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南宫荣来说,奥克塔薇尔和刺客之间的战斗他完全插不上手,因为速度不在一个档次上。这看上去确实挺玄乎,不过真正高手间的战斗并不会出现类似的事情,唯快不破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适用的,尤其当攻击没法破防的时候更是如此。

    这个精灵族的刺客自然知道自身武技的弱点和极限所在,他投靠深渊也是为了变得更强以解决这些问题,不过现在拿来对付一下奥克塔薇尔还是可以的。毕竟在收拾实力低于自己的对手时,这套强调速度的武技能把他们揍得一脸懵逼完全找不到方向。

    长公主殿下意外的能够跟上刺客的速度,但尖耳朵对此并不担心,反正只要能够保持单对单的状态最后胜利的一定会是他。至于不远处打酱油的南宫荣以及正在赶来的林薇音,这两人完全可以无视。

    本来应该是这样没错的,直到刺客的鼻子上狠狠挨了南宫荣的一记拳头为止。

    被砸得眼冒金星头昏眼花的尖耳朵当场倒飞了出去,速度也随即降低到正常人水平,在空中倒退好几米后方才勉强稳住了身形,拼命瞪大了眼睛望着南宫荣用满脸见鬼的表情厉声吼道:“这不可能!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死里逃生的奥克塔薇尔在松了口气后,也是忍不住用感激中带着大量好奇的眼神看向了面前的少年,她对此同样也很感兴趣。

    飘在半空中的南宫荣并没有注意到长公主的眼神,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敌人的身上防备着对方,所以未曾专门有意识的在女孩面前耍帅,脸上满满的都是凝重之色。

    “主要是塔薇尔用风系魔法提供加速buff的行为提醒了我,否则我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办法……喵?”

    少年刚刚开了个头便没法继续说下去了,因为刺客忽然毫无征兆的再度冲了上来,手中的金属剑瞬间挥出三道剑芒,径直将少年给笼罩了进去。对此早有防备的南宫荣自然没有轻易中招,拽着奥克塔薇尔往旁边一个侧滑就躲过了这次袭击。

    然而还是有一道剑芒擦着南宫荣的衣角划了过去,让少年身体周围的气流顿时凌乱了少许,好在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刺客没有继续加速展开攻击,相反他却是无比愕然地看向了南宫荣:“不、不是魔法?”

    敢情这货是打着用破魔武器化解自己法术buff的主意吗?少年闻言先是当场大怒,不过很快却又换成了哭笑不得的神色:“呃,我有说过自己用的是魔法?”

    没错,南宫荣借助的是制造出来的傀儡的力量而并非魔法,又怎么可能会受到破魔武器的影响?少年以空气为材料捣鼓出傀儡将他整个人包裹于其中,这样一来尽管空气中很难储存很多的能量但少年拿自己作为核心的话便可以随时为傀儡补充能量,足以将傀儡维持在一个实力多少说得过去的程度了。

    如此让傀儡获得高速运动的能力以没啥好奇怪的,而且还能带动南宫荣跟着一起移动。至于少年的反应速度问题,也可以藉由系统技能来解决,金毛猫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藏私的——毕竟只是提升反应速度和动态视力,不需要给少年整个身体实力做提升,还轮不到威武霸气吊炸天的神术闪亮登场。

    当然唯一的缺点就是这个空气傀儡无法携带太重的东西做高速移动,因此南宫荣才会脱去单兵机甲以拳拳到肉的形式上阵,不然少年除非脑袋被门夹了才会不穿护甲的出现在一名速度极快的刺客面前。

    还特么当着对方的面来了一次英雄救美,虽然没有趁势对奥克塔薇尔展开攻略竖起flag可这仇恨也是拉得妥妥的啊。

    “好,很好!”刺客这会儿也是怒极反笑了,丢掉金属剑后右手往左臂上用力一拍,掌心中绿光闪过之后那条骨折了的胳膊便马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原样,“你们在自己的家乡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专门跑大家这边来惹是生非,还要阻拦我通过深渊增强实力的计划,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南宫荣对此完全不为所动,甚至心里面还有点想笑:“这句台词作为反派可真心不能说,会立flag的。”

    “少废话,今天你们一定得死!”

