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沐虽然有些懊恼,但也是无可奈何。

这狗仔七不是寻常人,陈沐在被制之前便察觉到了他的恶意,但仍旧来不及躲避,可见此人的功夫也不弱。

这里是宝芝林,他又受了重伤,黄飞鸿又是医者仁心,捆绑此人不便疗伤,也就没有绑缚他的手脚,却没想到给他留了个生机。

梁宽也是投鼠忌器,不敢上来动手。

狗仔七是个极其果断的人,也并不废话,朝梁宽道:“带我去后门!”

梁宽看了看陈沐,陈沐也是无奈点头。

梁宽倒是想示警,只是狗仔七却料到了这一点,警告梁宽道:“你若敢出声,我就杀了这小鬼!”

陈沐冷哼一声道:“杀了我,你也活不成,别拿话来唬人。”

他本想借助言语扰乱心神,激怒狗仔七,逼迫他分心,露出破绽来,岂知狗仔七的前胸却贴着陈沐后背,整个人躲在陈沐的后头,根本就不露头,想来也是怕旁人暗箭伤他,或者用火枪来狙杀他。

宝芝林的绝大部分人都在前厅吃宴,后院很是清静,黄飞鸿待人极好,连老妈子都叫出去吃饭了,梁宽就算想示警,也没法子。

这狗仔七也是个狠人,到了后院,先到厨房里搜了一番,果是让他找到了一把菜刀,丢了筷子,用菜刀架着陈沐,便继续往前走,梁宽是半点法子也没有。

在厨房里之时,梁宽倒是想出手,可狗仔七实在太过警觉,也是无从下手。

这厢也是心急如焚,眼看着走到了后院,后门就在不远处,前头却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陈沐,你终究还是来了!”红莲显得很气恼。

“我知道你早就嫌弃我这个瞎子,你早就巴不得我走了对不对!”

狗仔七本想出声喝止,可听得瞎子二字,也没有出声,想来也是怕争持起来,会惹来前院的高手。

当红莲走近,他见得红莲那绝世倾城的容颜,也是鬼迷心窍,就更没必要出声了。

早在昨日,殷梨章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才没有痛下杀手,给了陈沐等人翻身反击的机会!

陈沐心头却紧张起来,因为他知道,红莲从不会说瞎子这两个字!

她必然是知道陈沐被挟持了,故意演戏,想要救陈沐!

正因为有救人之心,所以她才故意表明自己是瞎子,为的就是降低狗仔七的警惕与防备!

只是让陈沐感到惊讶的是,她的背后还背着一个行囊,看样子竟是要偷偷离开,否则她又为何会出现在后院?

如此一想,陈沐顿时有些懊悔起来。

适才红莲拦住他,原来是为了与他辞行,但他却将红莲当成了撒气包和出气筒。

“陈沐,我知道是你!你别装哑巴,我知道是你!”红莲有些激动,原本小心翼翼的她,此时快步往前走,啪嗒一声踢碎了道旁的花盆,又变得小心起来。

狗仔七见得此状,紧绷的心弦也放松了下来。

“我就是嫌弃你,整日跟着我有意思么,要走你赶紧走,别再自取其辱!”

虽然红莲有心要救他,但她目不视物,如今又是晚上,还下着小雨,雨声会干扰她的听力,使得听音辨位更加的困难,她想要救陈沐,是非常困难的。

狗仔七这人狠辣阴毒,若伤了红莲,陈沐可就更加的懊悔和自责了。

以红莲的聪慧,应该知道陈沐是在暗示她赶紧离开,可此时的她却变得胡搅蛮缠起来。

“你混蛋!你轻薄了我的清白,又把我赶走,我还能去哪!去哪啊!”

红莲激动起来,往前快走几步,已经到了陈沐的跟前来!

“你别以为我看不见你,我知道你在这里,你说话啊!”

狗仔七轻声冷笑,这种看戏的感觉实在太有趣,尤其对方还是个绝色的盲女,就更具观赏性了。

人的心理就是这样,总会对神秘的事物产生好奇之心,这也是时代进步的原动力。

若大街上走过一个美人儿,一定会吸引众人眸光,因为大家都想看看她究竟有多美,究竟哪里美。

而同样,如果大街上走过一个丑陋的人,也同样会吸引众人的目光,因为大家都想看看这人到底是有多丑。

所以说,吸引人类注意力的,无关美丑,而是一种探索的过程。

狗仔七对红莲起了兴趣,对陈沐与红莲之间的狗血故事,也同样好奇。

更重要的是,他不能出声,若暴露了自己,必然会引来更多的人,所以他选择了沉默看戏。

当他看到红莲朝陈沐冲过来,注意力其实根本不在红莲的身上,而在她的脚上!

后院里有不少盆栽,宝芝林的人趣味也好玩,盆里种的可不是名花异草,而是一盆盆的药草!

