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寂静的小岛上,在这个寂静的农家小院里面,杨念中和约翰的争持声依旧是那么大,整个房间谁听不着。再加上圣地亚哥和自己的老伴年龄大了,睡眠本来就很轻,里面屋子两个壮年男人吵来吵去没个完,老两口睡觉睡不着只能嘀嘀咕咕的商量。

    这两位美国人看起来关系挺好,为什么会吵架呢?因为老年人嘛,早起早睡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会很早,而女翻译瓦妮莎。虽然是哈瓦那外国语大学的学生,但是回到家乡难得放松,所以起来的也很早,天不亮的时候,圣地亚哥老爷子就找到了美女翻译瓦妮莎。

    圣地亚哥老爷子看着美女翻译哭笑不得的问道。“瓦妮莎,昨天晚上那两个美国佬一直吵到了半夜,你知不知道他们两个为什么这样争持,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没错美女翻译的名字就叫做瓦妮莎这个名字非常的好听,充满了梦幻,瓦妮莎一边帮着圣地亚哥夫人制作早餐,一边对坐在一边儿上喝咖啡的圣地亚哥笑呵呵的说道。

    “还能因为什么?因为圣地亚哥爷爷你给他们提供的雪茄,数量太少了他们两个不够分,正在为各自占有雪茄的比例进行争持。”

    “那个亚洲面孔的大卫占主导地位,那个黑人的占有从属地位,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还是没办法协调,这1万支雪茄该怎么分,怎么分都不够,所以吵个没完没了。”

    这时候圣地亚哥的夫人在边上,惊讶的张着自己的嘴瞪着眼珠子和圣地亚哥,瓦妮莎说道。“一年1万支雪茄还不够抽,难道他们的嘴巴是焚化炉啊,雪茄烟再好抽那也是对身体有害的东西,两个人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烟瘾呢。”

    瓦妮莎看着圣地亚哥夫人这么惊讶无奈的摇头,苦笑着说道。“我虽然对这两个人不太了解,但是从他们谈话当中,我知道两个人是做生意的那个大卫每一天要抽十几支雪茄。这一年下来消耗有多大,想想就可以知道了,而且还要时不时的给朋友送上一点,数量少的话能够维持他正常雪茄消耗量吗。”

    这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圣地亚哥一边喝咖啡,一边皱着眉头,说实在话虽然他和杨眼中签署了合同,但是老爷子并没有,把实话交给杨念中。老爷子种了几十年的绿色心情学家,他的窖藏难道就有5000只雪茄烟吗?不止这么点儿吧,哪怕翻上十倍他也能拿得出来。

    大家都知道,雪茄是一种非常耐窖藏的烟草,窖藏的时间越长雪茄的品质就越高,他的售卖价格也就越高,也就越珍贵,就像美酒和艺术品一样,随着时间的增长,价格会达到更高。

    老爷子只不过是把自己近十年来积攒下来的雪茄,5000多只拿了出来让杨念中准备带回到美国去。没想到自己留了一手给自己的两个合作伙伴,弄来了这么大的难题,两个人吵到半夜都没有办法调和矛盾,这让他非常善良的圣地亚哥老头感觉到心里面特别不舒服。

    所以圣地亚哥打算弥补自己的过错,连早饭都没吃和自己的老婆和瓦妮莎打了声招呼,披着衣服就走了,当杨念中和约翰起来吃完早餐的时候圣地亚哥也没有回来,这让杨念中和约翰特别的焦急,没办法只能待在圣地亚哥家等待着他。

    吃午饭的时候还没回来,吃晚饭的时候还没回来,第二天上午8点多钟的时候,刚刚吃完早饭圣地亚哥回来了。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圣地亚哥眼睛都是红的,看来老爷子出去这么长时间,好像没有休息过,显得特别的劳累,但是嘴角上翘看起来非常的高兴。

    兴致勃勃的拉着杨念中和约翰一直来到小岛的简易码头就看到了,很多独木舟很多当地人划着独木舟,独木舟上面放着大大小小的箱子。

    杨念中和约翰隔着老远就可以闻到野生薄荷的味道,再加上这些箱子的长度和宽度,都和圣地亚哥给他们看的那些雪茄专用的木箱差不多。

    两个人心里面有答案,但是杨念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让边上的美女记者瓦妮莎做翻译,询问了一下圣地亚哥。

    “圣地亚哥你别告诉我这些独木舟上面装的都是绿色心情学家烟的储存箱,这得有多少啊,你出去一天一宿就弄回来了,这么多雪茄烟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圣地亚哥看着目瞪口呆的杨念中呵呵一笑的说道。“杨先生,你和这位约翰先生,在昨天晚上争论的时候,大家都听到了,也知道您和约翰先生争论的话题,因为1万支雪茄不够分。”

    “所以呢,我就发动了我的一些老关系,凡是能找到的绿色雪茄我都花高价给你买回来了,再加上我还可以拿出2万支绿色心情雪茄烟,加在一起一共是5万只足够你几年消耗的了。”

    “所以您和约翰先生就别为这些雪茄烟而争持了,好朋友就应该互相体谅嘛,何必为这一些小事而伤感情呢?”

    杨念中和约翰一听到这话,眼睛都瞪出来了,看似兄弟两个一直吵到了半夜,别人看起来挺凶,其实兄弟两个只不过是在闹着玩儿,没事闲的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女人,闲着没事就吵呗。

    为了自己的利益,半真半假的吵架,一直吵到了半夜,没想到被圣地亚哥这老头子给听去了,居然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不声不响的给兄弟两个弄回来了这么多经过长时间窖藏的顶级绿色心情雪茄烟,高兴啊没想到这次吵架居然吵出来了这样的结果。

    有了这5万只,长时间窖藏的绿色心情学家,能让兄弟两个舒舒服服的过几年了,几年之后积攒下来的那些绿色心情雪茄烟的产量,还可以继续维持兄弟两个对雪茄的嗜好。这样一来循循渐进就可以让雪茄烟的供应处在一个充足的状态当中,兄弟两个也不用为此而吵架了。

    当然了,这些雪茄烟可不是白给你的,你得花真金白银去买,万幸的是杨念中和约翰兑换的古巴比索还可以支撑一段时间按照和圣地亚哥交易的水平,花现金把这些雪茄烟买一下。

    然后再花现金雇佣美女翻译瓦妮莎生活的拉莫村的村民,把这些雪茄烟放在火车上,运到了哈瓦那然后在哈瓦那装船运到巴哈马首都拿骚。

    走的时候,圣地亚哥还拉着杨念中的手,千叮咛万嘱咐告诉杨念中这些绿色心情雪茄烟,该如何的储存。温度是多少?湿度是多少?如果这些绿色心情雪茄烟储存不善的话,会变成别的颜色。

    一旦颜色不是绿色的,变成黄色或者是红色这些雪茄烟就已经变质了是有毒的,这种变质的雪茄烟千万千万不能抽,那是会要人命的杨念中这个人不错,所以圣地亚哥老头提醒杨念中别因为抽了一口变质的雪茄烟而丧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