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艳没搭理她,心说我这都火上房了,你还有功夫说风凉话!她打电话给自己道上的兄弟:“老赵,弟兄们都分派出去了吧?千万看好啊,今天人太多。”

    那边就传来老赵的叫苦声:“大姐啊,这到处都是人啊,弟兄们往人堆里一撒,直接就找不着了啊,对讲机都不管用啦!”

    徐艳就急了:“我不让你把人都集中到几个关键点吗?待会儿要是有打架的你处理不了,你小子等着,我找人也给你砸场子去!”

    那边老赵说:“大姐,人还是不够啊,你再给我弄二三百人吧?”

    徐艳就看高秀菊,问她:“你手里还有人没有?”

    高秀菊摇摇头。今天,她这是第一次因为人不够发愁,原先是人用不了发愁啊。

    张静就凑过来,对高秀菊说:“给你爸打电话,让他把铸造分厂的人都先弄过来,就说刘总的指示!”

    高秀菊就看张静,为难说:“今天铸造分厂开炉啊,我爸要是知道我假传刘总的命令,回家还不打我啊?”

    张静就训她:“多大了还怕你爸打你?就那么说,出了事我给你兜着!”

    看高秀菊去打电话了,就对徐艳说:“待会儿铸造分厂的人来了,你把老赵叫过来,把人分给他。”

    徐艳就不由看一眼张静,点点头。这女人还真有两下子,关键时候总能想到主意,怪不得刘万程那么信任她。

    一会儿工夫,徐洁就跑进来了,跟张静说:“市领导已经出发了,万程说让张姐你到下边去,和他一起去迎接。”

    徐艳一把拉住徐洁:“赶紧让给精密厂和数控厂打电话,让他们把在厂里的人都调过来!”

    楼上的指挥室里一通慌乱,总算又弄来不少人。这些人手挽着手,隔出一道人墙通道来,等着领导们从这里经过。

    九点以后,领导的车队终于过来,在万众簇拥之下,到了那个舞台上。仪式主持人吴晓波宣布开业典礼正式开始,一时鞭炮齐鸣,烟焰弥漫,热闹了足足有半个小时。

    然后,就是市相关领导讲话,商界代表讲话,最后是董事长徐洁代表万程工贸答谢各位来宾。

    那个舞台,已经被万程工贸的关系单位送来的鲜花和花篮包围在中间了。远远看去,市领导们仿佛在鲜花丛中讲话一般。

    而对面的商城,也被从楼顶一直拉到楼下的祝贺条幅包裹起来。

    刘万程在这种场合就缩到幕后了。他只听赵副书记讲话中提到了城市规划。将来市西区要成为行政区和服务区,市东面,也就是江山机器厂这个方向,将重点发展商业街区和第三产业区。

    其余赵副书记讲的,万程工贸为城市化做了什么贡献一类的,他就没有心思听了。

    这说明,自己这个商城的建成,改变了市里一些人的看法,也改变了过去的城市规划设想。因为他原先从市里一些领导嘴里,也听到过规划的具体内容,却与今天赵副书记讲的不太一样。

    他得设法落实这个信息,因为这和他心里的那个计划息息相关,意义重大。有市里的规划支撑,他挤走刘彩城,拿下整个江山机器厂的地盘,就有事半功倍的可能。

    领导们讲完话,在几个漂亮的礼仪小姐引导下,穿过武警设置的警戒线,来到商城正门,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剪彩仪式,算是完成了这一天当中最重要的事情,在众保卫簇拥之下,匆匆离开。

    在市里,刘万程已经包下一个大酒店,领导们还要在这里举行一个茶话会,发表些重要指示。其他商界代表也一并出席。

    茶话会之后,便是万程工贸的答谢宴会。

    徐艳在楼上看着领导们的车队离开,驶向市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一天里最重要的重头戏,终于结束了!

    接着,楼下门口的剪彩道具撤去,等待已久的人群,潮水一般涌入了商城。

    徐艳赶紧给老赵打电话:“老赵,调一半人从各个侧门进去,两三个人一组,分散开!”

    刚放下电话,铃声接着就响起来,是刘万程打过来的。

    “你和演出方讲好没有,中午的宴席,他们演员来不来?”刘万程在电话里问。

    徐艳说:“一共四个二线的明星,出场费每人十万,人家不讲价。”

    刘万程说:“四个哪里够啊?我这里市委、市府,政协、人大总共六桌呢!那帮关系单位还要呢!”

    徐艳就不耐烦了说:“反正在电视上演过二三号的,就这四个,其余露过脸的,出场也得两万,你自己看着办吧。穴头的电话你不知道吗?你自己和他说!我这都快乱套啦,你别烦我!”

