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东升,天光大亮。

湖县四周的魏军,炊烟袅袅而起,阵阵的肉香在营间飘荡,将熟睡中的魏军将士们钩醒。

苏哲下令宰杀了千余只羊,分给三军将士们,要他们吃饱喝足了,以最强的体力上阵杀敌。

全军将士狠狠的吃了一顿美餐,一边磨砺手中刀剑,一边等待着集结的时刻到来。

一个时辰后,苏哲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他身披金色甲战,坐胯赤兔神驹,腰悬倚天剑,如天神一般穿过大营,在万千将士们的注视下,走出了营门。

全营沸腾。

各道营门大开,成千上万的汉军将士们,迅速的开出大营,一队队如涓涓细流一般,向着湖县以西的原野上汇集。

半个时辰后,万千细流,汇聚成了汪洋大海,大大小小数百军列阵完毕,肃杀之气令天地变色。

苍天之下,无数的刀戟,如森林般密麻,反射出的寒光,比朝阳还要耀要。

那一面面“魏”字战旗,滚滚如翻卷的浪涛一般,气势磅礴,鼓舞人心。

“魏”字皇旗下,苏哲立马扶剑,傲立于万众瞩目之中。

前方地平线的尽头,万千汉军士卒,如波浪一般徐徐升起,向着战场推进而来。

很快,十余万汉军也抵达决战战场,结成无数座军阵,两军相隔五百步对峙。

汉字旗下,刘备眉头深皱,脸色冷峻,复仇的眼神,死死的望着魏军。

他知道,苏哲就在几百步外。

今日,那个一次次羞辱过他的寒门奸贼,将再一次跟他进行生死决战。

尽管败了无数次,但这一次,刘备却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胜利一定会属于他!

“苏哲,朕就不信你真是神,这一次,朕看你还怎么破我的铁锁重甲骑……”

刘备嘴角微微抽动,灰白的脸上掠过一丝阴冷,他的目光穿过无数人头,落在了那森然如乌云般的军阵。

五千名铁锁重骑,如钢铁城堡一般,屹立于阵前,五万余名西羌轻骑,分列两翼。

他的破敌利刃已磨到发亮,就等着今日,捅苏哲一个半死不活。

“金城王,这一战就靠你了,去吧。”刘备期许的目光,看向了身边的彻里吉。

彻里吉一扬手中大刀,傲然道:“陛下放心吧,臣这就去取了苏贼的人头给你。”

夸下海口后,彻里吉纵马提刀,穿过了层层汉军,直抵自己的羌骑阵。

他立马阵前,战刀扬起,骄傲的吼道:“西羌的勇士们,让魏人为大家的铁骑胆颤吧吧,冲击!”

呜呜呜~~

肃杀的牛角号刺破了沉寂,吹响了羌人进攻的号角声。

激动兴奋的羌人,仿佛即将围猎成功的狼群,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长啸。

轰隆隆!

五千铁锁重甲骑轰然而动,数百连环阵齐齐开动,如一座座移动铁堡,开始向魏军推进。

无数马蹄踏动大地,每踏出一步,都有地动山摇之势,震到人心加快跳动。

彻里吉紧接着又大喝一声:“西羌轻骑,从两翼迂回,但见重骑冲乱敌阵,立即从两翼夹击!”

号令传下,大将雅丹和越吉,分率两万多轻骑,从左右两翼开出,向着魏军侧翼迂回而去。

彻里吉则亲率着重甲骑,浩浩荡荡的向着魏军正面逼近。

羌人的战术很简单,铁锁重骑从正中冲破魏军防线,扰乱军阵,待破绽一出,以轻骑从两翼进行夹攻,轻重结合,一举摧垮魏军。

看着六万西羌铁骑悉数出动,刘备雄心壮志也被激起,马鞭一指,厉声道:“全军听令,一旦羌军骑兵冲乱敌阵,全军步骑立即压上,务求全歼魏军!”

万千汉军士们,斗志狂燃,握紧了手中的刀枪,从未有今日这般信心士足。

仿佛,他们终于看到了洗雪耻辱,复仇雪恨的机会。

前方,魏军阵。

二十余万魏军将士,如扎根于脚下地面的兵马俑一般,面对着如城墙般逼近的羌军,却无半分撼动。

尽管他们深知敌军的威力有多强悍,但经过血与火洗礼的他们,却无一丝畏惧。

因为他深信,追随大魏之皇,追随战无不胜的战神,再强大的敌人,也休想是他们的对手。

苏哲同样沉稳如山,表情闲然,目光远远的看向了那面“高”字大旗,心中暗道:“高伯平,很久没有看你的表演了,今天就让朕好好开开眼吧!”

轰降隆~~

轰隆隆~~

敌骑开始加速,地动山摇的响声正急速逼近,脚下的地面颤抖也在加剧,震到所有人心跳随之加快。

汉军的神经也随之越绷越紧,所有人都握紧了手中刀枪,抱着必死的决心,准备迎击敌骑的冲击。

颜良,文丑,黄忠等老将们,目光不禁看向了那一排排手持奇怪武器的所谓“钩镰枪”兵。

那些武器,枪不似枪,钩不似钩,当真对克制敌骑吗?

所有人的心中,都怀有同样的疑惑和不安。

一切的担心,却随着敌骑的逼近,迅速变的没有意义起来。

敌骑来势越来越快,逼近到这种距离,已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哪怕他们再有怀疑,也只抱定必死决心,准备应对冲击。

前军阵中,高顺已握紧了手中钩镰枪,眼眸中燃烧着前所未有的兴奋。

沉寂了多少年,今日,终于又到了他再次扬名显威之时,他焉能不热血沸腾。

“世人都快忘了我高顺吧,今日,我就让你们所有人都想起来,这世上还有我高顺这一号人物!”

高顺豪情狂燃,眼眸一聚,大喝一声:“大盾手,裂阵!”

赤色令旗,陡然摇动如风,急促的战鼓声骤然而起,盖过了敌军嘶厉的号角声。

号令传下,本是挡在阵前,准备抵挡敌骑正面冲击的刀盾手,迅速的撤往了后阵。

盾阵一撤,藏在盾阵之后的六千钩镰枪兵,陡然间现身而出。

金甲金盔,金色的钩镰枪,陡然间显露而出,反射出耀眼的金光,仿佛天兵天降咋现!

魏军临阵突然变阵,这犯了用兵大忌的一幕,令迎面的汉军无不变色。

当刘备看一那金光耀眼的一幕时,原本自信满满的脸上,陡然间掠起一丝惊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