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两方人碰了头,迅速的商量了一下。现在老何他们用自己的牺牲保全了他们,完成任务的重任就落到他们身上了。第三处目标就在前面不远,他们还是要借天亮前的这段时间去确认一下才是。

大家在前面吧!你们在后面小心点。张彪接过了老何走后留下的探路重任:“这个你们拿着,希翼你们用得着!”说着话,张彪扎克身上的步话机给摘了下来,递给种纬他们道。

种纬知道,最关键的时候来了。张彪他们已经是做好准备了,这个时候他反倒说不出什么,只能接过步话机然后一声不响地自己背在了身上。

左排长是狙击手,狙击步枪本身就比八一杠重一点,再加上个步话机会影响他的战术动作。牛柳又身材高大,背上步话机重心就会太高,动作不协调。所以他们三个人里边,只有种纬是最合适的。

交待完了这些事,张彪带着黄海杨、扎克他们走到了前面。地图现在都印在大家的心里,所以众人连看都不用看,就奔最后一处可疑的水源地出发了。

本来种纬还想先跟指挥部联络一下,看看目前几支侦察小队的情况都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新的动向什么的?但考虑到现在红军的人马刚才时间不长,种纬还是作罢了。还是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好。

张彪四人组本来走在种纬三人后面的,现在需要他们来开路,自然要先超过种纬他们,走到前面去。所以在张彪等人出发,并且直接从侧后方登上右侧的一处山丘,准备向原定目标前进的时候,种纬便和左排长和牛柳三人商量了一下,确定了一下三人前进的队形。

正说话间,突然听到山丘上发出“哒”的一声枪响。接着,便从山丘上传来一阵乱哄哄的斥骂声。也就十几秒钟的功夫,他们就发现班长张彪居然从山丘顶上顺着陡峻的坡道,迅速地从上面滑了下来,急急忙忙的来找种纬他们了。

看到这一幕,种纬三人的心便往下一沉:“完了,出事了!”

种纬他们猜得不错,确实是出事了,而且这个事出的还挺让人憋气、郁闷!

原来,张彪等人非常小心的爬上了山丘顶端,然后四个人便仔细地搜索了一下周围。发现除了追着老何他们离开的红军方向,还有稀疏的枪声外,四下里都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下特殊的动静。当下张彪便打头站起来,向预定目标方向摸了过去。

哪知走了没几步,张彪一脚踩到了一个软软乎乎的东西。张彪吓了一跳,赶紧抬脚却依旧好玄没被绊倒。等他站稳了回头想清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哒”的一声枪响在他的眼前响起,把他吓了一大跳。

等他看明白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刚才自己踩的地方是一个草窝子,而现在那个草窝子里面正好坐起来一个人,手里正拿着一支八一杠!不用问,刚才那一枪就是他打的喽!

听到这近在咫尺的枪声,紧跟在张彪身后的黄海杨和扎克等人也被吓了一跳。借着朦胧的月光,他们看清楚了,坐在草窝子里的正是一名红军的士兵!虽说这次演*家用的都是空包弹,但这么近的距离开枪真要是打中了,张彪百分之百会受伤!

看到这一幕,扎克可不干了。他大步赶过去,谁也没听清他吼了句什么,只看见他一脚就把那个开枪的红军士兵给踹倒在地。还没等这名士兵起身,也没等扎克踢出第二脚,黄海杨和张建军便扑将过来,控制住了那名士兵,顺便下了他的枪。

张彪先是被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时却是又羞又怒。羞的是,自己刚接过老何的班充当探路尖兵的角色,这还没走出两百米呢,就暴露了。怒的是,红军这个小子这是在干什么?躺在草窝子里偷懒吗?等自己踩到他才有反应。而且到了这么近的距离还不管不顾的开枪,差一点就伤到自己!

其实羞怒之余,张彪心里便是一片冰凉。就刚才这声枪响,他们这组人肯定是暴露了。老何他们逃走的方向枪声渐渐弱了下去,红军应该已经解决完那边的事了,很快就可能赶回来。现在最着急的是怎么补救眼前的麻烦,怎么赶在红军大部队赶过来之前解决掉眼前这个麻烦的小子。

“说,你小子怎么回事?怎么自己窝在这里?”张彪愤怒以极,他当胸揪住这个年轻的红军士兵,恶狠狠的逼问道。

“我,我……”这名红军士兵先是被吓坏了,再加上张彪手上用力太大,勒得他根本喘不过气来。张彪无奈稍稍缓了缓手上的力道,继续逼问这个被擒住的列兵道:“说,你怎么在这儿?是掉队了?还是在这儿偷懒?”