    这边刘万程看看身边的李副主任,悄悄说:“一线明星四个,赵副书记那桌安排俩,刘副市长那桌也俩,怎么样?”

    李副主任说:“俩怎么行?你想想,大家身边都没有劝酒的,只领导身边有,领导放得开么?”

    刘万程说:“你别急呀,不还有二线的,在电视上露过脸的吗?我给你一桌再配俩,四个轮流劝酒,这总行了吧?”

    李副主任就点点头,然后又把刘万程往走廊深处拉拉,趴在他耳朵上嘀咕半天。

    刘万程面露难色,想想说:“我先去和他们经纪人谈谈,如果可以,我待会儿给你电话。”

    这边刚应付走李副主任,刘万程还没出走廊,赵杰就又跑过来了。

    “快开宴了,你准备的演员呢?”他急呼呼地问。

    刘万程就看着他苦笑,然后就骂:“一群色鬼!”

    此时的服装商城内部,人满为患。

    董事长助理徐艳亲自坐镇,黑白两道全上,维持商城秩序。

    总企业财务总监,副总张静负责当天营业监督,坐在总经理办公室的主位上,把所有管理人员打发出去,随时监控各商铺情况,不许断货,不许以无货为理由停业。

    各商铺都没有想到当天的销售情况如此火爆,备货不足的情况成为普遍现象。

    张静已经事先联系好多家制衣企业,随时从其他商家库存中调货过来,才堪堪应付下一天来。

    时间一点点在过去,顾客走一批很快就又来一批,商城里时刻处于拥挤状态,所有管理人员神经高度紧张。

    商城副总经理刘超,到这时候才真正看出人家万程工贸人才济济来。

    徐艳用对讲机,用电话,随时指挥着自己的手下,把所有人员安排的井井有条。所有的顾客,竟然没有一个敢在商城里吵架的。就算有混乱的情况发生,也是立即就有人出现,将闹事的人带走,商城内很快恢复平静,一次拥堵现象都没有发生。

    副总张静就没有出办公室一步,稳如泰山,指挥若定。各商铺发生的紧急情况,人家都有预案,迅速解决。

    包括总经理高秀菊在内,都是行动迅速,处置得当。

    这都是一群娘子军,男的都去城里酒店陪客去了。据说总企业两位男副总,更是此地传奇人物。

    刘超是彻底服了,还觉得自己不离呢,论管理水平的话,估计他也就是薛雪的水平,根本没法和人家这边高层相比。

    万程工贸的每一个员工,都是在张静的严格督导下训练出来的,做事效率和头脑反应速度,有一样跟不上,也会很快被淘汰。

    别说这些员工,就是老板刘万程在张静面前,也得时刻警惕着自己的表现,稍有不慎照样挨训。

    张静为了万程工贸,基本等于是坏事做绝了,得罪人无数。这也是刘万程即感激她又觉得对不起她的地方。

    下午五点,商城开始通知所有顾客,准备清场,只让出,不让进。实在没办法了,货供不上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正门上的卷帘门缓缓落下,标志着一天的营业正式结束。

    老赵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徐艳已经累瘫在椅子上,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总算知道什么叫心累了。心里就纳闷,刘万程整天的这么操心,他怎么就不累呢?对,他有张静帮他,怪不得他跟供祖宗一样供着这位姑奶奶呢!

    她跟老赵说:“带弟兄们去好好玩玩,我实在去不了,想吃什么,玩什么,可劲造!”

    老赵就笑笑,什么也没说,走了。

    徐艳就看坐在高秀菊座位上的张静。人家脸上表情还是那样,连坐姿都没变。什么叫女强人,这才叫!徐艳从这里开始,是真的服了张静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所有企业管理人员都上来,张静这才开始布置明天的工作,一件件,一项项,条理清晰,顺序不乱,精确而到位。

    高秀菊这会儿又变她的助手了,手里的笔在本子上飞快的游走,张静说完了她也记完了。接着,就坐在电脑跟前开始打字,键盘噼里啪啦响个不听,电脑屏幕上的文件页也在迅速上移。

    张静坐在那里不动,所有人就在一边站着,谁也不敢乱说乱动。

    速记、盲打,这是一个总经理可以做到的?刘超直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高秀菊就是做到了,而且正在做着。

    这样一个漂亮而文雅的女人,手里有这样出色的技能,省城里那些高级白领,恐怕也自叹弗如,绝对算得上极品女人!

    不只刘超傻,薛雪都傻。高秀菊做的事情,本来是她应该干的。高秀菊这是怕她干不好挨张静的骂,才主动替她干了。

    比起高秀菊这水平来,她的确干不好做不到。怪不得高秀菊直接就不让她做,她知道她做不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