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苏言先是一愣,很快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连忙向着三人行礼,心中对着噬心蛊就是一顿夸赞。

    两人都是来自早已沦陷的九黎真界,没想到噬心蛊这种地方特产会帮苏言这么大的忙,想想,应该是大白变异了,因为它待在自己的经脉中,一直在萃取系统所赠与的魂力,不知不觉,可能发生了不一样的变化。

    “多谢前辈!”苏言再次向着三人一行礼。

    钱陌和孔腾也是出口恭喜,一个响指,慕容云走了进来。

    “你将苏言带下去在一旁等候,大家给他办理高阶妖灵师的令牌以及注册信息,”霍德道。

    慕容云眼睛一亮,连忙点头,便带着苏言出去了。

    “苏兄,恭喜恭喜,没想到你还真得,哎,为兄实在是汗颜啊,”慕容云一脸的纠结,到现在都有点怀疑苏言的真实年龄了。

    要么,就证明了一句话,这个世上,是真的有天才,不,妖孽存在,而他身旁,就存在了这么一个。

    “大师客气了,我也是侥幸。”苏言不好意思起来。

    “别,别叫我大师了,如今你也是高阶妖灵师,大家是平等的,在妖灵师这一领域,品阶是衡量大家的唯一标准,无关年龄和修为,从今天开始,我就叫你一声苏老弟,你叫我慕容哥或者兄也行。”慕容云哈哈大笑,显得很高兴。

    苏言原本想要推脱的,人家一个白发老头,你叫人家大哥,有点别扭的,但是人家既然已经这么说了,苏言不顺杆子往上爬,就有点傻了,和一个高阶妖灵师当兄弟,很划来的。

    “那个,那小弟就冒昧的叫慕容老哥了。”

    “哈哈,本该就是这样,苏老弟,这边请,做令牌很快的。”慕容云哈哈笑着,搂着苏言就到了一个很豪华的休整室。

    而在另一边,三人各自看着手中的精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实在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屁孩,就这么到了高阶妖灵师,而且没有任何虚头巴脑,货真价实的手法,此刻除了天赋超然外,再无任何说明。

    “先坐吧!”霍德带着两人到了一个休息室坐下,门外响起了声音,紧接着,一个带着面具的人走了进来,向着三人拱手行礼,而后将一个密封的卷轴交给了霍德。

    这是苏言在这一夜提炼狂暴魔熊精血时,他发动暗卫,以最快速度获取了苏言的所有资料。

    霍德看完后,孔腾和钱陌也是阅了一遍。

    “凌家、凌钰的徒弟,火神门……”上面所记载的几乎是苏言从成为奴隶一直到了现在,其中所有大大小小的事,记录的无比详细,不得不承认,公会的暗卫有多么的恐怖。

    “这小子难道真的是一个妖孽,凌钰不可能,按照记载,只是第三步伪仙中,星辰境、银月境以及日轮境三境中的星辰境巅峰而已,而且此人从未接触过妖灵师这一行,也无天赋,那这小子……”霍德皱着眉道。

    孔腾突然笑了:“看来这小家伙的身后,应该还有一个身份超然的师父,而这个师父,凌钰是不知道的的,密报上不是写着吗,在他成为凌家的奴隶前,没有任何踪迹可查,而且是半路受了很重的伤,被人捡回来充数的,他是怎么受的伤,被谁重伤,都是未知。

    “管那么多干什么,这个时候能进入咱们公会已经非常不错了,怎么,还担心成为叛徒啊,宗门千千万,无论正道还是魔门,甚至于仙,对咱们妖灵师都是非常恭敬的,因为在咱们的世界中,只有提炼古神精血是唯一,其它都与咱们无关。

    这小子具体是什么身份无关紧要的,只要不是古神就行,这般的年轻就能提炼出极致的高阶古神精血,恐怕连公会总舵那边所培养的人都没这么妖孽吧,咱们这算是天上掉馅饼了。”钱陌翘着二郎腿道。

    霍德点点头,觉得说的有理,但还是将此次与苏言参与的所有人都叫了过来,一一询问。

    “你说,他是在听闻成为高阶妖灵师后,有神源可以拿,而且外出住宿饭店等免费后才跑来考核的?”霍德在听闻这个小侍女小灵的话后,眼睛顿时瞪的老大。

    侍女小灵已经紧张的不行了,平常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所见到的顶级妖灵师,此刻有三位就坐在自己等人的前面,她得有多幸运啊。

    “是,是的大人,他是来交接悬赏榜上的任务的,见到有人找封尘大师鉴定精血后,我又说了一些妖灵师的好处,他才跑来考核的,”小灵紧张道。

    也是赶来的慕容云犹豫了一下道:“大师,刚才苏兄弟还一再问我,那些好处是不是真的,属下感觉,感觉,他就是想用这个身份占便宜的,虽然有点不恰当,但是,还真没什么话能形容他,刚才问我话那种紧张而又希望的眼神了。”

    霍德三人听闻,不由一阵无语,大家,是不是猜错什么了。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钱陌一翻手,一个精致的冰蓝色玉髓便是出现,散发着惊人的能量:“慕容云,将它给苏言,让他好好休整,就说,就说公会上面不允许,按照规则,他还有一份精血需要提炼,刚才省略的不算,一个时辰后,再次考核。”

    钱陌说完,便将玉髓给了慕容云,慕容云不敢多问什么,连忙后退,而霍德和孔腾也是疑惑的看向钱陌,挥挥手,几人全都退下。

    “老钱,你要干什么?”孔腾问道。

    钱陌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我总感觉这小子的潜力不止于此,又或者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潜力,目标只是单纯的想要获取一些神源,或者说,他很爱钱,又很抠门,不如……”

    钱陌翻手间,一个金色的盒子便是出现在桌子上,打开盒盖,盒内散发着寒气,而在中间位置,有一个精致的青色瓶子,一股威压瞬间从瓶子中散发而出。

    “孽龙的血液,难道你要……”霍德惊讶的看向钱陌。

    “太疯狂了,此次那头孽龙受了很重的伤,大家每人也只是分了这么一瓶的血,下一次等他恢复过来,再取血估计都在五六年后了,你,是不是太冒险了?”孔腾劝解道。

    钱陌遥遥头:“一点也不浪费,值得一试,你们也知道我性格,实在是,我对他开始有些好奇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