    刺客随手往腰间一模便掏出了两把表面泛着幽蓝光泽的淬毒匕首,整个人随即如闪电般径直冲到了南宫荣的面前。和之前使用长剑不同这次尖耳朵靠得非常近,完全就是一副准备贴身的架势,不过在眼瞅着即将触碰到少年身体的瞬间却突然猛地一个扭身转向从旁边擦肩而过。

    奥克塔薇尔举起长枪准备迎击的动作顿时僵在了原地,显得好不尴尬:“什么鬼,为何没有攻过来?”

    很快刺客便用气急败坏的怒吼回答了长公主的疑问:“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

    原来这家伙的左侧腋窝位置不知何时皮甲被撕开了一道硕大的口子,在衣甲下面皮开肉绽血流如注的模样清晰可见,由此可见确实伤得很深。结合尖耳朵刚才极速转向的动作可以推测,他如果没有及时回避的话这个伤口或许会出现在丫的心脏位置。

    谁做的?如果有可能奥克塔薇尔很想高举双手以示自己的清白,免得被那些明明没有碰到却自己摔倒躺在地上装出一副无比虚弱随时可能嗝屁但拽着女孩裙边不让她走掉的那只手上的力道却大得出奇的家伙纠缠着要求赔偿医药费……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但也差不了多少,总之长公主真的没有碰到对方就自己受伤了。

    如此严重的伤势怎么看也不像是在碰瓷,既然不是刺客自己弄的、奥克塔薇尔也没有出手、林薇音还远在几百米开外,剩下的怀疑对象就只有南宫荣了。

    果然尖耳朵愤怒的视线也是直接冲着少年过去的,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能将他当场撕碎。作为当事人的南宫荣则淡然到有些过分了,他甚至还有心情不紧不慢地扯了扯自己的嘴角,似乎是在调笑对方。

    “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好笑的事情了,一个偷袭暗害的刺客竟然开口怒骂别人卑鄙无耻?只许你玩阴的设计别人,就不许别人设计你么。我今天就是要设计你了,怎么着吧?”

    对付这种依靠精准动作战斗的敌人让对方失去沉着是个不错的主意,但也不排除他恼羞成怒爆发出更强实力的可能,南宫荣是在赌。

    很可惜少年赌输了,这个尖耳朵性格或许有点问题但又不是傻子,作为长生种里的【长辈】级人物他乃是一只标准的老油条,根本不可能会被这种事情给激怒到失去理智,因此虽然在生气却也没到会暴走的地步。

    “你要设计就尽管来吧,我不信收拾不了你。”刺客冷着脸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道,“那种小技巧很容易便能识破,刚刚只是我不小心而已,现在有了防备才不会继续吃那一套呢!”

    抱歉,这一套你还真就得继续吃下去呢。南宫荣在对方话音未落便开始行动的瞬间将手一挥施展起了自己的能力,在周围的空气中捣鼓出了大量的傀儡。

    这些傀儡全部都是偷工减料之作,事实上它们连移动都做不到,一个个宛如桩子般钉在原地动也不动;而且它们的体积也不大,最多只有茶杯大小,形状倒是非常尖锐,看上去好似尖刺。当然这并不是重点,关键在于傀儡的数量密密麻麻到令人眼花缭乱的程度,环绕在少年少女周围将他们包裹成了一只刺猬。

