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有动静了啊。”

    看着一位位圣地中的绝顶天骄和强者动手,杨宇眸子微闪,在考虑自己是否要动手。

    “现在动手干什么,让他们开路,大家再后方慢慢跟着就行。”

    鬼面少女扫了一眼体内有毁灭神力涌动的杨宇,淡淡开口。

    “是吗?”

    杨宇耸了耸肩,平静下来,不想着继续动手了。

    本来,他还想装逼了,不过既然鬼面少女都说要坐收渔翁之利了,那便休息休息吧。

    杨宇和鬼面少女等瑶池之人再次看向了大衍圣地的方向,大衍圣剑的确有其强悍之处。

    时间不长,古墓区的大地被大衍圣剑剖开,土层被斩去数百米高,神秘的大墓将要裸露在世人眼前。

    “锵”、“锵”、“锵”……

    如真龙的剑芒,劈的大地剧烈抖动。

    剑芒遇到了阻挡,数百丈长的黄金古战船飞走,大衍圣地的人收手,

    这是一个大裂谷,古陵出现,下方是一个巨大的地宫,并非通常意义上的陵寝,如一座古城,露出一角宏伟的城门,显露在世人眼前。

    一万多年前的地宫,坚不可摧,完好如初,毫无疑问,刻有玄奥的道纹,使它不朽,保存至今。

    那对巨大的古城门,本来半掩,一缕缕黑雾冒出,此刻忽然“哐”的一声闭合了,与外界隔绝。

    “人族的九秘,让我来看看有什么特别之处,何以惊天下。”

    金翅小鹏王长啸,第一个行动起来,化成一道金光,降落在大裂谷下,站在地宫石门前。

    “轰!”

    在他的手中,显化出一把漆黑如墨的兵器,沉重如山,将虚空都压的塌陷了,当他轮动起来时,虚空“嗡嗡”颤抖。

    “当!”

    金翅小鹏王持大荒戟,将地宫的大门打的震天响,坚不可摧的城门竟然龟裂了。

    “当!”

    不朽的地宫,也承受不起这样的冲击,城门裂纹增多。

    上方,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个天鹏族的小王者神力惊世,大衍圣剑方才都没有硬斩,他却生生砸裂了。

    “当!”

    金翅小鹏王轮动大荒戟,第三次劈落下时,黑色的凶戟压的虚空摇动,那对巨大的城门被他砸的轰隆一声崩碎了。

    他勇力无双,很难想象到底有多么强大的战力,可谓力拔山兮气盖世!

    突然,洪水滔天般的声音传来,数不尽的阴兵阴马,从地宫中冲出,向着金翅小鹏王杀去。

    “就凭你们也想杀我?!”

    他独立城门前,持黑色的大荒戟而立,大喝道:“十万八千剑!”

    就在这一刻,成千上万道金光发出,数以万计的金色的大剑震动天上地下,这是无差别的攻杀,摧毁一切阻挡。

    “铮”、“铮”、“铮”

    十万八千剑齐动,冲杀过来的所有阴兵阴马都被斩杀了,唯有他独立场中央。

    金翅小鹏王身材雄健,一绺绺金发无风自动,凌乱飞舞,像是金色的烈阳在闪耀,他的眸子非常凌厉,如天剑出鞘,射出的光芒让人心悸。

    “人族的九秘,我先拿来看看!”他一生大喝,冲进地宫中。

    “不好,千万不要被妖族得到。”

    上方的修士喝喊,全都行动了起来,杀向地宫内。

    阴兵不绝,想要进城,只能杀出一条“阴路”,没有别的办法,诸强开道,杀在最前面。

    姜家的神体留下一道残影,一闪而没,消失在城门内。

    摇光圣子,圣光耀眼,万法不侵,如一尊神炉一般,神焰滔天,杀入城中。

    接着,大衍圣地、万初圣地、紫府圣地、道一圣地全都有人降临,一闪而没,进入地宫内。

    “杀!”

    喊杀震天,各路强者,诸多大教的弟子,全都向前冲去,不甘落后,与阴兵大战。

    没有人知道,地宫深处是怎么回事,到底有多么可怕,但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向里冲杀。

    随后,颜如玉如神莲绽放,沐浴霞光,也一闪而没。

    “紫月,你等在这里,不要跟来,里面会爆发可怕的大战,我要进去了。”

    姬家未来的神王说完,瞬间消失,只留下一轮神月虚影在原地。

    姚曦一声轻笑,也是眨眼消失不见。

    “哥哥……”小紫月呼道,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走吧。”

    杨宇开口,和鬼面少女两人并肩同行,直接步入了古墓之中,神色淡然。

    两人,好像对九秘都没有太大的心思一般,更像是来凑热闹的主。

    大峡谷中,大墓如渊。

    它只露出一角城门,究竟有多么宏伟与浩大,目前还不能推测,大量阴兵阴马向外冲来,杀之不尽。

    几大圣地的杰出弟子早已深入,诸多大教与其他大势力的门徒紧随其后,斩杀阴兵,强行入关。

    “咚”、“咚”、“咚”……

    战鼓如雷,在地宫深处响起,阴兵如黑色的潮水,不断汹涌而出,不少修士死于非命。

    但是为了九秘,很多大势力都不可能退缩,大量的修士杀了进去,各展兵器,与阴人阴马大战。

    而后,有人打出离火,一烧就是一大片,成片的阴灵化为虚无。

    “杀!”

    四处都是喊杀声,大战惨烈,地宫前死尸遍地,阴兵阴马很强勇,很多人都被踏成了血泥。

    直至一个时辰后,杀声才渐弱,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城门前一片猩红,血肉与泥土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片泥泞之地,血水坑赤汪汪,惨不忍睹。

    城门口终于安静了下来,阴兵阴马锐减,几不可见了,不再向外冲,活着的修士绝大多数都杀了进去。

    杨宇和鬼面少女两人始终没有出手,一直跟在金翅小鹏王、摇光圣子等人身后,等着这些人帮他们两人开辟道路。

    此刻,就像是摇光圣子等人成了两人的开路先锋,两人稳坐钓鱼台,只等最后的收获而已。

    “你这想法不错,在最后面随时等着坐收渔翁之利,真舒服。”

    杨宇在地宫中踱步,身边鬼面少女一语不发,而杨宇却在感慨。

    平日,他好像习惯性的一往直前,有着无敌信念,所以永远是处在第一!

    这种坐收渔翁之利的事情,好像还真是第一次经历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