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号原本是向左向南转向。可‘辽东’号灵活如蛇,向南绕了一个大圈又掉头向北。反正它不借风力,朝那个方向都无所谓。等‘好望角’号在敌我双方的联手之下爆炸起火,‘阿’舰又不得不向右向北,它必须以侧面对敌才能发挥自己的火力。

    如此反反复复的改变方向,让罗伊舰队的剩余六艘船极为被动。风帆在不停的改变,以便让自己能尽可能的利用风力。可逆风航向其实走的是斜线,这就让托马斯.罗伊爵士没有太多可以选择的路径。

    偏偏这时用了大量不成熟技术的‘辽东’号舵机失效,它以十五节的高速向左偏转,舰艏的浪花犹如碎玉,激荡不休。

    六艘风帆船只都不明白这艘‘白色魔鬼’到底怎么了?可只要双方平行而过,距离又近,那么终究是个开火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于是乎不管是‘辽东’号还是‘阿姆斯特丹’号,又或者其他风帆船只,这一刻全都在铆足了劲的发射炮弹。

    双方距离都在百米以内,就犹如挥舞大锤的鸡蛋,均有击破对方防御的能力。首先建功的是罗伊舰队中的‘低地’号。这艘六百吨的武装商船正好右弦十几门火炮装填完毕,对于路过自己炮口前的‘辽东’号施加了凶狠的齐射。

    十几发炮弹在近距离打了个正着,一口气击穿了‘辽东’号的侧舷,开了两三个破洞。眼看那艘‘白色魔鬼’被打中,整个罗伊舰队的所有炮手和船员都无比激动。他们欢呼大叫,相互拥抱。虽然只是几个不起眼的破洞,却表明己方并非没有反击之力。

    更表明这艘‘魔鬼’般的战舰并非不可战胜!

    于是在‘低地’号后头的‘声望’号上,右舷的所有炮手都摩拳擦掌,准备等着一显身手,狠狠痛击那艘该死的‘白色魔鬼’。‘声望’号比‘低地’号还大,足有七百吨排水量,它甚至装备了三十二磅的重炮,其火力在舰队中也是坐三望二的。

    可就当卡住舵的‘辽东’还在傻头傻脑的继续向前冲击,它船甲板上的六门主炮却同时转动了炮塔。原本完成对准侧舷九十度的炮口这会移动到朝左前方四十五度的位置。

    在望远镜中,‘声望’号的船长清楚的看到这一不可思议的变化。他愣愣的看着那些黑洞洞的炮口,喃喃低语道:“该死的,这艘船的炮口居然可以转动?”

    轰轰轰……,海面上爆发耀眼的炮口火焰。

    ‘辽东’号的主炮接连开火,它舍弃了打中自己的‘低地’号,瞄准了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声望’号。六门主炮在斜角的位置开火,炮弹飞了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一股脑的灌进了‘声望’号的侧舷船舱。

    六中四,‘辽东’号的主炮再次发挥其威力巨大,穿透性极强的特点,将‘声望’号厚重的橡木船体轰的支离破碎。相比之下,‘低地’号命中的炮弹就犹如给‘辽东’开了几扇通风窗。而‘辽东’号打出来的破洞每一个都像是落地窗。

    这‘落地窗’的背后极为凄惨,一眼望去满是断裂的木料,破碎的肋材,瘫软的肢体。还有几门火炮被轰的发生偏移,重达几吨的炮架炮身在船体内倾斜翻滚。那怕有幸存者,也在重物的碾压下发出濒死的惨叫。

    等到‘辽东’号真正从‘声望’号前头驶过,对方能发射的火炮少了足足一半。就算能开火的另一半也往往出现炮位失准,命中‘辽东’号舰体的炮弹只有那么一两发。罗伊舰队的炮手们才明白什么叫做旋转炮塔,其射界可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

    不过‘辽东’号并非没有损失,其漂亮的白色船身上多了好几个黑色的破洞。就是这些破洞还在激励罗伊舰队的炮手们继续努力,虽然己方舰船处于绝对的劣势,可就算要死也得朝敌人吐上几口唾沫。

    大口径的重炮装填缓慢,‘辽东’号却要继续向前。它在经过罗伊舰队第四和第三号船前方时,只能用船上几门自卫的小炮加以攻击,主炮停止发言。而这两艘敌船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朝‘辽东’号开火,他们一口气射了三四十发炮弹过来。

    这时候,卡住舵机的‘辽东’号还在不断偏转,距离罗伊舰队的距离甚至都拉到几十米以内。这两艘敌船上的炮手大概是经验主义发作,打过来的炮弹中竟然有一半是专门用于清扫敌船甲板和桅杆的霰弹和链弹。

    ‘辽东’号确实还有一根桅杆,那是专门给瞭望手准备的。‘革命军’的技术再先进,这年头也搞不出雷达来。远距离侦查就得靠瞭望手的眼睛。不过都已经近距离交战了,桅杆上的瞭望手自然就退了下来。获取信息就靠舰桥内的观察员。

    可罗伊舰队的炮手却不肯放过那根桅杆,他们的链弹呼呼的飞出来,打着旋抽向‘辽东’号,几十米的距离内倒是轻易把那根木制桅杆给切断了。

    此外还有给‘辽东’号洗甲板的霰弹葡萄弹之类的玩意,铺天盖地的轰了上千颗过来。这些东西是专门针对在暴露在甲板上的船员,杀伤无防护目标。

    风帆战舰上有大量人员操控风帆,杀伤这些船员可以有效削弱敌人的机动能力。摧毁桅杆和杀伤船甲板人员是海战获胜的秘诀。可等罗伊舰队的炮手轰完之后才发现,对面这艘船的船甲板上好像一个人都没有,人家的炮塔和舰桥都是全封闭的。

    不但全封闭,还重点加强了防护。‘辽东’号的几个要害位置都用硬化的钢板提升防御,炮弹打上去会发出清楚的一声——当!

