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月,中原已经即将进入盛夏模式,从南到北一片草木葱茏,各种庄稼也都茁壮茂盛,除开各地正在热火朝天继续修建的水泥马路和河流码头之外,商业发展的越发繁荣兴盛,大量平民在农闲之余到建筑工地修路帮工,每日都能挣到足够维持家用的钱财,而随着钱币开始大量向民间流通,普通乡镇的手工业也开始得到蓬勃发展,加上朝廷对于铁质工具农具和铁锅的补贴推广,普通农家的贫苦状况也正在逐步好转,特别是经历一次持续近一年的严打政策之后,民间的游侠闲汉少了不少,往日混乱不堪的治安问题也得到极大的改善。

    在西域诸国还停留在原始荒蛮的时代之中的时候,大秦已经开始步入了欣欣向荣的初期工业时代,除开玻璃厂、轴承厂和第一机械制造厂这种国营的工厂之外,水泥厂、钢铁厂、马车厂、造纸厂、船舶制造厂、陶器瓷器厂等厂矿在民间资本的不断投入之下发展的越发蓬勃兴盛。

    工学院、农学院、卫生院、科学院、文学院大量人员被吏部调任各地郡县开始担任低阶官吏,使得陈旭提出的各种新理念新方法得到极大的推广,洛阳、大梁、邯郸、临淄、宛城、寿春、渔阳等诸多郡城都筹建了综合性的大学,开始招收和培养适应这个潮流发展的大量学生。

    陈旭上任左相之后推行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正在皇帝和朝廷三省六部的支撑下有条不紊的推进。

    减税得到了普通百姓和商贩工匠的大力支撑,而学校教育的推进,则得到了商贾和百家门徒的热烈拥护,因为读书是所有人将来得到更大发展的基础,只有读书识字才有更多的机会成为士族,成为贵族,成为统治阶级,因此在商贾和各地豪绅名士的支撑下,各地学院和私塾都开始雨后春笋般的出现。

    而报纸和文学院对于常识的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仅报纸大力推广更加简单的楷体字和各种日常生活应用的常识,书局整理修订的大学、中学、小学等涉及法律、医疗、建造、数学、几何、物理等常识的课本也源源不断的印刷出来发往全国郡县。

    几年的积累终于到了厚积薄发的时代,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之势,已经几乎没有了任何阻挡。

    咸阳城最近特别热闹,因为蹴鞠场的建成开业,第四届蹴鞠联赛也正式拉开序幕。

    五月十八日,一场盛大的开幕式正是在蹴鞠场上演。

    三万五千观众加上近四千皇族公卿和文武百官涌入蹴鞠场,秦始皇带着一众妃子和皇族再次莅临蹴鞠场,在座无虚席的球场内观看了这一场史无前例而又新奇无比的盛大开幕式。

    先是在鼓乐和牛角号声中,一群武雄壮的武士伴随着高亢激越的精忠报国的歌声中演出了一场征服蛮胡的战争歌舞,首场歌舞便点燃了数万观众的热情,全都起身随着鼓乐号角齐声合唱这首热血沸腾的战歌,就连坐在皇族专用贵宾室的皇帝都忍不住站起来握着拳头跟着一起哼唱这首如今已经传遍大秦脍炙人口的歌曲。

    这一曲雄壮的歌舞之后,数百个年轻貌美的歌姬舞姬身穿各色轻纱彩裙出场,在乐队的伴奏下载歌载舞演绎了一场舒缓清新的诗经歌舞《蒹霞》。

    而这首古老的歌谣配以流行风格的曲调和整齐翩翩的集体舞蹈,一下子就把整个开幕式推向高潮,这种歌舞平日也只有王侯公卿等贵族才能在自己的府中享受,即便是咸阳的曲园,也不曾能够演绎如此大规模的舞蹈,而且这种舞蹈轻快舒展,充满视觉冲击的彩色水袖长裙在球场中旋转飘扬,宛若一片灿烂的云霞,只看得数万观众和一众王侯公卿如痴如醉。

    歌舞之后,又是整整两千身穿五色劲装的中尉禁军进行了一场剑术表演,两千禁军随着动作爆发出哈嘿不断的怒吼,虽然动作都很简单只具有观赏价值,但这种整齐划一的队列式演出一下就让全场气氛彻底喷发,数万观众再次爆发出山呼海啸呐喊,震动渭河两岸。

    在表演即将结束之时,十多颗烟花弹从球场四周腾空而起在晴朗的天空中炸开,虽然看不见五颜六色的亮丽焰火,但在砰砰不断如同雷鸣一般的轰鸣声中,整个球场都陷入了狂欢之中。

