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长老牙关紧咬,看着张天道,恨恨说道:“我不服。当年的事,又无证据,仅凭那女孩的一句话,凭什么判我孙儿死刑。”

    “再说了,她又算什么东西,便是我孙儿抢走了她姐姐,那也是她姐姐的福气。”

    众人本以为,二长老之前的话,就已经够不要脸的了。

    但谁也没想到,这二长老的不要脸,竟然到了这等地步。

    对此,众人只感觉,嗤之以鼻。

    这件事是真是假,你孙儿自己都已经承认了,你说是真是假。

    还有就是,明明是你孙儿的错,你还说是人家的福气。

    这等三观不正的人,怎么配做他们龙虎山的二长老、

    “呵呵,事情是真是假,你我心知肚明。”

    这时,唐北冥和开口了。

    他一开口,张天道心中,就暗道不好。

    之前的事,唐北冥明显不想过多追究,直播处理那小子一人。

    所以,他才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究竟是一人死,还是一宗灭。

    这是唐北冥给自己面子,把主动权交给自己啊。

    但如今,二长老一次又一次激怒对方,对方终于是把主动权,给收了回去。

    这样一来,事情就有些大条了。

    “你以为,自己孙儿的身份很高吗?”

    “在我眼中,不要说你的孙儿,便是你,乃至你们整个龙虎山天师道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是蝼蚁。”

    “你们这些人加起来,都不是我一招之敌。”

    “只是,我以往与张天道有些交情,所以,才只是追究了一人而已。”

    “但你们天师道,既然如此放肆,那我也无所谓,追查出辞职背后,究竟是谁在撑腰?”

    唐北冥每说一句,就踏前一步,身上气势也高涨一分。

    他连说五句,一共踏前五步,五步走完,身上气势高涨到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唐北冥冷哼一声:“你可知我是谁?”

    对于唐北冥的怒斥,二长老丝毫不曾理会。

    他管你是谁,今日,你杀我孙儿,还是我唯一的孙儿,那便是断我血脉。

    今日,你就算是神龙之主,他也要与你杀个头破血流。

    “呵呵,好大的口气。莫非,你还是神龙之主不成?”

    二长老冷笑了一下,嘲讽唐北冥道。

    唐北冥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确实不是神龙之主。

    唐北冥这话一出,众人脸上满是嘲讽。

    唐北冥之前,把话说的那么大,就好像自己是神龙之主似的。

    结果现在,他又否认,大家对此当然会不留余地的嗤笑。

    不过,就在他们纷纷嗤笑之时,却听唐北冥说道:“我虽然不是神龙之主,但想比在场很多人,都听过我的名字,我怕就是唐北冥。”

    唐北冥话音落下,笑声渐渐消失。

    所有人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一刻,众人只感觉无比懊悔。

    难怪,难怪这年轻人有如此底气。

    难怪,难怪大天师会对他如此客气。

    原来,他就是唐北冥。

    那个于泰山之巅,斩杀华夏守护神沈鸿儒,于东海之上斩杀暗榜第一强者大王的唐北冥。

    他一人压的暗世界消失,又是一人压的米国低头。

    众人在山上修行,虽然未曾见过唐北冥,但唐北冥这个名字,还是很熟悉的。

    众人在山上的时候,都曾听说过,唐北冥很年轻。

    但这种年轻,众人以为只是相对的。

    比如说,沈鸿儒与张天道都是百岁高龄了。

    那唐北冥四五十岁,也算是年轻了。

    但谁能想到,唐北冥竟然才这么大而已。

    而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天师道众人,都不搭理他的原因。

    而当唐北冥报出名号后,二长老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看向唐北冥,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之后,他又是看向张天道,想从这位大天师嘴中,知道真相。

    只可惜,事实摆在眼前,他向任何人求救,都没有用。

    只见,张天道点点头,算是把二长老最后的幻想,也给打破了。

    老实说,面对唐北冥,二长老的心中还是有些害怕的。

    他一个箭步,后退了十多米,随时都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不说,让人奇怪的是,唐北冥此刻竟然没有去理会他。

    只见唐北冥,转过身,看向广场中的众人。

    “谁是此子的师父?”

    人群中,一个皓首白须的老者,他身子一颤。

    唐北冥点了一下那人:“出来。”

    “谁是他的大弟子。”

    又有一人身子一颤,也被唐北冥点名出来。

    “执法堂堂主是谁?”

    又一老者,被点了出来。

    “谁是二长老的大弟子。”

    第四个人,被点名出来。

    “你四人,都与此事有关。我让你们出来,你们可有意见。”

    唐北冥这话一出,四人当然都表示不服。

    “不服,呵呵。”

    唐北冥冷笑了一下,看向四人:“你是他的老师,你管教不严,你何曾冤枉?”

    “至于你,你是他的大师兄,长兄如父,你不去约束师弟,却在这里说你冤枉。”

    “至于你,身为执法堂堂主,若此事你不知道,那你就是失职,若你知道,那便是默认,你冤枉在何处?”

    “至于你,身为那条老狗的大弟子,对自己师父唯一的孙儿,你应该关心不少吧。”

    “毕竟,这可是与你争夺二长老之位,最大的竞争者啊。”

    “你若说此事,你全然不知,你以为我会相信。”

    “既然,你当年同意了,为他保守这份秘密,那就应该想好,做这件事会付出的代价。”

    说完,唐北冥冷笑着说道:“这五人,全部死刑,张天道,你是要我动手,还是你亲自动手?”

    什么叫嚣张,这才叫嚣张。

    在人家的地盘上,唐北冥点了五个人的名字。

    而这五个人,在这个宗门之内,尽数都是大人物。

    然后,还不想自己杀人,想要让对方的宗主,亲自杀人。

    或许,这就叫霸气侧漏吧。

    唐北冥无视这些人的目光,又说了一句。

    “有谁不服的,尽可以上来,我允许你与这五人,一起与我战斗。”

    “哪怕是你整个天师道满门,都与我为敌,我都不惧。”

(本章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