    等到罗伊舰队的二号船进入战位,这一幕更加明显。这艘船的船长观察了半天,终于发现‘辽东’号中间凸起的舰桥应该是其指挥中枢。他下令船上的所有炮手都瞄准了这个高大的船上建筑,想着要将指挥这艘‘白色魔鬼’的舰长给干掉。

    只要能打掉这艘‘魔鬼’的脑袋,它的肢体再强壮也是白搭,对不对?

    轰轰轰的对射就在两艘船之间展开。双方此刻距离已经拉近到三十米,肉眼都能看清敌人的面目。二号船的火炮全数朝‘辽东’号的舰桥轰,轰啊轰的轰了半天。每轰一次,都能听到炮声中传来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伴随当当当的敌方炮击,‘辽东’号的舰桥内,朱诚琇眼睁睁的看着舰桥内壁的木板在崩裂。外部的装甲板在炮击中变形,虽然炮弹没能打进来,可动能传递却将内部的一些装饰物品给打的乱飞。堂堂海军司令这会只能躲在一张凳子底下,撅着屁股发出惨叫……

    “我的屁股,我的屁股受伤啦!”

    一根崩裂的木刺扎在朱诚琇的屁股上,鲜血淋淋,极为惨烈。

    而作为还击,‘辽东’号的六门主炮完成装填,对准罗伊舰队的二号船进行齐射。三十米的距离,对方不但把‘辽东’号的舰桥打的叮当乱响,还把它的船体打了一大堆破洞。而作为报复,六发大口径弹丸全数轰进了二号船的船体。

    由于距离实在太近,有的弹丸甚至是从敌人的炮窗射进去的。人头大的炮弹射进来,立即将数吨重的火炮打的崩解乱飞,火炮两旁的炮手就在溅射的碎片中遭受二次伤害。堆积在炮位上的火药是最致命的,它们很容易被点燃引爆,造成更加可怕的损伤。

    相比已经使用燧发点火的‘革命军’,欧洲火炮现在还普遍使用点火杆,甚至有火盆火绳。这些明火在被炮击时到处乱飞,更是会带来致命的伤害。

    这一通相互炮击之后,‘辽东’号的左舷几乎被打的漆黑,看上去凄凄惨惨,多了好些洞洞。毕竟它以一敌多,距离对手太近自然免不了也承受伤害。而它对面的二号船却更加凄惨些,被炮击后的内部结构出现严重损伤,虽然船员尽力挽救,可还是不时出现爆炸。

    而这时‘辽东’号终于迎来了自己最后的对手。罗伊爵士的‘阿姆斯特丹’号在神父的祈祷下出现了奇迹,全船凭借圣力完成了转向,一侧几十门重炮全数对准了‘辽东’号。这其中就有威力巨大的四十八磅炮,这种炮挨上一发,连‘辽东’号也要经受不住。

    ‘辽东’号笔挺挺的冲过来,简直就是完美的撞到‘阿’舰的炮口上。罗伊爵士甚至猜出了这背后的真相。‘辽东’号一直在海面上划弧,他当即断定道:“这艘船的舵卡住了,它无法摆脱。这确实是上帝给与大家的奇迹。以父之名,送这艘异教徒的船下地狱去吧。”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阿姆斯特丹’号上的炮手则越来越兴奋。他们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给对手狠狠一击。罗伊爵士的心中满是兴奋,兴奋,很兴奋。他脸上的笑容达到狂热,两眼冒出胜利的光芒——然后他忽然愣住了。

    “这该死的破船,它该不会要真的撞过来吧。”罗伊爵士愣了半秒。这年头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傻的。爵士阁下属于不要命的,可现在对面犯傻呀。他顾不得下达开炮的命令,转而撕心裂肺的喊道:“转向,规避撞击!”

    ‘辽东’号上,屁股受伤的朱诚琇正抱着舰桥内一根柱子大喊道:“通知全舰,注意撞击,注意撞击!”

    舰桥内所有人都慌乱的找固定物死死抱住,就连炮塔内,轮机舱内也是如此。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有大麻烦了,己方舵机失灵,锅炉又不可能停下,只能全速撞向敌舰。

    而在‘阿姆斯特丹’号上,炮手门正满心希翼给这艘‘魔鬼船’来个爆击。可现在大伙也一个个神情大变。看着对面那艘船‘无所畏惧’的撞过来,准备点火开炮的人们都在惊恐中缓缓后退,试图躲避这难以置信的灾难!

    风帆战舰想转向可不容易。十几秒后,‘辽东’号以十五节的高速,凭借自己坚硬的撞角,拦腰切入‘阿姆斯特丹’号的正中。这一击犹如利刃捅进了敌人的腹心,凶狠而直接。

    在敌人的强烈抗拒下,‘辽东’号正在进行中出ing!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