    是的,既然刺客可以朝奥克塔薇尔投掷暗器干扰她的行动,那为何南宫荣就不能安置一些陷阱在对方前进的道路上?更何况少年的陷阱还是透明的,尖耳朵之前就差点着了道。

    敌人的速度确实很快,撞到陷阱上面后受到的伤害自然也更大,少年是打算用这种方式来限制对方的速度,或者将对方的活动范围给限制住也行。

    目标哪怕换成奥克塔薇尔,南宫荣的办法都注定没法成功,可对于眼前的刺客来说却非常适用。因为对方自身的防护无限接近于零,也只有这种追求着将敌人一击必杀的家伙,才会只想着如何干掉对手而不是怎样保护自己。

    “知道骑马冲锋中的骑士最怕什么吗?”南宫荣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后扭过头对奥克塔薇尔不紧不慢地说道,就好像正在聊些普通话题的样子,“密集的长枪阵,这是天生的兵种相克。所以,既然那家伙的速度快到离谱,我给他制造一个长枪阵让丫的速度被迫减慢下来不就可以了么?”

    长公主自然是看不到那些隐形的尖刺状傀儡的,不过尖耳朵停止移动的情形却能瞧得一清二楚,不禁感觉更好奇了。

    只是女孩也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没有缠住南宫荣问个究竟,只是静静地看着少年的表演,连对于刺客的戒备也在不知不觉间放下了。

    换了平时的金毛猫,这会儿怕不是要针对长公主位于南宫荣身后便感觉到安全这一反应弄出不少的日常来了,但这会儿她却没那个时间,因为刺客在被少年的长枪阵拦住之后当即把匕首和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投掷了过来,惊得系统忙不迭去加固先前破损的护盾,再也顾不上别的什么。

    这就是对方全部的力量了吗?南宫荣正觉得有些无聊之际,心中忽然猛地一抖仿佛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样子,一把推开奥克塔薇尔他自己也跟着借力朝相反方向扭动了一下身躯。

    接着少年便感觉一股巨力狠狠贯穿了他体表的傀儡以及护盾,继而在其左侧小腹位置开出了一个大洞,强烈的疼痛感瞬间灌满了少年全身每一个细胞,不过很快便被某种泡在热水里的温热舒适感给取代了。

    金毛猫当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南宫荣受到严重的伤害,更何况这种伤害还有可能致命,所以立即主动施展起了治疗技能。

    “竟然是和安洁洛特一样的神器,你小子绝对留不得!”刺客的这番话语确实没什么毛病,但问题在于声音是从南宫荣身边传来的,他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穿过长枪阵突破了少年的防御,“纳命来吧!”

    尖耳朵依旧在远处扔着各种奇怪道具,砸在护盾表面叮叮当当的作响,怎么看都是实体的存在;然而出现在南宫荣身边之人同样也是实体,单单看他手中匕首表面沾染着的鲜红液体便已经非常清楚了。

    南宫荣知道这肯定是刺客绝招技能,要不是他以前打猎时没少被一些狡猾的野兽偷袭最终练出了能够预知危险的第六感,这会儿金毛猫对他施展的就铁定不会是治疗技能而是需要吟唱十秒的复活技能了——前提是系统有这个技能,但好像从未听金毛猫提起过。

    命只有一条,哪怕是强大如联盟也无法做出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所以对于眼前这个对自己性命造成了严重威胁的敌人,南宫荣的目光也迅速冰冷了下来。

    不过敌人毕竟是先一步行动的,被抢了先手的少年只有默默注视着刺客的匕首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抬起双手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动作是跟上了,可力道却没有跟上,匕首十分轻易甚至可以说没受任何阻碍的穿过了一面纸糊似的护盾,继而狠狠扎进了少年的胸口。

    一边的奥克塔薇尔见状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刚才还在战斗中占据上风的南宫荣竟然这么简单就被敌人给击中了要害,未免也太儿戏了一些。

    不过长公主很快便注意到刺客脸上同样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女孩再仔细看时,那被匕首扎中胸口的南宫荣已然扭曲消散成了空气,怎么看都是幻象的模样。

    “你以为只有你才有能力玩这些小把戏的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