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主,既然那许世通乃是龙霄战神的弟子,那逃掉的许青山,岂不就是……”

    一旁的玉剑宗大长老反应倒是颇快,此言一出,让得刘文宗眼前不由一亮,他忽然发现,这大功好像并不仅仅只有一份呐。

    一个已死的龙霄战神弟子徐通世,和一个活着的龙霄战神徒孙,到底孰轻孰重,刘文宗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计算不出来。

    但既然知道了许世通就是徐通世,也就是当年龙霄战神的弟子,那对于许青山,他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就算刘文宗只是一个偏远城池的小小所司,但也知道苍龙帝宫当年寻找徐通世到底是如何的迫切。

    只可惜多年以来,那徐通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就连苍龙帝宫的情报网都没有能发现半点踪迹。

    这些年明面上寻找徐通世的行动已经收敛了许多,但刘文宗知道,帝宫总部暗地里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寻找,没想到竟然被自己找到了。

    “须得即刻传信给永休城帝宫所,不……我得自己带人前去,免得被费清臣那老家伙捡了便宜!”

    刘文宗口中喃喃出声,刚做出一个决定便自己否定,这样的大功,他可不想让给其他人,哪怕是同为帝宫所所司的费清臣。

    “玉剑,你不是想要找到杀害你弟子的凶手吗?也随我一同去一趟永休城!”

    刘文宗瞥了一眼身旁的玉剑道人,话音出口后,最后深深看了一眼那供奉牌位,心下一动,见得他右手一挥之间,那牌位便是消失不见。

    这可都是证明许通世就是徐世通的证据,可不能落下了,当下一行人离开这空旷的密室,重新回到了地面之上。

    “宗主,不好了!”

    然而就在几人刚刚钻出密道,正在朝着外间而去之时,却听得一道有些惊惶的声音传来,然后一袭人影飞奔而来,让得几人都是微微一怔。

    “大呼小叫的,成什么体统!”

    今日的玉剑道人,真是被自己这些下属给搞得头大了,他赫然发现这又是玉剑宗的一名修者,当下沉着脸呵斥出声。

    “参见所司大人,宗主……咱们宗门总部,被人打上门了!”

    那玉剑宗修者终于发现了一旁的刘文宗,不过只是恭敬出声之后,便又有些失态地冲着玉剑道人开口。

    此言一出,不仅是玉剑宗几位大佬,就连刘文宗都是脸现异色,暗道如今的业城范围内,还有谁敢来招惹玉剑宗吗?

    要知道玉剑宗原本就是业城两大宗门之一,自灭掉藏刀门后已是一家独大,除了帝宫所之外,在这业城几无敌手。

    何况藏刀门的变故早已经传遍了业城各大家族宗门,谁不知道玉剑宗攀上了帝宫所这根高枝,得罪了玉剑宗,就等于得罪帝宫所,进而得罪苍龙帝宫。

    或许一些有点实力的家族,挑衅玉剑宗会有一定的勇气,可当挑衅的对象有可能变成帝宫所之后,恐怕他们会瞬间偃旗息鼓吧?

    “谁吃了龙心凤胆,敢来我玉剑宗捣乱?”

    果然,听得这个消息之后,玉剑道人不由勃然大怒,一边腾空而起,一边怒声发出,诸人都能听出他口气之中的那一抹暴怒。

    “是……是……是藏刀门少门主:许青山!”

    一边跟着玉剑道人升空,那报信之人已是再次开口,而当其口中这个名字发出之后,玉剑道人身形不由狠狠一颤,脸上同时浮现出一抹极度的兴奋。

    “啊哈,我还没有去找他,他竟然就自动送上门来了,这可真是老天都在帮我啊!”

    想到自己那位宝贝弟子的死,玉剑道人不怒反笑,其口中发出的笑声,却没有蕴含半点的笑意,反而是有着一抹冰冷杀意。

    “那还等什么,这件大功,可不能让他跑了!”

    一旁的刘文宗同样有些兴奋,他原本还打着主意要去永休城帝宫所寻找许青山呢,却没有想到那小子竟然又回到业城了。

    一时之间,刘文宗和玉剑道人都没有想到其他,也没有意识到那玉剑宗的修者如此失态,恐怕事情不会这般简单啊。

    他们只认为许青山是对自己父亲的死心怀怨毒,甚至是想要抢回自己父亲的尸身,这才铤而走险回到业城,这简直就是自投罗网。

    在刘文宗看来,许青山并不是一个人,而是能助自己飞黄腾达的大功,只要将这个龙霄战神的徒孙生擒活捉,这件大功就绝对跑不了了。

    只是刘文宗和玉剑道人都不知道的是,这一次许青山敢回到业城,实际上是有人撑腰,而那位给其撑腰的靠山,就是他们心怀畏惧,却又装出不屑的龙霄战神。

    …………

    时间推回到两个时辰之前!

