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想义父。”张方哽咽着跪在了地上,赵云没等阻拦,他便重重的给赵云磕了三个头。

    送走张方后,赵云亲自摆酒设宴,为陈宫等人贺功,也顺便算是庆祝跟齐周这些老朋友重逢。

    酒宴之上,气氛十分热烈,齐周率先端起酒杯站了起来“赵将军,真是惭愧,之前齐周糊涂,对你多有冒犯,还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多加海涵。”

    赵云轻轻的摇摇头“都过去那么久了,我早就忘记了,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没想到,刘虞去了洛阳,你们这些人却没有放弃,依旧齐心协力一起反对公孙瓒,刘虞能有你们这些忠心耿耿的部下,真是让人羡慕,你们都是好样的,来,我敬你们一杯。”

    赵云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齐周、鲜于辅、鲜于银、闫柔,也都举起酒杯一口气喝光。

    齐周欲言又止,满脸愧色,猛的一咬牙“有一件事可能赵将军还不清楚,昔日韩馥北上,最后却落在了公孙瓒的手里,这件事……”

    齐周鼓起很多的勇气,想把真相说出来,话刚说了一半,就把赵云拦住了“齐周,这件事我知道,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当时也跟我一样,很替韩馥担心,是公孙瓒行事野蛮,硬是派人在半路把韩馥给劫了去,这件事你不要指责,坦白来说,是我劝韩馥北上幽州的,他出了事,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边说,赵云一边偷偷的给齐周使了一个眼色,一旦齐周把真相说出来,他的名声也就全毁了。

    事情的真相,赵云其实已经知道了,贾诩掌管谍影后,派人查过齐周,甚至还在他的身边安插了细作,有一次齐周跟他的小妾喝酒,酒后失言,不小心说漏了嘴。

    是他当时偷偷向公孙瓒泄露了韩馥的行踪,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何况公孙瓒占据幽州后,齐周一直带人跟公孙瓒作对,就凭这一点,赵云就不想再追究了。虽然齐周做了很不光彩的事情,害了韩馥,可他在刘虞被击败后,却敢带人跟公孙瓒作对,这份勇气和魄力,着实令人敬仰。

    齐周并不强壮,也不是武将,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士,能做到这一点更为难得。

    齐周感激的看着赵云,泪水不一会就把眼眶湿润了,这些年,他一直活在内疚和自责当中,日益饱受煎熬,韩馥虽然性情懦弱,可毕竟是当代名士,名满天下,赢得了很多人的尊崇,就算他被袁绍赶出冀州,可依旧有很多旧部对他忠心耿耿,不惜跟袁绍为敌,就算是那些归附袁绍的,提起韩馥,不少人也是交口称赞,暗自钦佩。

    这些年,齐周对赵云愈发的愧疚,整日活在自责和懊悔当中,万没有想到,这么大的事情,赵云竟然早已原谅了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了维护他的颜面,硬是不让他把真相说出来。

    齐周感动的无可无不可,深深为赵云的心胸和个人魅力所折服。

    “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赵云起身亲自给齐周斟了一杯酒,问道。

    “还能怎么办?公孙瓒马上就要完了,幽州早晚要变成袁绍的,若赵将军不嫌弃,大家愿意随你一同去洛阳。”

    “对,一起去洛阳。”鲜于辅和鲜于银两兄弟也齐声附和。

    “好,你们能这么想,我很高兴,欢迎你们去洛阳,到时候咱们一起,齐心协力,共扶汉室,刘虞大人也在洛阳,他一直心里很牵挂你们,见了你们还不知要多高兴。”

    这些人肯随他一起去洛阳,赵云心里非常高兴,刘和这些人,往少了说也有两三万人,能得到这些人相助,赵云可谓是如虎添翼,实力更上一层楼。”

    陈宫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虽说赵云轻易的把张方给放走了,让陈宫多少有些失望,但陈宫也明白,这正是赵云的个性使然,他心怀天下有一颗令人钦佩的仁慈之心,宁愿去感化黑山军,也不愿意使用上不得台面的下作手段,齐周这些人肯追随他一起去洛阳,也正因为赵云的所作所为,得到了他们的一致认可,尤其是齐周,经过韩馥这件事,对赵云更是死心塌地,忠心不二。

    田丰见到张郃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郃去之前足足带了五千名精锐兵卒,可回来后,人数还不到五百,一个个浑身是血,狼狈不堪,一看就是吃了败仗,张郃走路也是一摇一晃,胸口上还不住的往外流血。

    田丰忙把张郃拉到一旁“儁乂,事情怎么样?”

    “唉?别提了。”张郃有气无力的叹了口气“本来一切好好的,尽在掌握之中,可是万没有想到,赵云还留了后手,一下子冒出来两三万人,死死的把大家给困住了,就差一点,就能把赵云和张燕给抓住,可惜啊……”

    直到现在,张郃还很不甘心。

    “什么?两三万的援军?”田丰不住的摇头“这怎么可能,大家明明已经调查清楚了,怎么一下子又冒出来这么多人?”

    张郃道“据我观察,那里面有不少刘虞的旧部,我想,他们应该早就跟赵云联合在了一起,你也知道,刘虞被赵云安置在了洛阳,他的那些旧部,自然就对赵云有好感,没想到,那些人竟成了赵云反败为胜的底牌。”

    “刘虞的旧部?”田丰眉头越皱越紧,背着双手踱步转了好几圈,“这下不妙了,如果赵云把刘虞的旧部拉拢到手,那赵云的实力可比之前强的太多了,这次没能除掉他,纵虎归山,后患无穷啊,对了,你的身份暴露了没有?”

    张郃无奈的点点头,田丰的表情更加的严肃“不好,如果赵云以此为借口,主动跟大家开战,那冀州就会陷入绝境。”

    田丰越想心里越担心,“事已至此,我马上去见主公,必须早做准备,如果赵云现在突然发难,大家的兵力几乎都在幽州,一定会非常的被动。”

    “可是,军师,如果你把事情告诉主公,主公一定会大发雷霆,毕竟大家这次是擅自行动,并没有得到主公的允许。”张郃担心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