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在烤肉的香气中渐渐散去,清晨,薄雾升起,一宿没睡着的阎贝一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仙境给迷了眼。

    先前肚子饿,人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周围的美景。

    今日身体好了一些,肚子也填饱了,再来看着些景色,仿佛都没见过似的,新鲜得很。

    狼群歇下了,辛巴进了山洞,但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跑出来看看她身旁的火堆,填把柴火,生怕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天火就此熄灭。

    不过,与他完全不同的是,狼群对这堆火又怕又恨,一点都喜欢不起来,总有那么一两只想趁辛巴睡着时跑过来把火堆熄灭。

    当然,并没有得逞,只要一发现有狼靠近火堆欲行不轨,辛巴就会冲出来。

    如此三五次过后,再也没有狼群敢打这堆火的主意。

    因为通过老大坚硬的拳头之后,它们清楚的明白,这堆火动不得。

    并且,火堆旁的人类也动不得,因为老大已经认她当阿妈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阎贝的到来,给狼群带来了太多的惊奇,现在它们已经不会赶她走了。

    可是那眼里的敌意,从未减轻。

    自从亲眼看见阎贝手把手引导辛巴把火弄出来之后,这群狼对她十分忌惮,平日没事绝不会靠近她,生怕她把火扔到自己身上来。

    倒是那几只小狼崽,总爱趁母狼不注意的时候就围到她身边来,好奇的逗弄她,或者是呲牙咧嘴的凶她一下。

    就这样,阎贝与狼群一起渡过了整整一个星期的瘫痪生活。

    幸好她躺着的地方就在山洞外,平时也就只有她一个人,不然个人生理情况可不好解决。

    辛巴这些天得了一把匕首,带领狼群打回来的猎物越来越多,并且时不时会给阎贝特意准备一只肉质鲜嫩的野鸡,在阎贝的引导下,用石头做的锅子把鸡汤炖出来给她喝。

    至于食盐,到现在辛巴也没帮她找到,只能隔一天跟着辛巴来几口鹿血,补充一下体内能量。

    空间还打不开,但是阎贝现在并不担心,因为她有预感,只要等她身体恢复,空间应该就能够打开了。

    现在她比较担心这越来越暗沉的天气,会不会给她带来麻烦。

    “咔嚓!”一下,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惊醒了所有正在休息的灰狼。

    紧接着“轰隆隆”的巨响便从头顶上滚了过去,看着疯狂往山洞里跑去的狼群,阎贝满眼震惊。

    这雷声也太大了点!

    现在是中午时段,本只是有些阴的天空立马变得阴沉沉的,乌云压了下来,眨眼间便布满了整个天空。

    空气当中有湿气从远处飘了过来,阎贝当即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撑了起来,一手撑着石头,一手拿着一根烧火的木柴,单脚站在原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本来待在各自地盘上的灰狼全部往山洞里跑,四周山上的小动物也惊慌的往地势高的地方跑,那逃命一般的姿态,看得阎贝心里咯噔一下。

    “阿妈!”

    阎贝还在观察这原始的雨到底是如何把这些动物给吓坏了的,辛巴的声音就从洞口那边传了过来。

    阎贝闻声扭头看过去,就见辛巴神色慌张的朝自己跑了过来,一到面前就把守神了出来,直接拦腰把她抱起抗在肩上,而后便往山洞里冲。

    刚入山洞,阎贝还没来得及询问辛巴为何如此慌张,一股难闻的臭味儿当先飘入鼻尖,阎贝一个没注意猛吸了一大口,险些没把自己给臭死。

    赶忙抬手捂住口鼻遮挡,等她缓过来时,人已经被辛巴放到了一块大石上坐着。

    天瞬间变黑,紧接着哗啦啦的雨滴声由远及近,迅速朝山洞方向蔓延了过来。

    阎贝睁眼望去,瞳孔猛的一缩,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雨滴就像是撒黄豆一样从天空中落了下来,又密又急,如同刀子一般,顺着风飘进山洞里,溅在她小腿上,居然带来了一丝痛衣。

    眨眼间,辛巴那堆宝贝火堆就被浇灭,心疼得辛巴直叹气,可又无可奈何,拿这雨毫无办法。

    可这些都不算什么,这还不足以让阎贝感到惊讶,真正让她感到惊讶的是,这雨越来越大,不过是几秒钟,雨滴就从黄豆大小变成了花生粒大小,吧嗒吧嗒低落在地面上,一砸一个坑。

    山洞口地势较高,但这雨一直下没有停歇的意思,很快她原先躺着的那块地就被雨水淹没。

    山石滚落声近在耳边,阎贝看着蜷缩在山洞里这几十头灰狼,开始为自己的安危感到深深担忧。

    这山洞,应该不会塌下来吧?

    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雨,它给她带来的危机感也是前所未有的。

    渐渐有水从洞口漫了进来,阎贝能够清晰地看到灰狼们眼里出现的惊惧。

    显然,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并且每一次发生都对它们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辛巴开始指挥灰狼们攀爬到山洞上方的小洞里,以往它们就是这样做的,以避免被倒灌进来的雨水淹死。

    阎贝可是从山洞上方的悬崖上摔下来的,她清楚的知道这山洞的地势到底有多低。

    眼看洞口已经被雨水淹没,而狼群一点要往高处跑的意思都没有,她有点方了。

    “辛巴。”她伸手拉住辛巴的手,不太相信的问道:“雨要这样下多久?”

    如果只是再下一两个小时,那应该没大问题,但要是一两天,那身体可都要凉了。

    辛巴感受到她的担忧,一边叫狼群自己爬上石壁上方的小洞里去,一边将阎贝背起来,准备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不会丢下她不管的。

    阎贝:她不是这个意思啊!

    “辛巴你先停一下!停一下!”阎贝严肃的低喝声终于让辛巴察觉到了她的担忧并不是他所想的那一个。

    他停下动作,不解的将她从背上抱了下来,“阿妈?”

    阎贝指着洞外的雨,一边比划一边再次问道:“这场大雨要下多久?”

    辛巴看了看那雨势,很认真的掰了几根手指。

    “三天?”阎贝不敢置信的惊呼出声,“三天都是这么大的雨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