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然,我真替你感到悲哀,都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嚣张。不过你小子运气还真好,居然几百粒*没有将你送进局子。”安轩说着又大笑了起来。

之前汽车后备箱的*原来是安轩派人给放进去的,我还一直怀疑是陈龙搞的鬼,最终却让陈媛背了黑锅。

“安轩,你为什么要怎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我骂道。

“周然,你搞清楚。那件事情,可不是我做的。至于好处嘛,那是大大的有。只要是你背了黑锅,一定少不了吃官司。旧城拆迁的项目就没有人跟我强了。怪只怪你这个人出尔反尔,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反悔。我看这还是轻的,要是我,直接将毒品送进你的家里。不过我可不沾那东西,你可别误会我了。”安轩的一席话,将他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我自然知道安轩所指那人是谁,此人必定是孙少无疑了。孙氏集团也想在项目里分一杯羹,而周氏集团成为了他的拦路虎。

当然,我不让孙少从蓉城码头运货,也是最直接的*

“安轩,这些事情既然跟你没有关系,我可以将周海涛带走了吧!你私自叩击他人,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怒视着安轩,冷冷说道。

“带人走?周然,你说得太轻巧了吧!周然强奸我的小秘书,你又怎么说明?我是看着你的面子,才没有将他送进警察署,不然你的脸会被周海涛丢尽了。”安轩突然大吼了起来。

我回头看着周海涛,周海涛气得浑身发抖。

“周然,他是在污蔑我,我根本什么也没有做……”

周海涛,你不承认也行,就让我的小秘书出来说吧!紧接着,从安轩的后面走出来了一个曼妙的女孩子,我一见,几乎愣住了。

真不是巴黎之心的足疗女刘琪吗?当初为了给我树立威信,三叔直接让兄弟将闹事的地皮贺龙扔在了大街上。

不过,我突然发现,刘琪跟安然很有几分相似。尤其是身材和脸蛋,如果不是两个人站在一起,很容易被混淆。

“刘琪,你倒底想干什么?你不是回老家了吗?”我生气的问道。原来当时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刘琪和她的一个姐妹一起辞职回了老家。此刻在安轩的身边出现,还真的令人很意外。

“周然,你的记性还真好,任何美女你见了,都会过目不忘了。现在刘琪是我的私人秘书,主要负责我的健身,她的手法是我见过最出色的技师。不过,今天早上,差点被周海涛给强奸了,你说这笔账,我该不该跟他算算呢?”安轩摇头晃脑,俨然证据确凿一般。我岂不知这是安轩在栽赃陷害,但是此刻这样的情形,我也不敢贸然行事。

“安轩,不管怎么样?我总该可以问问周海涛是怎么回事吧!他毕竟是我的兄弟,我不能不管不问。”看着安轩,我冷冷的说道。

“你问吧!兄弟们,给我盯紧了,我去歇一会……”安轩带着刘琪走了,剩下十几个安轩的手下,虎视眈眈的守着我和周海涛。

我将周海涛扶了起来,在一处台阶上坐了下来。周海涛叹了一口气,跟我说起了今早的事情。

昨夜我跟周海涛说了安然的事情之后,周海涛几乎一夜未睡。一大早便起了床往安然下榻的酒店而去。只是我不知道安然为了不受到安轩的惊扰,于是悄悄的换了一家酒店。

安轩并不知道,盯着安然的人依然在那家酒店。一个眼线看见了周海涛,马上向安轩打了报告。

安轩只是偶尔听说安然在几年前,被一个男人救过。但这个男人是谁,他决然不知。所以,他找了一个能言善辩的服务员去套听周海涛的意图。

周海涛为人坦荡,居然跟服务员将所有的事情都讲了。安轩知道了这一切后,顿时心生一计。

服务员告诉周海涛,说她认识安然。说安然换了酒店,亲自将周海涛送到了安然那里。周海涛几年未见安然了,安然有没有变化,他心里并不是很清楚。只是刘琪在他的面前出现时,他真的把刘琪当做了安然。

周海涛问什么,刘琪答什么。后来刘琪为周海涛斟酒,周海涛喝了就之后,开始发狂了起来。在酒中,刘琪下了大量的*。

周海涛抱着刘琪求欢,刘琪大声的喊救命。之后,安轩带着人赶到。紧接着几个男人对周海涛一阵猛揍。

“周海涛,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她是谁?她是刘琪,我的私人秘书。今天寄意图强奸她人,你打算怎么了结?”安轩站在周海涛的面前。

周海涛知道自己被谋害了,面前的女子果然不是安然。他甚至心里有些欣慰,至少刚才自己的丑恶行为,没有被安轩看到。

“安轩,你想怎么样?”周海涛大声责问安轩。

‘“周海涛,我现在是想问周然想怎么样?我有两个条件,他必须答应。一是退出竞标,而是交出张春的医书。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很难看的。”安轩冷冷笑道。

“安轩,我在周氏集团只是一个小人物,算得了什么?你别想起这样的心思了,周然不会答应你的。”周海涛此刻反而显得很镇定,只是,一个人在背后狠狠的抽了他一钢管,醒来的时候,便已经关在一间小屋了。

周海涛对自己的莽撞很悔恨,不但没有见到梦中情人,反而要连累周氏集团。

“周然,这就是整件事情的经过了。这一切都是安轩设下的局,他只是想利用我要挟你退出竞标和要回张医生的那本医书。你不要管我了,走吧!”周海涛伤感的说道。

“海涛哥,我即使是不要周氏集团,也不会扔下你不管的。”我抬起头,对一个男人喊道。

“去把安轩喊出来,我有话跟他说……”

安轩甩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我的面前。

“周然,你想通了?”安轩的样子十分温和。

“我相通了什么?安轩,我本来可以随时控告你陷害他人。只是我本着江湖事江湖人解决的规矩,就不报警了。你最好想清楚一点,否则,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