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萧侯赏脸来到大家集水县,大家作为地主自然要好好招待!至于郎中,大家这也有一个专治跌打损伤的行家,让他过来看看便好!”

老冯对萧寒的随意举动早就有了抵抗能力,也不觉得唐突,乐呵呵的应承下来。

至于萧寒为什么要打算命先生?老冯也绝对不会闲的蛋疼去问!

为官数十载,虽然只是一个小小县令,但是不该问的不问这种道理,他比谁都懂!

萧寒嘿嘿一笑,摸了摸肚子对老冯说:“好好招待就算了,我怕麻烦!你找个地方,咱们随便吃点就行!”

“这要也好!这样也好!”老冯依旧和善着答应,随后也不知从哪里召来一个随从,对他耳语几句后,便重新跟萧寒往外走去,这里毕竟有些嘈杂,不是说话的地方。

两人有些日子没见过了,自然有很多话要说。

说说笑笑的转出巷口,老冯刚要带萧寒去自己常去的一家饭馆坐坐,却冷不丁发现,前面竟然有一大群人正围在一处,其中时不时还有叫好声传来!

“怎么回事?这里不是不准人群聚集?这些人在这干嘛?”

老冯看着前面的人堆,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刚要喊人过来驱赶,却见身旁的萧寒突然浑身一震!

这些人围着的,不正是他的车么?

确实,透过绰绰的人影,萧寒清晰的看到人堆最中间,正是载着那年轻道人的车!而且,在这路人的叫好声中,隐约还夹杂着一两声惨呼,这声音不是那年轻道人的又是谁的?

“这是…怎么回事?”萧寒直直的看向身后跟着的小东,结果小东此刻也是一脸茫然。

“愣着干嘛啊?赶紧去看看!”气急败坏的骂了小东一句,萧寒立即抛下满头雾水的老冯,和小东一起从围观的人堆挤了进去。

李荣确定今天绝对是这二十多年来最倒霉的一天!而且很有可能是他这一辈子最倒霉的一天!

平白无故挨了一顿冤枉打不说,化干戈为玉帛之后,这紧接着一路颠簸,差点把他的骨头都颠碎了!

虽说萧寒的这架车经过了精心改造,但是架不住老冯这边的路实在是太破,一道上他感觉身下呃轱辘都要离车出走了!

以莫大的毅力挨到了县城,感到身下的车终于不再走了,那个该接受五雷轰顶的破萧侯也离开了,李荣不禁泪眼汪汪,终于可以好好歇歇了!

待在车厢里喘了半天的粗气,等攒够了一点力气,李荣便颤抖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古朴的龟甲和几枚闪着金光的钱币。

“嘶,好疼!无量你大爷的天尊!这混蛋家伙下手真黑!待我替你算上一卦,也好知道你什么时候遭报应!”

咬牙将钱币一个个塞进龟甲,李荣扶着车厢坐正身子,捧着龟甲小心的摇晃起来,一边摇,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

只有最熟悉李荣的人才知道,这副龟甲才是李荣真正师传下来的宝贝!与它相比,摆在桌子上的签筒只是他招揽买卖的工具罢了,用来糊弄一下那些愚夫愚妇!

毕竟真正的道家占卜是牵涉因果报应,真要是一天十来卦,那算卦之人早被雷劈死无数次了……

车厢里正经占卜的李荣看起来跟平常懒散的模样完全不同,不是相貌,而是一种若有若无的气势,在这股气势之下,那被揍得跟猪头一样的脸都有几分宝相*。

李荣在车厢里念念有词,车外的小迹却又不安分起来。

小东一走,它就开始努力伸长嘴巴去够绳子,不过这次小东早有防备,怎么能让它如意?

试了几次,发现就算自己的脸再长一倍也够呛能咬到绳子,小迹最后只能无奈的放弃,开始扭头不安分的看向四周。

李荣的驴子一直很乖,跟从来不肯老实的小迹简直不像一个物种!不过小东生怕再出什么意外,把它绑的也是一个结结实实!所以没办法乱动的它也只能忽闪着大眼,瞅着自己的前辈。

两只驴子对眼了,不过同为雄性的他们擦不出爱情火花,非要擦,那也只是同性相斥的火星罢了!

作为萧寒的坐骑,小迹一直就颇有灵性,它记得这个跟了自己一路的同类!而且不光记着,还挺看不惯它!

谁让自己要老老实实拉车,它却只背着个破褡裢跟着走就行?欺负老实人…不,老实驴不?

想到这,小奇翻起厚厚的嘴唇,然后伸出了蹄子,照着李荣的驴子就是狠狠一蹄……

车厢里的李荣占卜结束,几枚钱币从龟甲里撒了出来,在他面前的车厢地板上排起了一个奇怪的形状,不过,还不待他仔细看看,车厢就猛的一动!地板上的钱币都蹦了起来!

这一下来的太突然!李荣猝不及防之下,后背狠狠地就撞在了车厢上,车厢的木料正好碰到了他身上的一处青紫!当即疼的李荣眼泪都掉了出来!

“我滴三清祖师爷……”

一句话没说完,车厢又是猛的一下!

这次比刚刚还要剧烈,本就身形不稳的李荣嗷的一声,彻底变成了滚地葫芦!

没办法,他的驴子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呆驴,它开始反击了……

在这条街的角落里,两只驴子你一蹄子我一脚,打的简直是不可开交!

连带着小奇拉着的车厢都跟浪里的小船一样,摇摇摆摆,晃晃悠悠!

挤到最前面看到如此场景的萧寒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小东这个蠢货,你把两头驴子靠的这么近干嘛?不知道它们能打架?!

“别看了,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吁…吁……”

来不及埋怨,萧寒和小东飞快的跑上前去,各自拉着一头驴子死命的往后拽,小东为此都差点挨了一蹄子!

终于,两人把两只“奋战”的驴子拉开!而外面围观的人见没了热闹,哄笑两声后,也陆续离开,只剩下张大嘴巴的老冯在傻傻的看着这主仆二人……

之前只知道这位萧侯神仙放屁,不同凡响!现在才知道,连他的驴子都这么个性!

不过累的半死的萧寒现在那里顾得上老冯怎么想?使劲爬到车厢上,掀开帘子往里一看!

在车厢里,那个年轻道人披头散发,双目含泪,两只手紧紧的搂着地板……

“无量你大爷的天尊,道爷只是卜了个卦,怎么就能这么折腾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