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炼之地的最中心地带,在一片迷雾笼罩中,这里有一处若隐若现的碎石峡谷。

    峡谷四周一片荒芜,只有阵阵古怪的嘶吼从峡谷深处传来。

    “唰!”

    寂静的峡谷入口处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全身被宽大的黑色斗篷包裹,脸上带着一个尽是奇异花纹的面具,只能看出此人身材并不高,但分不出是男是女。

    斗篷人缓步来到谷口一个巨大的石碑前,十分警觉地查探了一下四周,然后从斗篷里取出了一个条纹普通某种花朵的铁质令牌,将其按放到了石碑下一个不起眼的坑洞里。

    接下来,斗篷人便站在石碑前一动不动,这一站便是差不多半个时辰。

    “哒哒……”

    峡谷深处传来一阵响动,仿佛木棍敲打地面的声音。

    斗篷人听到响动,缓缓向出声的方向转过了身。

    “你来了……”

    伴随一声叹息响起,一名身穿麻衣的佝偻老汉拄着拐杖从谷里走了出来。

    斗篷人点了点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木棘先生,别来无恙。”

    被称为木棘先生的佝偻老汉打量了斗篷人一眼,点了点头:“两年没见,想不到你已经踏入人火灯二层境了,妙花,你这个九十九战团的副团长,看来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取代柳舞变那小子的位置了……”

    “木棘先生说笑了,团长的位置妙花可不敢窥视,柳团长无论实力还是手段都远非妙花所能比的,我还是安心辅助他为好。”自称妙花的斗篷人缓缓说道。

    “哼,柳舞变那小子也没你说的那么强,虽然两年前我输给了他,但一个月前我和他交手,他可并没能赢我……”

    “那是因为他故意让着你。”

    一个低沉的声音突兀地从二人脚下土地中响起。

    “哗啦……”

    一只手臂从土地内破土而出,紧接着一个人影从地下钻了出来,等其站直身子,竟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虬髯大汉。

    “土龙,你胡说什么!”木棘先生冷眼瞪着从地里钻出来的虬髯大汉:“我木棘与柳舞变同为人火灯二层,我还用得着他让着我?”

    土龙似笑非笑地看了木棘一眼:“柳舞变有求于大家,出手自然有所保留,是你看不出来,还是看出来了却不想承认?”

    “一派胡言!”木棘有些恼羞成怒:“你让柳舞变过来,我再和他打一次!”

    土龙无语地摇了摇头,正色看向妙花:“大家‘五灵守卫’奉命镇守此地十多年,从没有人踏足这片禁忌地域,你们柳团长在一个月前突然登门拜访,并向大家透露你们九十九团的那个计划时,大家真的被吓了一跳。”

    “八百桶魔油,换取你们在这里进行招新试炼考核,以及我和木棘二人的出手,柳舞变的出手可真大方……”

    “没办法,因为这一次覆叛司的对手非同一般,大家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妙花的语气有些无奈。

    “哦?什么样的对手值得你们如此大费周章?”木棘用木拐杖敲了敲地,目光炯炯地看着妙花:

    “我很好奇,大家现在三个人火灯二层,再加上一个接近人火灯三层的柳舞变,四个人火灯,在乐园外的这片海域,到底还有谁值得动用这种程度的出手?”

    妙花轻吁一声,缓缓道:“目前知道的有十指盟的一个‘影’级首领,还有一年前从‘乐园’去而复返的‘三傀首’钓宝魔人团那帮人。”

    “十指盟的那帮家伙阴魂不散啊,‘影级’首领的破坏力确实不可小视。”木棘点了点头,“不过,三傀首那帮人是怎么回事?”

    “他们手里有一条全新‘征服之路’的宝图。”妙花轻声说了一句。

    这句话让木棘和土龙全都瞪大了眼睛,木棘嘿嘿一笑:“原来是征服之路的新宝图,难怪柳舞变会舍得花费这么大的代价……”

    “这份宝图的线索大家已经全部掌握,覆叛司对此势在必得,所以请两位出手,就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妙花向二人拱了拱手道。

    土龙点了点头:“行吧,此事对于大家整个漠然王旗下的覆叛司战团都事关重大,接下来,大家二人听你安排。”

    妙花点了点头,转过身正要和二人离去,从身后的峡谷深处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吼叫。

    “啊呜呜……”

    妙花脚下停了停,沉声问道:“五十多年了,那个……还没有成功吗?”

    “妙花……”

    土龙看向妙花的目光突然有些冰冷:“你要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份,并没有权限和资格接触关于‘那件事’的任何情报。”

    “不错,和‘那件事’比起来,征服之路宝图的事情可就不值一提了。”木棘点了点头。

    “大家‘五灵守卫’抽调两人出来配合你们,原本已经是不合规矩了,要不是水轮和金甲那两个家伙相继突破人火灯三层,火炎更是距离人火灯六层只有一步之遥,镇守此地的战力已经足够,大家还不一定会答应你们柳团长的请求。”

    “抱歉,妙花刚才无意妄语了……”妙花有些歉意说道。

    “此事不必再提,否则出了任何差错,大家所有人都会人头不保。”木棘和土龙齐齐看了妙花一眼。

    “走吧,行动了。”

    三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峡谷外。

    ※※※

    马逸不急不慢地走在一条乱石林立的坡道上。

    在一路陆陆续续击杀了十多波异形魔物之后,他手中的晶石容器里已经吸取满了三分之一的能量。

    然而,虽然他一路遇到了不少魔物,但同来参加考核的钓宝魔人却是一个都没遇见。

    适才走到这附近,马逸隐约听到这边似乎有些动静,所以立即查探了过来。

    “轰……”

    一声巨响从一片乱石后传来,飞扬的尘土渐渐落定,显露出一只蛇头魔物和一名女子的身影。

    女子手提一柄大剑,面容疲倦,身形狼狈不堪,正是叶影儿。

    叶影儿与那蛇头魔物战成一团,凭借着凌厉的剑招和悍勇的打法,那蛇头魔物却也并没有从她手上讨到多少便宜,反而还不断被击退。

    马逸跳上一处矮石壁,正好一眼看到清叶影儿的样子,分辨出眼前之人并不是妖魔所幻化,他不仅微微一愣:“咦,是你?”

    察觉到马逸的声音,叶影儿一剑击退蛇头魔物,转头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又来了一个吗?”

    “喂,你也进来参加试炼考核了吗?”马逸从矮石壁上跳了下来,走到叶影儿身前正想和她打个招呼,却不料叶影儿咬牙盯着自己。

    “又幻化成他的样子,太让人恼火了!”

    叶影儿手中大剑一挥,径直朝马逸劈了过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