    业城西门外,两道年轻的身影从天空落将下来,显得有些风尘之色,正是从燕南山脉之中飞临业城的云笑和徐青山。

    这两位自然是不知道藏刀门的密室已经被发现,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在意,因为他们就是来替藏刀门,或者说替那位藏刀门门主报仇的。

    在来路之上,云笑已经从徐青山的口中,知道那玉剑宗的宗主玉剑道人,只是一个通天境中期的修者,和当初未死之时的徐通世不相上下。

    至于帝宫所的所司,似乎也没有达到通天境巅峰,对于这样的敌人,云笑又怎么可能会有太多顾忌呢,因此直接带着徐青山便踏进了业城的范围。

    “青山,你应该知道玉剑宗宗门所在之地吧?”

    进入业城的云笑,根本没有去管周围那些擦身而过的修者,而是直奔主题问声出口,然后就见得徐青山兴奋地点头。

    “师祖,跟我来!”

    徐青山话音落下,已是当先朝前走去,身为这业城土生土长的天才,这些年又和玉剑宗明争暗斗甚为激烈,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玉剑宗的总部在哪里呢?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前方一大片磅礴的建筑便是呈现在两人眼前,其中一座高大的牌楼旁边,矗立着一柄剑尖向天的巨剑,显得气势十足。

    “那就是玉剑宗吗?”

    看着前方的牌楼和巨剑,云笑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精光,口中喃喃出声之后,便是伸手朝着那高大牌楼指了指。

    “青山,动手吧,先毁了他玉剑宗的山门!”

    云笑手指向高大牌楼,然后说出来的话,让得徐青山颇为兴奋,因为这乃是他一直想做却没有做成的事。

    自藏刀门被灭后,徐青山一度觉得这件事已经变成了奢望,没想到刚认的这个祖师竟然如此霸气,这是要将玉剑宗连根拔起啊。

    虽然有些担忧会因此而惹上帝宫所,但对于师祖的命令,徐青山是绝对不可能违背的,见得他腾空而起,朝着玉剑宗的山门牌楼疾掠而去。

    “什么人,竟敢擅闯玉剑宗?”

    见得一个年轻身影朝着玉剑宗山门飞来,下方几名玉剑宗护卫之一陡然发出一道暴喝,声音之中,充斥着一抹浓浓的高高在上。

    别看这守护玉剑宗山门的护卫,连天阶浮生境都没有达到,只是一个伏地境后期的修者,但听他的口气,倒像是一名通天境强者一般。

    实在是最近两个月以来,在藏刀门覆灭之后,玉剑宗已经算是业城一家独大了,等闲就算是真正的通天境强者,也根本不敢来老虎头上拍苍蝇。

    如此就养成这些玉剑宗护卫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性格,他们只知道玉剑宗背靠帝宫所,谁要是敢轻易招惹,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哼,我徐青山打的就是你们玉剑宗!”

    见得一个伏地境后期的蝼蚁,竟然敢对自己这尊凌云境初期强者如此说话,徐青山不由怒哼一声,紧接着已是从腰纳之中,取出了一柄长刀。

    这柄长刀气息不俗,看起来威力惊人,而当此刀出现之时,他的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极其磅礴的脉气气息,压得下方的玉剑宗护卫,几乎都喘不过气来。

    铛!

    徐青山可没有去管下方那些脸现惊怒的玉剑宗护卫,见得他双手握住刀柄,然后自上而下狠狠一劈。

    大刀的刀锋,极其精准地劈在了玉剑宗山门牌楼顶部正中的地方,发出一道大响之声。

    就算这玉剑宗的山门牌楼乃是由坚石所铸,可如今的徐青山,却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凌云境初期强者,这一劈之力何等之大?

    再加上这柄大刀也是一件达到了天阶低级的强悍武器,两相配合,一道巨大的裂缝,便是从那牌楼顶端的中间位置蔓延而开。

    咔!咔!咔!

    一阵石裂之声传将开来,让得下方原本恼怒的玉剑宗护卫,下一刻已是变是脸色苍白,慌不迭地朝着宗门内部奔去。

    哗啦!

    再下一刻,那巨大的牌楼再也承受不起刀劈之力,陡然从中间断裂开来,朝着两边倒去,一时之间尘石飞溅,威势惊人。

    一片山灰升腾之际,映照出玉剑宗数名护卫惊惧的脸色,他们忽然发现,玉剑宗这尊背景,似乎有些不太好使了,这是来者不善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