    十六支参加蹴鞠联赛的队伍身穿不同颜色和款式的短袖短裤鱼贯入场,领队手持各自的队旗先绕场一周,然后在球场中央列队亮相,之后首场比赛正式开始。

    就在陈旭陪着皇帝和一群王侯公卿在球场看球之时,有几匹快马顺着东方道疾驰而来,看着矗立在蓝天下到处插着彩旗呼呼飘扬的蹴鞠场和从里面传出的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喝彩,几个骑手都脸色激动的勒马停了下来,然后策马来到蹴鞠场馆的一个入口处打听情况。

    “真没想到,只不过年余时间,蹴鞠场竟然已经修建成功了!”为首一个年约三十余岁身穿蓝色长衫的中年人感慨不已。

    “呵呵,这次我等带回来的这个消息,恐怕不会比这蹴鞠场修建成功的喜悦减少半分!”另一个年约四旬的中年男子笑着翻身下马。

    “说的也是,曹某真的没想到按照侯爷的海图和指点,会这么快就找到瀛洲,萧兄,眼下怎么办,侯爷还陪着皇帝在里面观看蹴鞠,我等只能回去等待!”

    “回去干甚,让人去把刘兄找来,进去先把这个好消息通知给侯爷,侯爷一定非常高兴!”

    “也是,如今刘兄可是这蹴鞠商业广场的主管,将来一定飞黄腾达……”

    “曹兄休要羡慕,如今找到瀛洲,将来再去南海寻找侯爷说的那些西方国度,那才是我等施展抱负的地方!”

    “萧兄说的是,航海可比这蹴鞠有意思多了!”

    两人一边说话之时,一边安排侍卫手持清河侯府的腰牌去把一个管事找来,让他去找刘邦,不到一刻时间,刘邦兴冲冲的从蹴鞠场一个通道出来,看见两人顿时喜笑颜开的上来拥抱。

    “曹兄,萧兄,想煞我也!”

    “哈哈,刘兄如今官运亨通,得侯爷器重执掌如此大的蹴鞠商业广场的项目,我等羡慕不已,侯爷眼下在何处,我等此次回来有天大的好消息要禀报!”

    三人把臂畅笑诉说几句之后,曹参迫不及待的说。

    “天大的好消息?”刘邦愣了一下突然脸色大变,“莫非两位找到了瀛洲?”

    “不错!”萧何曹参同时笑着点头。

    “太……太好了,两位这就随我进去禀报侯爷!”刘邦也激动不已的拉着两人走进蹴鞠场,经过玄武卫几次检查之后,三人一起走进皇帝看球的贵宾室。

    “侯爷,萧何曹参二人从东海回来,可能已经找到了瀛洲所在?”刘邦走到陈旭身边附耳轻声低语。

    “真的?”陈旭激动的站了起来。

    “何事让爱卿这般兴奋?”秦始皇放下手里的望远镜转头笑问。

    “陛下,方才刘主管禀报,臣派去东海造船出海的两个门客已经回归咸阳,言说找到了传说中的瀛洲!”陈旭笑着拱手。

    “真的?”皇帝也霍然站起来。

    “陛下莫要太过激动,此瀛洲恐怕要让陛下失望也,只是东海数千里之外一个巨大的岛屿而已!”陈旭赶紧说。

    皇帝愣了一下还是满脸激动的说:“无论瀛洲有无神人仙草,但必然也是一个奇异之地,快唤来与朕说说详细经过!”

    “去把萧何曹参叫来!”陈旭点头,刘邦转身离开,很快就带着萧何曹参二人来到皇帝面前,一番行礼问候之后,曹参和萧何把找到瀛洲之事简单的讲述了一遍,而这件事也立即引起了冯去疾蒙毅等一群王侯公卿的极大兴趣,然后球也不看了,一群人在皇帝的带领下退出球场回咸阳城。

    兵部的推演室中,巨大的沙盘四周还围着一群兵部的官员,上面插满了不同颜色的小旗,特别是岭南诸地,崇山峻岭之间许多地方都有标注为驻军的标识。

    “陛下,前年入冬之后,我等受清河侯安排去琅琊主持打造新式海船,至去年入秋之后,造好五艘长三十丈的帆船,然后召集了一些渔民和船工出海,经过近一个月飞行之后在这里找到许多岛屿……”曹参用一根竹棍指着韩国附近的一个位置。

    陈旭献给皇帝的地球仪和世界地图上只有五大洲和四大洋,对于海中的一些岛屿当时并没有标注出来,而兵部的这个沙盘同样也只是根据现存的大秦地图和科学院勘察的地形制作了简单的山川河岳,并没有东南西北的荒芜之地和海外情况,因此当曹参指着距离辽东还有数千里东海之外,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而陈旭看着曹参指的位置,基本上就猜出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所谓的东瀛日本,而是韩国的一个地方,因此皱了一下眉头说:“这里并非是瀛洲!”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