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薛藏锋话音落下,实际上所有存留到最后的宗门弟子,都是将此次逐鹿之战的具体情况,告诉了他们的域主和长老们,陈治愈这个名字,自然是不断的被提及,而局势也是十分的明显。
    因此,当天绝域域主再度扫视众人的时候,骇然发现,大家的目光已经是有了明显的变化,那是一种隐忍之中透露着凶狠,让人不寒而栗。
    墙倒众人推,恐怕这样的厄运,今天就得在他身上上演了。
    有着同样感觉的,当然还有地绝域、山绝域、雷绝域四大宗门的人,他们四个同病相怜的人互相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苍凉,甚至是恐惧。
    生死攸关,存亡大事,没有人以平常心去看待。
    “诸位,那么明人不说暗话,眼下的局势已经非常明了了,咱们需要做的就是顺势而为,十三域去其四,这个比例算是相当的科学了,大家剩下的九域联手将这四域歼灭,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薛藏锋语气淡然的说道。
    “薛藏锋,你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想跳出来主持局面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想吃掉大家四域,怕是还没那个本事!”天绝域域主怒声喝道。
    “有没有那个本事,你待会儿就知道了,今日一战,我海绝域的目标便是你天绝域,我会有铁一般的事实告诉在场的诸位,即便是一对一的硬战,我海绝域也早就不弱于你天绝域分毫!”薛藏锋大手一指,气冲霄汉的说道。
    众人的神色都是一凛,在局面如此占优的情况下,薛藏锋还是要单挑天绝域,这无疑是一种野心的彰显,如果海绝域挑赢了天绝域,那下一个千年之期,海绝域上三天第一大宗的名号,就算是彻彻底底的坐实了。
    “嗯……如果海绝域真的能凭一己之力灭掉天绝域,那以后的上三天,就让你薛域主做老大,也未尝不可,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老夫倒是愿意与你联手,共同对付天绝域。”万兽域域主云中天站出来说道。
    “云中天!连你也敢忤逆老夫?”天绝域域主双目喷火的问道。
    “忤逆?你也配用这个词?上三天十三域,虽然实力有强弱之分,大家却向来都是平起平坐,没有以下犯上,又何来忤逆之说?看来,倒是你自己,一直觉得高人一等了。”云中天冷笑道。
    “好!大家海绝域和万兽域的关系特殊,也没什么好回避的,既然云域主想与我联手,那咱们就共同对敌,我倒也从未想过在上三天一家独大,只要灭了四域,咱们剩下九域的地盘都会相应的扩大,怎么都是赚,关键还在于培养底蕴,发展自身。”薛藏锋说道。
    “嗯,薛域主此话有理,资源、地盘,那肯定是要争一争,但只要大体说得过去,老夫也不会计较那么多的。”云中天点头。
    “诸位,我与云域主围攻天绝域,剩下的,你们就自行组队挑选对手吧,如果待会儿有拿不下来的,大家还可以守望相助,为下一个千年之期打好基础,毕竟,合作永远大于竞争。”薛藏锋说道。
    很快,其他三域也是被剩下的七域给“瓜分”掉了。
    与此同时,元兽界那边,也是在做着同样的事情,苍穹岛龙族自然是占据了绝对的主导优势,一切也都没什么大的意外。
    “等等,我有句话想问问地绝域的洪域主。”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陈治愈出声问道。
    虽然这逐鹿之战的第二轮是域主和长老之间的斗争,可在这个时候,可没有人会忽略陈治愈的意见,众人的目光都是聚焦在他的身上。
    “洪域主,数十年前,中三天北大陆曾经因为争夺青玄大帝留下须弥芥子,而引发了一场大动乱,后人称之为乌有之乱,我听说,最后是地绝域的人将须弥芥子给取走了?”陈治愈问道。
    “须弥芥子?”地绝域域主一愣:“你也知道这回事?”
