,志向不小,绝对是想和大家欧洲一样,想要占领墨西哥那边了!”

    “你们可能没有听说过,但我听过明国官员说过的一句话,好像是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约翰说到这里,看着同伴又道,“明国多大,大家从南到北,算是见识了吧,这其实还不是明国的全部。大家欧洲所有国家加起来,都没有明国大。他们这么繁华,这么多人,你们想想,这世界上,有谁是明国的对手?”

    说到这里,他脸色变得很严肃,慎重地提醒道:“既然如此,我给大家提个醒,从此以后,要说大家明国,不,是大家大明。想要后半辈子好好享受,就要站在强者一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