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师部电话,十分钟后全线发起反冲击!”

    “十分钟?”

    听到副手的报告,魏斯抬手看了看表,遂将视线投向前方,神情之凝重,跟参战之初的憧憬形成鲜明反差。

    他此刻所处的位置,是奥城中心城区偏南的一条街道,这有一栋烧得只剩下框架的建筑,既不适合据守也不适合隐蔽,却是个视野不错的战场侦察点。在这里,魏斯可以清楚看到格鲁曼大厦的残迹,那栋摩天大楼的主体建筑已经落了个粉碎性坍塌的下场,但废墟堆起来依然有百尺高,俨然一座颇具规模的人造山体。同样是在城区中心地带,还有三座规格稍小、形态相近的废墟山丘,分别是卡斯滕大厦、帕德拉斯大厦以及奥古斯特钢铁大厦。跟格鲁门大厦一样,它们同样是奥城辉煌时代的见证,诞生之初也曾各领风骚,那个时候,大概没谁料到它们会有这般殊途同归的结局。

    奥城战役进行到现在,诺曼军队一度推进到城南腹地,前日联邦军队大举反攻,在黎明前已经越过城区中心地带,抵达了城北体育场附近,距离将诺曼军队逐出奥城的目标只差最后十里路。这十里路,虽然没有一颗荆棘,却已是寸步难行。

    自领命担任第16战斗师直属侦察营特遣连指挥官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在这段时间里,魏斯暂且放下了那些困扰他的杂念,全身心投入到新的角色中来。36名老部下,加上卡尔将军从预备队调派的64名新援,组成了这支百人连队。魏斯将他们分为四组,两组实施地面侦察,两组进入下水道探察——如他所料,特勤部队对几栋摩天大楼的爆破,以及诺曼军队有目的性的破坏,城区中央地带的下水道,可通行的区域已不足三分之一。即便如此,只要审慎谋划,仍有机会在激战进行时投送精锐部队至敌人阵地后方发动奇袭。

    正面战场上,在联邦军飞行部队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下,诺曼舰队在相继损失了一条巡洋舰和一条巡防舰之后,从城区上空回撤到了奥城北郊,与地面炮兵互为掩护,继续用炮火支援城内的诺曼军队,而联邦军这边,出来撑场面的始终是战机部队。将诺曼舰队逐出城区后,它们尝试着继续追击,结果在诺曼舰队和地面防空火力的夹击下损失骤增,旋即调整作战方向,转而攻击城区的诺曼军队。这样一来,空中战斗暂时形成了对峙之势,而地面战场掀起一股血雨腥风:诺曼人的地面炮群覆盖了从城北到城市中心地带的广阔战场,单次炮火投射量对街区范围内的联邦军队有着毁灭性的杀伤力,无论联邦军官兵有多么的骁勇,甚至于漠视生命,也难以将他们的战线继续向北推进,前线各团与不断反扑的诺曼军队展开激烈厮杀,伤亡持续增加,战线不进反退。在炮兵的支援下,诺曼军队夺下了一个又一个他们曾经占领过的街区,但冲破联邦军队的枪林弹雨,他们同样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联邦战机的投弹和扫射,也让他们饱尝苦头,以至于诺曼军队所及之处,街道上、废墟间,阵亡的诺曼士兵并不比对手少。或许正如卡尔将军所说,这场关键战役已经到了关键阶段,哪一方更富有牺牲精神,哪一方就更有机会赢得胜利。

    十分钟的时间转眼即逝。在肉眼可辨的街道口,数以百计的诺曼士兵正在装甲战车的引导下发动强攻。街口对面,不少联邦军士兵仍坚守在废墟中,但从场面来看,这处巷战阵地明显是守不住了。

    就在这时,三颗绿色信号弹冉冉升空,它意味着包括第16战斗师在内的4个步兵师超过5万名官兵,即将针对诺曼军队在奥城中心地带的进攻发起反冲击。那些绿色的信号弹还未下落,城南方向尘烟弥散,隆隆炮声汇成一片。不计其数的炮弹飞过头顶,呼啸着落向诺曼军队控制区域。霎那间,密集爆炸声完全填充了人们的听觉感官,地面持续颤动着,残墙断壁也在随之颤抖。

    魏斯拍了拍跟在身旁的副手,做出“跟我走”的手势。两人沿着墙沿的砖角爬了下去,飞快地跑到街道上,从揭开的窖井盖钻了进去,三两下便回到了他们熟悉的地下世界。循着联邦军在反击时走过的线路,一直可以通到城北体育场,但那里已经被诺曼军队重新占领,好不容易夺来的诺曼战舰,也因为遭到诺曼人炮火重创而被联邦军队遗弃,现在冒险穿过炮火覆盖区域前往城北并无意义。在下水道的一处岔口,魏斯跟麾下的两名分队长凑在一起,无视炮击影响,对着熟悉的下水道分布图研究和讨论接下来的战术对策——最主要的任务是为己方战斗部队寻找合适的敌后突破口。这个过程持续了十来分钟,外面的炮击仍未停息,尽管在炮火覆盖区域,下水道随时有可能发生坍塌,勇敢的侦察兵们义无反顾地奔赴刚刚选定的目标区域,每过一处岔口,他们或在前行的通道里放置一盏煤油灯,或让一名士兵留下来给后续的战斗突击队引路。

