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低于两万贯,那么响马们难免就会有点失望了,因为大家的心理预期几乎都是两万贯,没有谁会低于这个数。

    这时有一个响马头目大声喝道:“看你们都是什么表情,难不成低于两万贯,你们还发不了财吗?看看你们一个个的熊样子,你们当中有谁一次见过五十贯的,举手让我看看?”

    响马们嘻嘻哈哈的,谁都没有举手,他们当中是有人见过五十贯是什么样子的,那是要用袋子背的,不过那和他们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们都是穷过来的,要是不穷,能豁出命来当响马吗,干这行的被官府抓到,可是要掉脑袋的。

    吴鹏辉却摆摆手,说道:“不是往低了猜,是往高了猜,这次咱们得来的财货是比两万贯还要多的,大家再猜!”

    有的响马变壮着胆子大声叫道:“那么两万五千贯,这个数差不多了吧?”

    吴鹏辉又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对,还得再往上猜!”

    响马们轰的一声,大家全都激动起来了,非常的激动,比两万五千贯还要多,那么是不是要三万贯?如果达到了三万贯,那岂不是大家能多分一半的财货,这个就超出大家的预期了。

    有一个响马头目忍不住了,他大声说道:“三万贯,我猜有三万贯!”

    吴鹏辉哈哈大笑,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对,还是没有猜对,比三万贯还要多!好了,不用大家再猜了,我就告诉大家吧,这次咱们得来的财货,前前后后加起来我算了一下,大概是三万八千贯!”

    响马们更加激动了,这可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猛然间知道自己将拥有这么多的钱,他们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该怎么花呢,完全没有想过啊!

    盖房子,买田地,找婆娘,生孩子,对于响马们来讲,他们也就能想到这些了,暂时还想不到更多的。

    不过,这个时候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响马,心中却想:“三万八千贯的财货,那得多大一堆呀,虽然这里的山洞不小,可是要想装下那么多的财货,基本上也不太可能了。”

    就像是回答这些想法似的,吴鹏辉接着大声说道:“这段时间,我托人把这许多的财货全都换成了黄金和白银,黄金和白银好啊,不占地方,否则的话,铜钱太多,大家也没法拿呀,所以这次给大家分的,就是黄金和白银,大家想要黄金的拿黄金,想要白银打白银,拿好了便走人,从此大家相忘于江湖,能不见面就再也别见面了,大家各自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娶个大屁股婆娘,生一大堆的儿子,传宗接代这才是正经事!”

    响马们哈哈大笑,每个人都对以后的幸福生活充满了憧憬,应该说今天是他们一生当中最开心的一天。

    吴鹏辉转身打开了山洞的门,他对响马们说道:“黄金和白银都在这个山洞里,还有我在这里备上了几坛子好酒,咱们大家一人一碗散伙酒,喝完了就散伙,回家过好日子去喽!”

    响马们激动万分,有几个性子急的人当先奔进了山洞里,把那几坛子好酒都搬了出来,酒坛子旁边还放着很多的酒碗,他们也都搬了出来。

    吴鹏辉叫手下头目们抱着酒坛子,给酒碗里斟上酒,然后他则让小响马挨个上来,小响马们每人喝一碗,吴鹏辉则喝一口。

    吴鹏辉大声说道:“弟兄们,如果我和大家一人一碗,我是没什么事儿啊,千杯不倒,可是我的肚子却装不下这么多酒,而且也没预备下那么多酒。”

    响马们现在正是十分激动的时刻,听吴鹏辉这么说,他们都哈哈大笑。

    响马们挨个上来和吴鹏辉碰碗,这也算是散伙酒了,喝完之后,大家拿了金银,便会各奔东西了。

    有的响马上前,竟然还流下了几滴眼泪,叫道:“寨主,咱们这么一别,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兄弟我舍不得寨主你啊,说别的也表达不出我对寨主你的尊重,那么今天我就连喝两碗。”

    这响马说完便连喝了两碗酒,这才擦着眼泪离开,换下一个响马接着上来喝酒。

    这个响马这么一拍马屁,后面自然就有好几个响马也跟着这么学,要不是抱着酒坛子的响马头目大喊着这么个喝法可不行,大家还要赶路呢。

    那么说不定响马们此时极有可能会席地而坐,大家吆五喝六地划起拳来,狠狠地喝上一顿,大家现在的兴致高得很呢。

    好半天的功夫,响马们这才挨个上前和吴鹏辉喝了散伙酒,吴鹏辉接着又和几个响马头目也喝了酒,只不过这回响马头目每人连喝三碗,而吴鹏辉每人喝一碗,这也算是对响马头目们表示重视了。

    每个人都喝完酒之后,吴鹏辉这才对响马们说道:“来吧,大家排好队,谁也别争,谁也别抢,人人都有份,拿了金银,骑上你们的马,大家就各奔东西吧!”

    响马们哄笑了起来,倒也真的没有人往前挤,竟然都乖乖地排好了队,等着领钱。

    吴鹏辉忽然脸上现出了伤心的表情,他把手挥了一挥,对响马头目说道:“你们来分钱吧,我现在心里难受得很,一想到要和大家分开,这心里面就像被刀割了一样,我去那边一个人静一静,你们把钱分好之后,就都走人吧,也不要和我告别,以免徒增悲伤。”

    说完,他转身便向树林里面走去,响马们此时都想着分钱,而且见吴鹏辉如此伤心,看上去真的是很难过的样子,既然大寨主想要自己静一静,那么他们便也都没有过去劝解,或许他们当中有人在想,等拿到了金银之后,再去劝解一番,顺便和大寨主慎重其事地道个别。

    响马头们开始分金银,分这些东西,其实是很浪费时间的一件事情,毕竟不像是铜钱,查个数就行了,至少铜钱可以穿成一串,这样计数也好计算。

    但金银往往要上秤,这就浪费时间了。

    但是响马们谁也没有催,毕竟大家也都想把帐算得清楚一些,这可是提着脑袋做下来的案子,风险大家都已经担了,现在分钱的时候如果马虎了,那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