他想看看红莲踢到花盆的窘迫,这种情况能够极大地勾起他的紧张感,也同样能满足他窥探的欲望!

盲女虽然可怜,会让人嫌弃,但同样能够勾起男人们最大的恶意,尤其对方还是个美人儿。

若是正常姑娘,但凡正常男人,也只是偷看几眼,姑娘的眸光扫过,男人们自是要回避。

但盲女却不同,你可以肆无忌惮地用目光轻薄她的身姿,可以看她身上任何一个部位,而不需要担心被发现!

这种微妙又邪恶的心理,使得狗仔七浑身燥热,咕噜地咽了咽口水,哪里还有半点防备之心!

陈沐察觉到了狗仔七的恶意,更听到了他吞咽口水的声音,若红莲落入此人之手,只怕是连骨头都被吞了!

念及此处,陈沐也是紧张起来,朝红莲沉声骂道。

“你不要再胡搅蛮缠,快给我滚开!真是烦人的女人婆!”

红莲却不依不饶,又摸索着快步而来,将行囊投掷了过来!

“你混蛋!我本想着远走他乡,再不受你委屈,你这么无良,我倒是跟定你了!”

虽然循着声音投掷过来,红莲的力道也不小,但到底是吃了眼盲的亏,行囊还是丢偏了。

狗仔七见得此状,就更加放心,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将陈沐往前推了一把!

陈沐不肯向前,他便一拳打在了陈沐的腰眼上,陈沐闷哼一声,只能往前了三两步。

这一声闷哼虽然不大,但两人的距离已经很近,红莲听得一清二楚,当即便抓了过来!

“你给我过来!”

红莲一把便抓了过来,陈沐下意识往后退,口中大叫道:“你给我滚啊!快滚!”

见得红莲动手,狗仔七也是激动,想要趁机挟持红莲,又生怕梁宽趁机救人,难免有所分心。

可就是这片刻的分心,却是让红莲给抓住了机会!

她突然加速,抓向了陈沐的衣袖,狗仔七下意识往后退,红莲的手突然变向,闪电一般,竟是抓住了菜刀的刀刃!

狗仔七陡然醒悟过来,原来这红衣娘们儿一直在演戏!

“好胆!”

他大惊之下,本能一般抽刀,唰一声,陈沐仿佛听到了刀刃与骨骼摩擦的声音,充满了让人腿软的质感!

“嘭!”

陈沐陡然运起内功来,仿佛整个人都被瞬间撑爆一般,往后一靠,刚刚举起刀的狗仔七,已经被陈沐撞了出去!

梁宽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一个箭步向前,抓住狗仔七的肩头,后者往后反手一刀,梁宽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便往怀里扭,菜刀已经架在了狗仔七的脖颈上!

狗仔七知道自己走投无路了,竟是用力往前顶,主动用脖颈去磨擦刀刃!

梁宽又岂会让他得逞,膝盖撞在狗仔七的膝腘窝,狗仔七噗通便跪倒在地,让梁宽踩住了脑袋,再也动弹不得。

陈沐也不理会狗仔七,一把抓住了红莲的手,却是惊骇起来!

后厨今日才准备宴席,那菜刀磨得锋利无比,狗仔七又是狠辣凶残到了极点的人,被红莲演戏欺骗之后,恼羞成怒,下手也是凶狠到了极点!

这一把抓下去,就仿佛从菜篮子里抓起一把被折断的白葱一般,红莲右手的五根手指只剩下一点点皮肉连着,触目惊心!

红莲忍不住剧痛,竟是哭叫了起来!

虽然她武功不如陈沐,但这双手不久前才被戏法所用的焰火烧过一次,伤口都没曾痊愈,如今又被切了个齐刷刷,哪里还能忍耐得住!

“陈沐,我疼……我疼!”

她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满头满脸都是虚汗,整个人禁不住跳来跳去,陈沐一把抱住,她仍旧拼命地挣扎喊痛。

陈沐也是心头滴血,若不是为了救自己,她又何必吃这个苦头啊!

想起红莲孤零零一个人,背着行囊,就在后门等着,等着他陈沐不再生气,过来挽留自己,陈沐就更是心如刀绞。

他不知道红莲为何要离开,但他知道,自己确确实实伤了她的心。

红莲毕竟是看不太清楚,适才的举动也是万分冒险,为了演好这场戏,她心中狂跳都被压抑了下来。

如今因为疼痛彻底爆发,也便昏厥了过去。

陈沐赶忙扶住,也顾不得这许多,打横了抱起来,便往前院疾跑。

“师兄!师兄快来!”

陈沐一边跑着,小雨便这么打在他的脸上,他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

同样是那个雨夜,他抱着红姑冰冷的身体,陷入绝望与痛苦之中。

李青鱼跟着秦棠夫妇离开了,红姑死了,宋真姝伤心地离开了这个地方,远走香港,如今又是红莲。

“难道近得我身的女人,都要受这样的委屈么?”陈沐也是自责愧疚到了极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