    跟以往一样,魏斯亲率一个分队投入行动。由于沿路分散了一些“导航员”,当他们抵达敌人战线后方的一处出口时,魏斯身边还余六名同伴。这些干练的侦察兵从容不迫地来到地面,在坍塌的楼房里寻找隐蔽的战斗侦察点——他们不但要提防附近的诺曼兵,还要祈祷不被己方炮弹砸中,所幸这两种悲剧都没有发生。不久,联邦军队的炮击开始向战场纵深延伸,部署在战线后方的联邦军部队迅速越过己方战线,穿过交火区域,如箭矢般刺入诺曼军队的阵地……

    从诺曼人一线阵地的后方观察战场,对魏斯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视角:他清楚地看到诺曼军队层次分明的巷战攻防体系,并且惊讶地发现,诺曼人在前沿阵地的火力支撑,既不是轻重机枪也不是野战火炮,更不是步兵手里的武器,而是那些装备机枪、机炮以及短管火炮的装甲战斗车辆!

    战争,是军事进步的天然催化剂,但作用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军队身上,效果往往大相径庭。联邦军队“进化”出了完全不依赖星源石的战机部队,屡次上演“蚁多咬死象”的空战,用一反传统的方式挽救了岌岌可危的战局,而诺曼军队的“进化”,此前主要体现在人造星源石方面,他们聪明地运用了空中雷击战术,先后击垮了威塞克斯和自由联邦的飞行舰队,而这显然不是他们唯一的“进化方向”。早在北方边境战役期间,魏斯就已经见识过诺曼军队装甲部队的雄风,越是往后,联邦军队在野战和运动战中的处境越是艰难,这跟诺曼军队对装甲战车的运用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思绪回到眼前,魏斯所担心的——也是卡尔将军的惆怅之所在,果不其然地成为了现实。在那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联邦军队一波又一波地涌过街口,涌入瓦砾遍地的街区,将那些位置靠前又来不及后撤的诺曼士兵给吞噬掉,这种给鼓舞人心的场面似乎在诺曼军队攻入奥城之后还从未出现过。可是,这般英勇无畏的行为,换来的并不是水银泻地般的胜势,而是急剧上升的伤亡。诺曼军队虽然丢失了前沿阵地,却没有乱了阵脚,而是中军掩护前军、后军支援中军,在二线阵地组织起了强而有力的阻击线。在这条阻击线上,数量可观的装甲战车或静或动,各据其位,猛烈开火。许多联邦军士兵都是倒在它们的火力之下,就算联邦军及时呼叫炮兵支援,来自战线后方的跨射炮火也难以逐个摧毁诺曼人的装甲战车。照此下去,联邦军队就算能够击破敌方战线,也势必要在此耗尽气力、流尽鲜血。

    前方战况惨不忍睹,魏斯瞪着眼、捏着拳,从牙缝里挤出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话语:“战斗突击队怎么还没上来?”

    趁双方酣战,派出精锐的战斗突击队,经由下水道穿过敌方战线,从敌人身后发动攻击,这是魏斯为卡尔将军奉上的计策。由于下水道不便于运送重装备,战斗突击队只能携带普通枪械以及一定数量的手雷、炸药,以前后夹击的方式发挥出敌不意的效果。尽管轻装备火力弱,但只要敌人注意力被牵制在了正面,这支奇兵完全有机会搅乱敌人的战阵。胆量、技术、机会三因素叠加,诺曼战舰都能拿下,区区几十辆装甲战车算什么?

    联邦军队的反冲击才刚刚开始,眼下显然还不是战斗突击队登场亮相的最佳时机,魏斯当然明白这一点,只不过看着数以百计、千计的联邦军人前赴后继,每一秒都是那样的煎熬,每一秒都是那样的漫长。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战场,观察敌人的兵力和火力分布,努力探寻敌人的破绽与漏洞。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战场上遗骸的增多,联邦军队的正面进攻似有减弱的迹象,而这种衰弱的趋势只存在了短短两三分钟——一阵短促的炮火毫无征兆地砸在诺曼军队的防线上,把暴露在外的诺曼士兵轰得七零八落,紧接着,大量联邦军士兵从街区对面的废墟中冒了出来,他们大步流星地向前冲,但跟先前投入进攻的友军不同,他们不是埋头向前直冲,而是有节奏地变换速率和线路,冲近之后,一部分人停下来朝敌人的掩体阵地投雷,一部分人就近寻找射击掩体,乍看过去,进攻势头骤然放缓,可是片刻过后,后续跟进的士兵从做好近距离支援准备的同伴们身旁冲过,犹如一记铁拳狠狠砸向敌人的胸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