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我很高兴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能这么说,”孙灵玉浅笑着说道,“可是,老徐你明白的,从我妈提出那个过分的要求开始,大家就再也不可能了。”

    徐盛瑞忽然觉得压抑了一晚上的内心,松动起来。

    喜欢一个人是那样的简单,纯粹到彼此之间的一个眼神,一个念头便能引发内心中的悸动。可是昨日再见,他的内心当中已经平静无波,他回想了一下,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想起过她来了。

    可是他又觉得,这时候,灵玉应该是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与她结婚,给她一个家。

    她先说了’不可能’,反倒是让他轻松了。

    “那.......就算大家不在一起,那你还是去大家工厂吧,离得近了彼此都有照应。”

    孙灵玉摇头,“不了,春景姐给我安排的很好,姜总我也是认识的,再说了这里谁都不认识我,我也自在。”

    此时有风吹过,她的脸上绽开了徐徐的笑意,她低声说道,“徐盛瑞,我不遗憾了!”

    徐盛瑞心中微顿,朝着她点点头,“有事给我打电话,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

    “好的。”孙灵玉笑道,“你快去忙吧,我也去适应新的工作了。”

    徐盛瑞点点头,“你……好好的。”

    孙灵玉也点点头。

    徐盛瑞转身离开了,他没有回头,没有看到孙灵玉眼睛中的伤痛,怎么可能不遗憾?

    如果那时候父母没有多加阻拦那该多好,可是,时光啊,回不去了!

    徐盛瑞走了,唐春景从姜嘉丽的办公室走了出来,走到孙灵玉身边,轻声问道,“为什么不跟他一起?”

    孙灵玉摇头,“顾书\记曾说过,我和老徐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从前我不理解,直到我爸出事,我才明白,他说的我和老徐注定不能在一起,是他早就知道我爸会出事!而且,我和老徐对彼此也没了感情,能维系大家的不过是哪一点朋友的情谊!”

    唐春景讶然,她从未想过这个层面,也从未想过孙灵玉想的这么透彻,或许她真的不需要担心她了。

    “那你在这里好好干,我有事要去找姜总,之后我就不过来了,你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孙灵玉朝她点点头,“您就放心吧。”

    孙灵玉去了车间,唐春景去了办公室和姜嘉丽说了一会话,看看时间快到了,便去矿物集团的大楼上找姜总。

    许久不见姜元坤,这次见了她,唐春景相当惊讶,他的鬓角斑白,比年前见他的时候苍老了许多!

    姜元坤看着她讶异的目光,缓缓的说道,“怎么这么惊讶?”

    “半年没有见,感觉您苍老了很多。”

    姜元坤笑了起来,“你倒是敢说实话。唉......”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能不老吗?建新厂容易吗?”

    唐春景听嘉丽说了,矿务集团新建电缆厂项目因为工会主席杨恒泽的父亲的阻拦,进程很缓慢。

    电缆厂的投资大、技术含量高,这个绝非一个小小的电缆厂可以比的,唐春景对这个行业知道的不多,所以她不敢乱说话。

    她避开了这个话题,说道,“姜总,我这次来是特意来感谢您的,大家和福禄康的竞争彻底结束了,就在昨天大家已经买下了他们的工厂。”

    尽管姜元坤掌控矿物集团多年,见惯了风浪,但当他听唐春景说买下了福禄康,还是很吃惊。

    他记得去年比这稍晚的时候,她来求的他,这才将将一年的时间,买下了一个企业?

    对面的这个女孩子面容沉静,无比的真诚,没有一点的骄傲和自豪,对了,从自己见她的第一次开始,她就是这个样子,从未变过。

    “很不错,”蒋元坤十分赞赏的说道,“你这一段故事,可以当做传奇了!”

    唐春景笑笑,“没有传奇,也不是非得要买下来,只是机缘巧合,福禄康经营不善,银行贷款没还上被查封了,所以大家才有这个机会的。”

    “不错,听说还买了块地?”

    “嘉丽告诉您的?”唐春景笑了,“还没买,有意向要买,能不能成还是一回事。”

    这姑娘在自己面前表现的那么谦虚,但是在嘉丽面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姜元坤忽的叹了口气。

    唐春景吓了一跳,姜元坤为什么叹气?

    “姜总.......”她嗫嚅的喊了一声。

    “没什么!”姜元坤淡淡的说道。

    他觉得自己早出生了三十年,如果现在他和唐春景一个年龄就好了,那他一定不要栓在矿物集团一辈子,处心积虑的勾心斗角,他一定要跟这些年轻人一样,做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

    可惜啊,他年纪大了,舍不得离开了,因为这里有他太多的心血,太多的坚持,就跟孩子一样,好不容易养大了,还能离得开吗?

    “嘉丽要和你一起入股的项目,资金够了吗?”姜元坤问道。

    唐春景笑道,“这没有上下限,资金多了可以一次性到位,资金不够,那就分期进行。”

    姜元坤听着若有所思,“唔,这倒是个办法。电缆厂已经在建了,不是很顺利,工会主席要当总经理,正在使劲的活动着,这个位置要是给他了,那我离离开矿物集团就不远了。”

    唐春景有些讶异姜元坤会和她说电缆厂的事情,但是他说了,自己不能不接这个话茬。

    她觉得矿物集团是国企,只要能带领集团为国家做贡献,不管是谁做总经理都可以。可是姜元坤都说了,若是给工会主席做了总经理,那他自己就得下台。

    所以思量再三,她才说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然姜总把注意力转移了?”

    姜元坤缓缓的笑了,这姑娘实在不简单,和他的想法一模一样!他离退休的年龄不远了,电缆厂项目必须要在他退休之前建起来,这是他的成绩!

    国企啊…….要是跟私企一样就好喽!

    唐春景并没有在姜元坤的办公室里待多久,她最主要的是要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时间差不多了,她便离开了,她还要和嘉丽一起吃午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