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靠近幽冥,便越能感受到属于这片天地最冰冷之地的气息。”

    “极致的冰冷,将冰封世间一切幽冥之外的存在。”

    萧逸置身远方风雪内,似未有所觉。

    但后方的冰尊者灵识,却看得真切。

    此刻的萧逸,身上气息,正被慢慢冰封,连同他身上的武道气息,亦出现了几分冻结之状。

    前方。

    数十秒后,萧逸亦有了感觉。

    他的眉宇、发间、衣裳,无不出现了层层雪霜。

    他体内的血液,开始有了几分冻结。

    寒意,已然侵入他体内,甚至开始冻结他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连同小世界亦遭受波及。

    仅仅又是数秒。

    小世界内,元力游转停滞,本是生生不息的气泉,顷刻如若一个冰封的死泉。

    连同承载于小世界中的一条条完整武道,亦开始不断冻结。

    萧逸眯了眯眼。

    嘭…

    手中,一股火焰凝聚而出。

    火焰,呈紫色。

    “紫晶灵炎?世间最具毁灭之力的强悍火焰?”冰尊者灵识脸色一惊。

    而随着萧逸身上一团团火焰不断冒出,冰尊者灵识脸上已写满了震撼。

    “地脉金火?世间最狂暴的强悍火焰?”

    “星辰之火?世间最疾速的流星之火?”

    “沸腾妖火…十界灭生火…冰冥幽火…这…”

    前方。

    萧逸一种种强悍火焰凝聚,包裹全身。

    霎那间,身上冷意全无。

    可怕的高温,带给他极致的温暖。

    原本冻结的血液、四肢百骸、五脏六腑,悉数恢复了正常,甚至带了几分滚烫。

    “嗯?”萧逸,却忽然皱了皱眉。

    他是个控火武者,对自身火焰的掌控极其敏感。

    刚才那一瞬,他似乎感到有些不对劲。

    那股幽冥寒意,在渗入他体内,到达小世界后,险些冰封了小世界内的一切。

    但,在那一瞬,里头的冰封,又忽然消融。

    他不会看错,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更不出出错。

    他的火焰爆发,从外而内,先是温暖了全身,之后方取出血液寒意,随后再入内到达五脏六腑。

    小世界,应该是他的各种强悍火焰最后到达的地方。

    可小世界里头的冰封,竟是最开始消融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这里的幽冥冰寒,在触碰到他小世界之后…不,准确来说,是触碰到他小世界之内的某样东西后,便开始自动消融。

    “错觉吗?”萧逸眉头紧皱。

    这里的幽冥寒意,连冰圣前辈生前都无法抵挡;他可不认为自己体内的某些东西能够这般轻易抵挡,乃至让其消融。

    萧逸眯了眯眼,并未多想,也只能归咎于自己心神如今疲惫,似是感觉错了。

    萧逸继续前行。

    前方之路,忽然开始变得轻松了起来。

    对,轻松。

    萧逸一路前行,速度不断增快,脸上并无半分难受之色。

    身上,整整六层火焰屏障。

    吹袭而来的风雪,悉数抵挡在外,未能碰到他分毫。

    后方。

    冰尊者灵识,早已瞪大了眼睛,甚至有些许…道之不明的疑惑。

    “身怀六种世间最极致的强悍火焰?这小子是个怪物吗?”

    “嗯,怎么回事?”

    “风雪不侵,幽冥不抵?”

    “不对劲,就算是多种世间强悍火焰,也休想抵挡这幽冥深处的冰冷。”

    “幽冥之地,乃是天地冰冷之源,最极致的阴寒之地,连天地威能都能冰封,何谈世间强悍火焰?”

    “到底怎么回事?”

    冰尊者灵识,满脸疑惑。

    他发现,对于萧逸这个小子,他愈发看不清了。

    他冰尊殿,今日到底来了一个怎样的可怕人物?

    他有着本体的所有思想,所有记忆,可他却完全看不清如今所发生的一切?

    一个年轻小子,身怀六种世间强悍火焰,已经够让人惊骇到极点的了。

    如今,这个小子还直接在幽冥之路上闲庭信步,轻松前行?

    现今发生的一切,似乎远远超出了他这个老怪物的认知范畴。

    冰尊者灵识,再亦不语,只单纯等待着。

    前方。

    萧逸快步行走。

    周遭吹袭的风雪,连靠近他都做不到,就更别说阻难他了。

    六层火焰气息,完全阻隔了这里的风雪与冰冷。

    “世间强悍火焰,果然利害。”萧逸笑笑。

    嗖…嗖…嗖…嗖…

    萧逸的速度,忽然飙升。

    短短一个时辰,踏到了万里距离。

    这里,已然是幽冥之路的尽头。

    他,已然站到了那团冰冥幽火之前。

    “幽冥尽头,不过如此。”萧逸自得一笑。

    幽冥之路,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次莫大的挑战。

    而他萧逸,直接走到了尽头。

    这对一个武者来说,那种感觉…就像是武者追寻的武道之路一样,虽难行,但每前行一步,每有所收获,那种得到成功的喜悦感,便难以言表。

    那种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换来的成就,或许便是武道的乐趣之一。

    当然,说到底,实力二字方是重中之重的收获。

    而这一瞬,萧逸终于明白了这条幽冥之路。

    在他站到幽冥路尽头的一刻,他已阔然开朗。

    “原来如此,冰圣前辈的冰冥剑道余原是这般。”

    “这就是冰冥一道,极致风雪世界连同幽冥大门的漫长之路,二者的结合,成就了这天地唯一的冰冥一道。”

    “极致冰冷之地,与幽冥气息相连之处,也方诞生了这天地奇火,冰冥幽火。”

    冰冥幽火的本体,就在此处面前。

    “冰火相融,并非不可能。”

    “相克之道,无法融合,但事无绝对。”

    “万物相生,但亦有相克,所谓物极必反,恰恰是最无法相融的二者,在彼此达到极致之后,便如破釜沉舟,极致契合。”

    “冰冥幽火,便是最好的证明。”

    “我懂了。”萧逸嘴角咧过一道笑意。

    这次来冰皇宫的目的,他终于达到了。

    萧逸伸出手,捉向面前这团火焰。

    眼眸,缓缓闭上,细细感悟起来。

    半晌,萧逸又睁开了眼睛,但未收手,只细细地看着。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

    萧逸就这般站着,看着。

    时间,或是过去了一个时辰,又或是过去了一天。

    忽然…

    萧逸手中陡然一把火焰之剑凝聚。

    剑身,散发着幽蓝之光,内里透着异冷白芒。

    “喝。”萧逸暴喝一身,就此一剑劈出。

    这一剑,横天而落。

    这一剑,乃是他寒冰剑道与火焰一道的彻底融合。

    轰…

    一声轰鸣。

    前方幽冥气息,无尽风雪,硬生生被劈出一条横天之道。

    ......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