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一开口顿时就让孙鸿涛站稳了立场,他充满感激的看了王博一眼,心里暗暗的记下了。

本来林烽看对方有了退却之意,心里并不打算计较了,可王博这一句话,竟然让孙鸿涛壮着胆子又靠了上来,伸出手指,指着林烽的脑袋,满脸不屑的说道:

“小子我问你话呢,你他妈是不是听不见啊,决斗,我就问你有没有这个胆子?”

“你是哪个家族的?”

林烽表面上看脸色平淡,可是心里却燃起了无名之火,敢指我的脑袋,我他妈就要了你的命!

“哈哈,小子你连我是哪个家族的都不知道,嗯?我真是怀疑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孙鸿涛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腰都笑弯了,“你竟然不知道大家孙家,我该说你什么好?孤陋寡闻还是坐井观天?”

“哈哈哈……”

听到孙鸿涛的话,正厅里顿时响起了阵阵嘲讽的笑声,各种刺耳的言论更是不绝于耳。

“小子你到底敢还是不敢,给个痛快话,大家都给这等着呢!”

“是啊,不敢你就抓紧滚出去,这里他妈不是养大爷的地方,没点实力也敢到这来,脑袋抽筋了吧?”

“依我看这就是个小白脸,可能跟哪位富婆攀上了关系,否则那就是鸭子……”

……

韩嫣然一脸紧张的看着林烽,心中不停的重复着,“不能同意啊,不能同意啊……”

她这次邀请林烽来就是为了保下他,以他这个年纪,这个天资,不出十年绝对可以成为庞口省的霸主级人物,可如果现在暴露出来,那不光是庞口省的势力,整个北方势力,都会把焦点放在他的身上。

到那个时候,别说是韩家,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无法保下林烽这跟还未成长的幼苗了。

林烽固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但是他从来都不是退缩的人,可以流血,可以流汗,可以走向死亡,但是就是不能退缩,这是原则性问题。

“怎么比,说说吧!”

林烽伸手解开了西装的纽扣,一把扯下了领带,平静的问道。

“呦!小子挺有胆子的嘛,我很欣赏你这种大无畏的勇气,但是我却怀疑你脑子有些问题!”孙鸿涛毫不吝啬自己的嘲讽。

“不行!”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韩嫣然竟然从台子上火急火燎的跑了下来,用身子挡住了孙鸿涛的视线,道:

“他是大家韩家的贵客,你想要干什么?如果你真的敢动手,大家韩家必定与孙家一刀两断!”

韩嫣然也是豁出去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林烽保下来,她相信如果她的父亲在这里也一定会如此选择。

可韩嫣然这一举动,却是让众人都怔住了,什么情况?莫不是那个富婆就是他们心目中的韩仙子?

“嫣然你这是干什么?”

王博脸色铁青的看着韩嫣然,疑惑的问道。

他们这群公子哥,其实都不是奔着韩家而来,而是奔着韩嫣然来的,可此刻他们心目中的女神,竟然护在一个小白脸身前,这让他们怎么能不多想?

“我干什么不用你们管,你们只要知道今天谁要是敢动他一下,我韩嫣然一定和他拼命!”

韩嫣然从怀里拿出了一节绿色的竹笛,冷冷的说道。

只见那竹笛正不断的泛着绿色的荧光,煞是奇异,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这个是不是韩家的镇祖之宝,销魂笛?”

“传说中销魂笛确实就是这个样子,全身放着绿色荧光,而孔洞之间则是散发乳白色光芒,如玉石的质地,看这样子,八九不离十……”

“你还没说它的功效啊,说了半天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这销魂笛只要注入真气,就可以自行演奏销魂乐,可让听到的人眼前生出幻觉,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

看到韩嫣然手中的笛子,众人的反应比看到外星人还要惊悚,这可是一件大范围的杀伤性法器啊,如果此时施展,这大厅里的人都别想活,因为这样的聚会,各大家族都不会派来中坚力量。

“咕咚……”

孙鸿涛这次真的怂了,别说身后是王博,就他妈是孙殿海他都不敢再说话了。

因为这代表一种态度,而这种态度却不是孙家想去招惹的。

大厅里顿时就陷入了一片死寂,每个人都有话,但是没有人敢说一个字。

“我想大家也认出了这件法器!”

韩嫣然把着销魂笛,扫了一眼会场里的人,轻启朱唇道:

“嫣然在这里希翼大家不要忘了大家韩家的规矩,对于大家韩家亲自邀请的贵客,各位也都是识大体的人,这点道理不懂吗?”

“是,韩小姐说的是,是我等冒犯了,大家自当回去和家主领罪,打扰了仙子,还请赎罪!”

韩嫣然话音刚落,下面就响起了附和声,接着几个人站起身来,对着韩嫣然鞠了一躬就转身离开了大厅。

看到有领头的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陆陆续续的都开始起身告辞。

但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暗暗的记下了林烽,这个韩嫣然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留住的男人。

“那……韩仙子既然没什么事,我也就告辞了,今天冒犯了贵宗,我孙鸿涛心中过意不去,回去自当领罪!”

孙鸿涛看到大厅里越来越少的人,知道自己今天是闯了祸了,心里是五味杂陈,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出门没看黄历是他内心的心照,虽然万般不愿,但是他却还是不得不弯腰赔礼。

“你别和我赔礼,你去和这位先生赔礼!”

韩嫣然却是根本不领情,指着林烽对他说道。

“这……”

孙鸿涛抬起头看了看林烽,一脸的为难:

“韩仙子对你鞠躬,老朽没有什么二话,虽然你岁数小,但是你资历却老,可是这个小子算什么?难道就因为长得好看?我孙鸿涛还是有原则的,我只敬重强者,你如果逼迫我,传出去对你们韩家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孙鸿涛非常气恼,这不明显是侮辱他,与其道歉,不如一死来的干净,况且他就是让她杀,她都不敢!

想明白一切,孙鸿涛一点都不紧张了,眼神平静的看着韩嫣然,似在无声的挑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