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正点了点头,下令将关押在羊渠县的关兴张苞押往永安。

    其实法正也并不是非常惧怕华国陆军,虽然华军拥有非常强大的武器,但蜀汉依然有胜利之机。

    然而,面对华国空军,哪怕法正也毫无办法。

    此前能埋伏一阵,也是利用华军太过骄傲所致。

    这样的胜利,只会偶尔有,不可能常胜。

    华国空军,太强大了。

    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神之杰作。

    随着关兴张苞被带到前线,关羽张飞自然得到了消息。

    这一次,二人再也经不起失去儿子的痛苦了。

    所以,这是直接传令特种兵拯救二子。

    不管怎么说,能救一个是一个。

    当然,最好能够将可恶的法正一起抓来。

    为了完成这个计划,关羽大军不敢动,只能靠华国的特种兵。

    他们身体素质最好,接受过各种各样的特殊训练,也最为熟悉热武器的使用,方能完成这样的特殊任务。

    但即使如此,这个任务也并不轻松。

    关兴张苞看管极严,如果不能第一时间保住人质的安全,就极可能给人质带来生命威胁。

    所以,救人进度极慢。

    而关羽综合分析之后,也决定派一路兵马给予蜀郡压力。

    所以,这是直接联系汉中张卫,让张卫带汉中兵直向成都。

    张卫早就巴不得打仗,这是直接调了三万大军。

    而且张卫兵分三路,一万精兵直向成都,一万西向收武都阴平二郡,一万南下收巴西郡。

    如今蜀汉大军都集中在巴东永安与蜀郡成都,这些地界自然很容易收服。

    一座城池顶多几百守军,以重火力压制,再用抛钩登墙,简直轻松得很。

    况且刘备都被抓了,只要断开通讯,再假意宣传一下,就说蜀汉已经灭国,这些人望风而降很容易。

    剑阁那一场大败,使得蜀汉再无自保之力。

    而汉中军休养了数年,早就兵强马壮了。

    终于,一个月后,特种兵找到了进攻机会。

    张飞亲自潜入了永安城,准备实施救援计划。

    而为了不打草惊蛇,众人是没办法使用飞艇或直升飞机从空中降落。

    怎么来,而是利用潜水设备,一直从水中游过来的。

    这样的潜入方式,别说蜀军,哪怕华军也不一定能够侦查得到。

    为了完成这个任务,这些高端潜水设备还是专门从海军那里借来的。

    为了拯救他们的儿子,吕布这里的支撑力度,也让关羽张飞深受感动。

    他们再一次认识到了吕布与刘备的区别,亲眷第一,才是人之常情。

    “张将军,令公子就在大营,随时可以救援。”

    张飞深呼吸了一口气:“好,传信给狼头,让他从空中支援!”

    冲进大营救人,张飞觉得不难,难的是,如何逃出大军的包围。

    就算他们有枪在手,但也不可能无限子弹啊!

    传信过后,众人自然是检查军备。

    正因是潜水而来,所以能带的军备肯定不多。

    这同样是一场,极端危险的任务。

    总共七人,人手一把手枪,备用两个弹匣。

    之所以要用手枪,乃是因为这是最新式的消音手枪。

    只有这样的武器,才更适合救援。

    很快,无线耳机里收到了直升飞机的通讯,也就表示,直升飞机不远了。

    而有了实时的语音通讯,要配合救援行动,就简单不过了。

    黑夜给了张飞等人最好的掩护,众人戴着华国最新的红外线夜视眼镜,就算漆黑如墨,也能够看清道路。

    不是说华国特种兵真的就是神,真正让他们成就神化的,就是吕布创造的各种新式武器装备。

    众人都是特种兵中枪法最牛逼的神枪手,完全是一枪解决一个。

    特种兵可以有无限的子弹练习枪法,这才造就了他们的牛逼能力。

    不仅一枪一个,而且能让敌人完全一声都发不出来。

    消音手枪声音也极小,蜀军完全没有任何发现。

    很快,张飞等人就解决了沿路斥候,摸到了关押关兴张苞的大营。

    然而,让张飞恼火的是,结果竟然又是法正的疑兵计。

    也就是说,之前打探到的消息,都是法正故意放出来的。

    张飞瞬即暴怒:“抓法正!”

    既然支援就在后面,张飞也不顾忌隐藏了,直接就抓卫兵询问法正的下落。

    很快,众人就问到了法正下落,直接就摸到了法正大营。

    自从府郡被炸之后,法正就住在了军营之中。

    因为这里,才最安全。

    可法正万万没想到,张飞竟然潜入了军营。

    面对手枪顶头,法正也不由得沁出了冷汗。

    是他杀了张飞的儿子张绍,张飞岂能留他性命。

    “说,我儿张苞在何处?”张飞暴喝。

    法正深呼吸了一口气,终于镇定了下来:“张翼德,枉你和太上皇乃结义兄弟,想不到你却反叛太皇……”

    “住口!”张飞直接就用枪托砸上了法正的头:“我儿在何处?”

    法正咬牙吃痛:“张飞,若本将军身死,你儿也必死无疑!”

    “妈的,找死!”张飞又是一枪砸下。

    法正终于被打怕了,哆嗦道:“在后营!”

    在张飞这种暴脾气面前,法正根本就没有谈判的机会。

    很快,有法正做人质,张飞终于救得了张苞与关兴。

    而直升飞机也随后赶到,直接将人半空救走。

    有重火力压制,加上法正为人质,蜀军根本不敢大动,只能眼睁睁看着法正被带走。

    而一上飞机,张飞就对法正一顿暴打:“说,俺小儿何在?”

    法正毕竟是文将,哪里经得住这般暴打,不得不招:“在成都,两位将军的幼子太小,不便远行,所以留在了成都。大营中只有关兴张苞两位公子,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旨意,不关某事啊!”

    “吗的!”张飞又是一顿暴打。

    如果不是想让关羽出顿气,张飞怕是直接就将法正弄死了。

    法正很快就被押到了巫县,关羽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据他们所得的消息,是法正最先提出了这个策略。

    所以,关羽直接就将法正处了极刑。

    英才法正,却是被关羽活活烧死了,连点渣都不剩。

    法正有才,可惜他站错了方向。

    烧死法正后,关羽也对刘封下了最后的通牒。

    再不降,那他就大军硬攻。

    十万大军,也再次开往永安。

    虽然双方都是十万兵马,且蜀在守,华在攻,但蜀军却是无不胆寒。

    连主将都被弄死了,谁还能活。

    人家七个人就能潜入大营抓走主将,这是何等的牛逼,何等的嚣张。

    再不降,怕是个个落得个法正的下场。

    刘封也是吓得瑟瑟发抖,六神无主。

    后路被断,法正又身死,面对华国大军,蜀汉兵马已经乱套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