“我,我阵亡了!你们问我没用!”这名红军士兵还是清醒了过来,咬牙硬充硬汉。

“阵亡?呸,你也配!”黄海杨的手死死的勒住这名列兵的手臂,让他没法做出一点反抗的动作,就是想撕胸前的演习卡的机会都没有。

这名小兵这才想起自己的演习卡还在胸前挂着,自己应该算是被俘虏了,而不是被击毙。这个时候蓝军如果逼问自己,自己要是不配合的话,他们是可以上一些手段的。这样想着,这名小兵的眼睛在众人身上扫视着,希翼找到这些蓝军中的导调员。那样的话,蓝军至少还应该有所顾忌,不会太出格吧!

“说,你是掉队了,还是在这儿偷懒?”张彪知道自己没功夫和这个新兵蛋子浪费时间,既然已经阴沟里翻了船,那就趁这会儿功夫做好后面的工作,争取能够补救吧!

“我是掉队!不是偷懒!”列兵听到敌军是问这个问题,想了想这又不是不能回答的原则性问题,便开口给出了他的答案。

“我还有几个问题问你,你要配合,明白吗?”张彪假意继续逼问这个列兵,实际上已经有了其他的打算。

“我不会说的,你们让我阵亡吧!”红军的列兵心一横牙一咬,打定了主题不配合了。

“让你阵亡?老子让你当王八!”张建军粗鲁的骂了一句,却被张彪给制止了。

“行,算你小子有种!”张彪伸手就把那个小兵的演习卡给扯了下来,道:“好了,现在你已经是阵亡的人了,呆会你们的人回来的时候,希翼你也记着你是个死人了。”

说着话,张彪对其他几人道:“胖海儿,把他捆上,省得他给咱找麻烦。扎克,跟我去拿步话机!”说着话,张彪转身拉着扎克就往回走。走了没多远,他把扎克往原地一摁,然后自己用手指了指自己,接着又指了指山丘下种纬他们方向,跟扎克示意了一下。这才独自一人滑下了山坡,来找种纬他们。

“我是这么想的,大家往东扎一头,然后再往北绕,把红军拖住。然后你们先迎着他们走,等和他们擦肩而过以后,再直奔最后一个目标。另外,你们迎着红军的人走,正好可以走他们走过的路,他们很难发现你们刚刚走过的痕迹!”张彪这会的脑子变得格外的清晰,这个连环计用得也是非常的好。

说完这番话,张彪所种纬身侧那个装着步话机电池的包拿了过来,一边往身上背一边问道:“你们就一块电池,能坚持一天不?我估计也就最后一天了。”

“应该没问题。”种纬点了点头回答道。看着张彪背好了假步话机,然后拍了拍自己扬长而去。

很快,四周又恢复了平静。不知什么时候,老何他们逃走方向的枪声也停止了。从经验判断,枪声消失的地方离他们这边也就是五六公里的道路。红军有步战车的优势,如果快速往回赶的话,很快就会赶回来。

“咱们也走吧!”种纬压低声音对左排长和牛柳两人道,三人便向红军离开方向偏西北的方向进发了。这个方向离红军回来的方向有一点角度,他们倒是不用担心会迎头撞到红军的人。

三个人潜行了不到五分钟,在他们北方的草原丘陵间就出现了红军返回的队伍。

返回的红军倒是还算谨慎,他们用一辆步战车打头,后面零散的跟着几组人。每组人之间前后左右拉得都比较开,任何人想要在草原上伏击他们,必须要摆一个特别大的口袋阵才能把他们全都装下。这无形之中增加了敌人伏击他们的难度,增大了他们的保险系数。

这些红军大约有百人左右,应该是一个连的兵力。除了打头的一辆步战车之外,中间和队尾还有三辆步战车,几辆车都亮着大灯,把草原和丘陵都照得光明一片。想要偷袭这么多人,除非人数要比他们大很多才可以,否则根本不可能吃下他们,想来这也是他们有恃无恐的原因吧?

种纬等人没去招惹他们,一直等他们往刚才的来路去了,这才贴着这些红军刚刚走过的路,往黑暗一片的北方潜行过去。等他们走出两三公里的距离后,他们再往东北一转,这才向原来的目标方向摸了出去。

此时,东方已经现出了一比鱼肚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