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和洪涛预料的以上,儿童团的孩子们都不是啥云淡风轻的世外高人,对权利的热衷程度一点不比蔡京之流低。

    “十八,听说你学会了针刺艾灸之法,来给为父试试,我这个老腰啊,你那几位娘娘一回来就酸疼。”

    还别说一个世外高人没有,王十八就是特例。她对权利真没啥感觉,洪涛第一个出门,她脚跟着脚的也出来了,低着头就往后苑走。

    “孩儿还要去编写教材……”面对养父的请求,王十八连脚步都没停,拒绝了!

    “难道说给为父看病的时间也没有!”洪涛没觉得自己得罪过王十八,不就是让她去长江学院里讲课嘛,也不至于这么大怨恨吧。

    “爹爹不是病,放纵所致,睡在书房几晚即可……还要把西迪姨娘关在屋外!”这次王十依旧没停步,也还是没回头,脚下反倒更快了,一句话说完,人已经下了码头的台阶。

    “嗨你个死孩子,这是怎么说话呢……八嘎,以后你有了孩子,千万不要学本王,该打就得打,从小就打,长大了就打不动喽。”

    让女儿提醒自己不好纵欲过度,洪涛的老脸真是被说红了。好在此时已经是深夜,学院码头附近的灯光也不亮,没人能看见。不对,身边还跟着影子一般的八嘎呢,洪涛打算传授一下经验给他。

    “主人年岁大了,确实不宜太过劳累,不如就听神医的去书房吧……”八嘎现在不仅中文流利,还能听懂画外音了,他自己不说,谁也看不出是个外国人。

    “嘿嘿嘿……咱俩打个赌如何,你就守在战公主屋外,天亮之前,每回来一位夫人,本王就输给你一枚金币,如果一个都没回来,这个月工钱就免了!”

    每天不坑一个人,洪涛就觉得自己是虚度光阴。大脑袋坑不到,哪怕还八嘎这样的也成啊,不嫌穷也不嫌笨,老弱病残孕统统不放过。

    “小人赌了……”八嘎是凉王府内外唯一一个愿意和洪涛打赌的人,每次都输,但每次都勇于迎接挑战。

    “唉,名声臭了,不好混啦!”八嘎答应的这么痛快,洪涛反倒没啥兴趣了。

    他很清楚,八嘎不是乐意和自己打赌,而是不忍心看到自己失望,假装乐意的。他要工钱也没啥用,而且发工钱的不是自己,而是长公主,每月发多少都不知道。

    不过这个赌真是洪涛赢了,知道第二天起来跑步打球也没见到一位夫人回来,八嘎还真固执,他就在长公主的院门口蹲了大半宿。

    “她们的心也太野了,嘴上说想念夫君,可一回来连人影都不见是何用意!”长公主也很纳闷,往常都是抢着往屋里钻,生怕落后,怎么这次回来全改性儿了呢。

    “娘子不用多想,她们还没那个胆子。权利是个好东西,自古以来没几个人能视若无物。本以为莲儿会回来,没想到她这几年也尝到了事业成功的滋味儿,想要去抓权利啦。不过这样更好,我就天天陪着娘子,难不成你也喜欢大被同眠了?”

    长公主的意思洪涛听明白了,这个指控太重,她们也确实没有不守妇道。这些女人正在钟楼里争权夺利呢,谁也不肯轻易撒手,包括吃货莲儿也一样。

    所以吧,在没碰到权利的时候,谁也别说自己会如何如何,很少有人能渡过这一关,说得越好听的心里越渴望。

    有的人追求权利是为了理想,比如说苏轼,一旦理想破灭,权利对他也就没用了,辞官辞的一点不拖泥带水。

    有的人攫取权利是为了私欲,比如说蔡京,有了权利他就能为所欲为,即便把武器卖给西夏人也无所谓。

    有的人争夺权力只是出于习惯,比如赵颢。他觉得权利就该是他的,或者说他家的,至于拿到权利干嘛用……没想过或者还没想明白。

    这些孩子们渴望权利到什么程度呢?这才是洪涛想观察的,如果她们其中出现了蔡京一样的人,就绝不能离开凉王府半步。

    新军里可能有山川督查院的人,但八嘎他们四个足矣完成自己指派的任务。现在他们就等着自己的命令呢,把刀挥向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犹豫片刻,只要有人敢踏出那一步。

    “别敲了,进来吧……我还以为你们要彻夜不休,为何这么早就散了?”洪涛还真听了王十八的建议,没有回长公主房中安寝。

    但也没全听,还是把西迪留在了书房里,只不过没去造小人,而是在做对顺风邮局的账目盘点,听到敲门声才停下手中的笔,冲着从门缝里钻进来的女人呲牙一笑。

    “奴家刚记了几句,她们就开完了……”来的是莲儿,手里还拿着个小本子,但连一页纸都没写满。

    “哈哈哈哈……你们两个联手刺探孩子们的机密,还没得逞,真不觉得羞耻。”西迪本来就纳闷洪涛为何突然这么用功,见到莲儿之后,即便不知道促进社这几天在忙活什么,也能猜出这两个人在干什么。

    “这里岂是你放肆的地方,不该听的别听!”洪涛听这种嘲笑听多了,基本没感觉,但莲儿圆眼睛一瞪、腰一插,发飙了。

    好歹也是猪八戒旅行社的社长,麾下直营、加盟店上百家,见过大场面之后,莲儿再也不是那个只知道吃零嘴外加算计家产的小女人,隐约间也有点了霸气。

    “呦呦呦,还急了呢,别忘了,这里可是我的办公室,要是有什么不该我听的,去你莲夫人院子里说去岂不更好!”

    西迪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凉王府里她除了忌惮长公主之外谁也不怕,反正也不让回家陪儿子,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了。

    “你们全闭嘴,都少说两句,别一见面就掐,我还没死呢!先坐下,把记录给我看看。”如果不是促进社有纪律,洪涛都可以带着西迪去开会,她听不听真没啥用。

    你说一个黄毛绿眼珠子跑到扬州府告密会是个啥结果?后世老说宋人怂,但他们对外国人真不惯着,该打一板子的时候绝不会只打一板子,就这一点,后世的人给老祖宗丢脸丢大了。

    与会者四十七人,全部当选全国社员代表,还不够,因为按照洪涛划分的地图,目前全国有六十个省,那就是六十个社区,以后还得补选十三个人才够。

    社长和委员长都是洪涛,审计监察委员会主席王十,副主席朱八斤;军事委员会主席王大,副主席王三;经济委员会主席紫菊,副主席莲儿;教育医疗委员会主席绿荷,副主席王十七;工业委员会主席周一日,副主席高翠峰;农业委员会主席王三十一,副主席王二十;青年发展委员会主席王十一,副主席王十二;预算委员会主席王六、副主席王八。

    王二啥都会点,是促进社的元老,又不像王十那么吓人,被一致推选为副社长;另一个德高望重的当属富姬,大家对她的贡献有目共睹,高票当选副委员长。

    王四、王五、王七、王十三、王十四、王十五、王十八、高俅属于不喜欢管事只愿意干事儿的,对当官没兴趣,连各社区的职务也不愿意当,但对谁来当官比较热衷,跟着一起折腾半天,合算都是为了别人。

    王九更干脆,对目前的状态很满意,只谋了个江陵社区书记职务,估计是舍不得把创下的基业交于别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