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前辈您这是认真的吗?”听了这个名字,崔浩实在是忍不住暗暗发笑,因为这个名字实在是太个性了,因为现在网络上流传着四大神兽,其中有一个就叫做***。

    只见雷神点头说道:“老夫当然是认真的,要不然你以为呢?你看看它的身上是不是带着菊花一般的图案,所以你这样说的话,会让许多不明真相的人跟着一起说这个名字,久而久之,这个名字就是真的了,而如果你敢说出它的本名来,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甚至还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忧,老夫让你这么说,纯粹是为你好,校友不要错会了我的好意。”

    对于这话崔浩只能点头表示接受,之前和乌金蚕的那一番对话,让他知道了许多秘密,雷神这么说的确是为他好,这让他心中感动,虽然他知道雷神的身份,也知道雷神属于截教,可是这份关心他却无法拒绝。

    “多谢前辈,晚辈明白,只不过它的这个名字……”崔浩实在是感到无语,暗暗说道雷神前辈你不知道这个名字有多奇葩,也不知道乌金蚕会不会同意叫这个名字,当它知道了这个名字的含义之后,会不会找人拼命?

    然而没想到崔浩还没有问呢,乌金蚕竟然首先表示同意叫这个名字,因为它感觉到了一丝的诗意。

    “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一个只青类型的生物”,崔浩心中很是无语,随后说道:“既然你愿意的话,我自然也不会阻拦,不过咱们提前可说好了,这是你自己愿意取的名字,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埋怨人,更不能悔恨,因为你的大名一旦叫下去,就没有办法更改了,除非是你不顾禁忌,恢复本名。”

    “嘿嘿,这一点主人你放心就是,我一定不会埋怨你的,更加不会悔恨。”乌金蚕的意志很是坚定,它很欣赏这个名字,甚至还抱有浓浓的期待。

    “既然你是认真的,那我也就不好拒绝了。从此之后你就叫*******,跟着我一起征服星辰大海。”崔浩顿时意气风发,哈哈笑道。

    雷神点了点头,对崔浩说道:“看起来它是同意叫这个名字了,其实这个名字挺有诗意的,真不知道你为什么犹豫?算了,话咱也不多说了,小友,你得到了这***,其意义丝毫不亚于得到细腰犬,它能够给你提供强大的助力,首先它的防御无比强大,这个相信你也体会到了,遇到危险的时候它可以直接靠着强大的防御帮你拖住对手,同时它吐出的蚕丝还有伤敌困敌之效,另外因为它的先祖生活在扶桑树上,体内含有先天太阳精火,所以专克阴物,所以我才说,你能得到它,实在是太幸运了。”

    “既然它愿意叫这个名字,那就暂且这样吧,”崔浩看了看时间知道天色不早了,于是就准备向雷神告别,不过在临行之前,崔浩自然忘不了送给他一些地球上的土特产。

    在离开之后,崔浩立即回家,对父母、宁馨语、慕容雨菲等人发了一封短信,告诉他们自己有任务,需要单独离开两三天,对于宋玉琼他却没有提前说,因为宋玉琼也是特种兵出身,自己这样说恐怕隐瞒不住。

    在这之后,崔浩来到水边,直接施展了水遁术,冲着岛国东京的方向赶去,这一次他要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

    “嘿嘿,以前总是想着啥时候能够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可是由于各种限制,一直未能成行,从小到大,我除了老家齐鲁就是金陵,也就是在最近才到达燕都,饱览了一番首都的风光,之前得到前往意大利的消息,心中还是很激动的,没想到在这之前竟然先到岛国去一趟,老早就听说东京这个地方,女的都美得不行,而且还容易撩,地铁上很多是痴汉,女的结婚后就宅在家里,烦闷的不行,总是幻想着有一个男人……咳咳,这一次能够亲自见识见识也不错,哈哈,这样的景象想想都激动……”

    崔浩不由得眉飞色舞,激动万分,想要看看动作片上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自己把某些剧情偷拍下来卖给国内的小伙伴,说不准也是一条生财之道。

    从金陵到目的地大概有2700公里,就算是坐飞机也都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崔浩的水遁速度其实并不算快,不过却比土遁要快上一些,大约经过了五个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

    崔浩赶到东京的时候天色刚刚黑下来,从水边就能看到灯红酒绿的现代都市景象,看到这一幕崔浩不由得感慨道:“也不知道这一座繁华的都市下埋藏着多少罪恶,多少血泪,多少邪淫,别的不说,仅仅是那个曾经名噪一时的东京 hot就成了华夏多少少年的启蒙老师?当然在这过程中,也不乏一些没有分辨力的男人为此走上了犯罪道路,在铁窗之下返回自己的罪行,从而改写了人生。还有,那些叫嚣着要对我华夏不利陷入疯狂的右翼势力,也许正在夜幕下酝酿着谋害我华夏的罪恶计划,这些可恶的小鬼子亡我之心不死,一次次试图对我普通民众不利,我也不学他们残害平民,不过却要给那些不友好的人以教训,狠狠地打他们一个耳光,让他们知道知道我华夏也不是好惹的,我一个籍籍无名的少年也能在他们那里掀起风浪。”

    崔浩打定主意,决定这一次也不恋战,搞出事来立即就走,绝不拖泥带水,毕竟自己的修为有限,岛国的修士肯定不如华夏,可是却也足以将他灭杀,所以他想要搞出事来,教训岛国人,主要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八个字。

    “小鬼子们,我来了,这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须怪不得我,我华夏已经对你们足够大气,当年二战结束,大家你你们宽容,放弃了你们需要承担的巨额赔款,结果却换来了你们的嘲笑,大家对你们友好,然而你们之中有一部分人却总想着再度攻占我华夏,屠杀我人民,今天只不过给你们一个小小的告诫,以后敢不利我华夏,我定当下手不容情!”

    在夜色之中,崔浩的心中充满了冷意,默默地想道。

(本章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