    “地绝域的人是最后接触到须弥芥子,这件事在场的诸位应该都知道,想必洪域主也没必要隐瞒,到了这个份上,我只想知道,当年地绝域派到中三天参与须弥芥子争夺的人是谁?”陈治愈问道。
    “这件事,大家地绝域也早就对外做了公开的说明,须弥芥子并没有落入大家手中,你现在翻这笔旧账,不知是什么意思?莫非还怀疑那东西在老夫手上?说句实话,如果须弥芥子正真的在老夫手上的话,大家地绝域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了。”地绝域域主冷声说道。
    “我当然知道须弥芥子不在你的手里,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洪域主没必要说话,我只是想问,当年参与争夺的都是哪几位?我想他们如今在地绝域的地位应该都是不低吧?”陈治愈问道。
    “是我。”陈治愈话音落下,一道声音紧接着响起。
    “当年是我带了座下的两名弟子前往中三天争夺须弥芥子,我那两名徒儿本也是位列十大圣子,这次却是死在那逐鹿战场之中没有出来,怎么,你如此关心这件事,到底是想问明白什么?”一名身穿灰白色长袍的老者问道。
    这人名叫洪广文,在地绝域九位长老中排名第五,六品玄圣的修为,是成名已久的高手了。
    “须弥芥子最后是落在北大陆一名散修的手上吧?”陈治愈问道。
    “不错,老夫也算是这件事情唯一幸存的亲历者了,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得到消息,须弥芥子也的确是落到了北大陆一名散修的手里,此人名叫江紫衣,修为不过是二品神王境界,在老夫眼中简直如同蝼蚁一般。”洪广文说道。
    “你见过这名散修了?”陈治愈问道。
    “当然,凭老夫的手段,想要找到他,并不算多难的事情。”洪广文说道。
    “既然如此,从一名二品神王手中抢走须弥芥子,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你居然会失手?”陈治愈问道。
    洪广文老脸一红。
    “这名散修修为虽低,但他毕竟也是一名修神者,有一点看家的本领,尤其擅长空间之道,当时,他是徒手撕裂了空间,将须弥芥子丢了出去,就连我也没有办法阻止。”洪广文说道。
    “徒手撕裂空间?直接把须弥芥子丢进空间裂缝吗?”陈治愈问道。
    “非也,并不是直接把须弥芥子丢进空间裂缝,我记得那名二品神王身边还有一条小小的灵宠,不过是品级最低的流浪狗,这名散修将须弥芥子封存在流浪狗的体内,然后将流浪狗丢进了空间裂缝。
    空间裂缝玄奥无比,东西丢在那里面,怕是永远也回不来了,或许直接被空间罡风铰成碎片,或许会随机传送到另外一个空间,但想要将其找到,是根本不可能的,我自知此事已经无望,所以只能回来。”洪广文说道。
    “那名散修是你杀的吧?”陈治愈问道。
    “不错,明人不说暗话,老夫杀死那名散修,只不过是随手为之,不需要费什么力气。”洪广文点头说道。
    “太清域和神宗域的两位域主,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希翼二位域主能够应允。”陈治愈拱手说道。
    按照之前的分配,太清域和神宗域结成联盟,共同对付地绝域。
    “你说吧,刚才金阳已经告诉我,在逐鹿战场,你对我神宗域的弟子倒是颇为照顾,你若是有什么要求,我自当尽力满足。”神宗域的域主说道。
    “还请二位域主将这个洪广文让给我来对付。”陈治愈说道。
    什么?
    众人都是一愣。
    圣子对战长老?
    开什么玩笑,洪广文可是货真价实的六品玄圣,一身地绝域的绝学也是修炼的炉火纯青,而陈治愈经过了一年的逐鹿之战,也不过才提升到了三品玄圣而已,这已经是非常恐怖的进步了,但对上洪广文,差距还是太过悬殊。
    “陈治愈,我知道你有些手段,在所有年轻弟子当中,是无可争议的头名,但也不应该盲目自大,洪广文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神宗域域主说道。
    “这么说吧,被洪广文杀掉的那名散修对我有大恩大德,我来上三天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他报仇,如今总算被我找到了仇人,两位域主不会不给我这个机会吧?”陈治愈问道。
    “原来如此,居然还有着这层关系在,那我倒是很为难了,我看重你是个人才,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可你若是非要争这一时的义气,恐怕对你不利。”神宗域域主说道。
    “多谢域主为我考虑,不过,我既然敢向洪广文发起挑战,那还是有几分把握的,生死毋论,我自己负责。”陈治愈坚定的说道。
    “那好吧,这种事情我也不能强行拒绝,你若是真有把握,就自行解决吧,如果洪广文真死在你手里,海绝域的霸主地位也就真的坐稳了。”神宗域域主说道。
    “洪广文,话已经说的很清楚,接下来,你的对手是我了!”陈治愈从队列中跨出一步,对着洪广文宣战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