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确定了神密空间还在。

    陈旭马上按照预订设想,行动了起来。

    从背包里掏出手套、折叠铲,将这个祭台从上至下的拆除。

    这个工程量有点大。

    金燕呆呆地看着,完全的不明所以。

    她观察了将近两个小时后,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不带这么玩人的!”

    因为陈旭将基台弄塌后,又开始一块块的搬运着,看样子,似要利用那些基石将这块场地铺平。

    不止如此,陈旭每铺平一小块地方,都还要用折叠铲去铲土来铺厚实,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了捆扎好的花花草草,慢慢地挑出,一根根地栽种上去。

    整种行为,简直像是神经病在表演。

    金燕抱膝坐在一角默默地看着。既不帮帮忙,不也出声询问。就只看着。

    时间流逝。很快就是几个小时过去了。

    陈旭也是累坏了。

    他精疲力竭的走到金燕身边坐下,掏出食物来就水吃喝着。金燕等了等,然后没有什么表情地问了起来:“这工程量有些大啊。”

    “那是。”

    陈旭点头,感慨地看着狼藉的工地,计算道:“照这个速度下去,没有三天,是完不了工的。”

    “哦,原来你也知道啊!那么,能不能请你告诉我,你究竟是在发什么疯啊?”

    然后金燕愤怒,站了起来,叉腰就愤愤质问:“陈旭,你到底要干什么,麻烦你给我一句实话啊,这个样子装神弄鬼的,你有意思么?”

    陈旭笑着道:“燕子,你的这个问题,也同样是中岛英想知道的。所以,他现在在隐忍,停止了针对大家的手段,就是想要看看我倒底在干什么?所以这个问题我先不忙回答你,让你们看着就好了。”

    “呸!鬼才稀罕知道你要干什么?”

    “那么你就别问。”

    “切,不问就不问。”金燕狠狠的坐了回去。

    于是陈旭摇头失笑,慢慢的把干粮咽下肚后,再掏了根烟来悠哉悠哉。

    连续两根烟吸完后,这才紧了紧折叠铲,继续干活。

    当陈旭这么不紧不慢的劳动时,黑暗里,一个较深的洞穴中,果然趴有一个人影,隔着很远,默默地观察着二人的一举一动。

    那是一张普通,没有什么特点的脸。

    中岛英。

    此刻中岛英费劲地咽了一口口水,对于二人的行动的确没有阻拦的意思,他对于那个空间也研究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没有什么头绪,此刻见到了陈旭的动作不禁好奇,极想知道这二人倒底要干什么。

    或者说,倒底知道了什么秘密?

    于是陈旭的施工也就得以有条不紊进行着。累了休息,睁开眼就干活,将警戒任务交给了金燕。

    连续的劳动,终于在到了第三天时,陈旭的劳动算是完成了。放眼看去,这里的环境变了许多,变得干净、整洁了。

    原本的祭台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平整。

    在那平整中,间隔不大地栽种有一株小花小草,并且在场地周围,还延伸有一排黄豆大小的小灯泡,这使得这块海岛地底看上去,不再阴森,不再黑暗。

    隐隐的,有了一些祥和意味,如同置身在地表上。

    “很好,人类,你让吾有了一丝,苏醒的迹象。”

    陈旭正在打量劳动成果时,忽然的,有一道声音,或者说是意识,幽幽地回荡在他脑海里面。

    顿时,陈旭一震惊喜。欢喜得脑壳皮都在抖抖——他付出了那么多危险代价来到这海岛上,不就是想再听到这声音么!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当下恭恭敬敬的道:“尊重的存在,小子其实还可以……将整个洞穴都全部搬移,让星光月光阳光都可以直照到这里的。就是不知道您需要不需要?”

    “哦,你有这能力?不过嘛,不需要了,这样就很好了,吾已经很高兴了,吾将……给你一个奖励!”

    “人类,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你想要什么?”

    陈旭一听,马上心花怒放,马上转身,扯住了金燕手臂,喜滋滋的道:“尊重的存在,小子想要和这个女娃子一起重生,重生回到十年前,可以吗?”

    金燕微张了嘴唇,很是不明白陈旭突然的自言自语,是在闹什么?

    似乎,她这么的近在咫尺,并不能听到什么声音,只能是看到陈旭突然就自言自语起来。

    但陈旭听得清楚。

    神密空间在说:“唔,精准到十年前,抱歉,吾之能力,没法子达到如此一步。你换一个要求吧。”

    “可是,模糊点也行啊!”

    陈旭马上叫:“不一定非要十年前,七八年前,或者十多年前,只要是能重生,都可以的。”

    “你确定?”

    “对。”

    “好吧。”

    话声落,陈旭猛地感觉到,整个视界突然旋转起来,似有无尽的黑暗在弥漫,他想要抓紧金燕的手,但身体却僵硬得一动都不能动,鼻尖上的汗珠,迅速落在了嘴巴里。

    苦苦的,很涩……

    不知多久后,黑暗不那么多了,有光线亮出。

    陈旭缓缓的转头四顾,见到的,是一具具极干涩的风干尸体,僵硬的站了一个满,脑袋都在缓缓的转动过来,一只只惨绿的眼睛开始凶光毕露。

    只看了这么一眼,陈旭马上被吓得不行,大叫着、发疯的尖叫:“别啊,尊重的存在,你别把我放在这里啊!”

    一边叫喊,一边脑海中,完全一片空白。

    这一回,陈旭是真的恐惧了,此刻心惊胆战,不知道如何是好。

    “唔,抱歉,特么的搞错了。你先回来吧。”

    话声传来,又是天旋地转,眼前有光亮透出,陈旭定睛一看,他又置身在金燕身边了,依然还是在山洞内里,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浑身还是在剧烈的颤抖中,也开始隐隐的怀疑着,这个空间并非万能起来——因为刚刚的出错率,实在是高得太可怕了。

    “人娄,你还要再试一次吗?”那道意识在陈旭脑海里问。

    介个……

    陈旭的目中亮了起来,因为刚刚的那么粗粗一瞥,让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很重要。在此之前,他觉得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因为那根本就是骗人的嘛。

    但现在,刚刚的亲眼所见,让他马上不敢确定了,心中在天人交战。

    刚刚似乎是一个鬼神世界,如果他投身其中,没准,能够修修仙成为大能什么的。这可是巨好的福利。

    而能够有鬼神世界,那么平行空间,或者二次元世界,也都有可能是存在的。

    这样一来,倒是需要好好的想一想了。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