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先来?”沈后平笑着问道。

    “我先来!”青衣年轻人立即跳了出来,他刚才在石皓的身上吃了亏,现在极想讨回来。

    “好,你先。”沈后平挥了挥手。

    四个纨绔子弟都是笑嘻嘻的,将这当成了一场游戏。

    青衣年轻人拎着大石头走到石皓的身后,然后将大石头抡起,刷刷刷,在空中甩了两圈之后,啪,就砸在了石皓的背上。

    嘭!

    惊人的一幕出现,石头被硬生生砸得粉碎,可石皓却依然纹丝不动。

    “我来我来!”又一名纨绔子弟跳了出来,抡动着手中的“兵器”向着石皓砸去。

    可结果还是一样,石皓不但体魄强横,而且好像还和山体长在了一起,根本不可挪动。

    三名小弟都试过之后,终是轮到沈后平了。

    他抡动石柱,对着石皓的脑袋砸了上去。

    啪!

    石头粉碎,可石皓还是安然无恙。

    “有意思!”沈后平喃喃,“走,大家再去多拣点石头。”

    四人离去,过了好一会才回来,也带来了许多的石头。

    他们一一将石头砸到石皓的身上,可皆无法伤到人。

    “怎么办?”一名纨绔子弟看向沈后平。

    “去拿兵器。”沈后平这时真得来了嚣张狂少的脾气,他想要将个人丢下山有如此困难吗?

    “好。”

    他们纷纷回去,这一去时间就久了,他们准备了大量的兵器,自己当然是不肯搬的,由下人们扛着,还搬出了椅子,打算一边坐着,一边观看。

    ……

    无数道明悟在石皓脑海中爆炸,然后一一归于平静。

    在他的魂海之中,一颗火球已是形成,便如那普照天下的太阳一样,将阳光洒在了他的魂海之中,无处不及。

    他猛地睁开双眼,露出一抹喜色。

    法相成!

    现在,他终是从准观自在成为了真正的观自在。

    “我的战力……提升得十分恐怖。”石皓喃喃,苦海化为魂海,这让他的灵魂之力一下子暴涨了无数倍,而真正迈进观自在,那自然又带来了力量上的大提升。

    “法相呢?”

    石皓心念一动,太阳法相现,顿时,天空中好像多了第二颗太阳,在山顶幅照。

    当然了,受限于石皓的境界,这当然不能和真正的太阳相比,别说十星珍金不可能融化,便是五星的都是够呛,但是,能够勉强融化五星珍金,这还不够牛逼的吗?

    就问哪个铸王庭的体魄可以强到媲美五星珍金的地步?

    有,但绝对少得可怜。

    “以后遇到敌人,我只要放出法相,一万个观自在中,又有一个人还有能力向我出手吗?”石皓露出自信的笑容。

    法相便可灭杀一切,不战而屈人之兵。

    “刚才好像有几个跳梁小丑在向我出手?”石皓喃喃,他走了几步,向着山下看去,却见正有一队人快步走了过来,一个个莫不扛着兵器,甚至还有几人抬着椅子,非常古怪。

    “便是这四个。”石皓瞄上了沈后平那四个纨绔子弟,他虽然一直是背对着这四人,但掌握了领域,根本不需要用眼睛看到。

    “这是什么意思?”

    没一会,沈后平等人便来到了山顶。

    不过,他们看到石皓居然站了起来,莫不一愣。

    咦,你怎么起来了?

    大家还要比赛,看谁可以先把你丢下山去,你怎么就自己站起来了?

    沈后平顿时大怒,道:“你,给我去在那边坐好!”

    “为什么?”石皓没有第一时间动怒。

    沈后平失笑:“大家大老远特意搬来了兵器,为的就是看谁能先把你打下山,你居然敢自己站起来,这让大家还怎么玩?所以,老老实实去那里坐好,让大家继续游戏。”

    听到这话,便是那些抬兵器的家丁都是呲牙。

    何等纨绔!

    要将别人丢下山,还要别人主动配合,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简直嚣张透顶。

    石皓点点头:“正好你们过来了,省得我再去找你们,刚才打我打得很爽是不是?”

    “咦,你居然还知道?”沈后平笑道,“我还以为你真成了石头人!好了,废话少说,快去坐下,别让我等太久了!”

    石皓不由失笑,嚣张霸道的人他见过,但这么自以为是的二世祖还真是少见。

    “好,既然你们想玩,那我便成全你们。”石皓笑道,“来,一个个在这里坐好,我来看看可以将你们踢得多远。”

    “哈哈哈”,沈后平等四名纨绔都是大笑,这真是太搞笑了。

    “给我上,将他拿下!”笑完之后,沈后平挥了挥手,顿时,那些家丁皆是将兵器放下,然后挑了一件顺手的,向着石皓包围而去。

    “年轻人,既然你被我家少主盯上了,那肯定不可能幸免!”一名家丁说道,“所以,你还是不要为难大家了,老老实实束手就擒,你可以少吃些苦头,大家也可以少花点手脚。”

    呵呵,这是人话吗?

    石皓一笑:“原本我还在想,要不要放你们这些小喽啰一条生路,但现在显然不需要了。”

    “哈哈哈哈!”这话又引得众人大笑。

    “小子,你可知道大家沈少是什么人吗?”一名家丁冷笑,见沈后平并没有阻止,知道替沈后平装逼成功了,连忙继续道,“大家沈少可是城里沈家的大少!沈家你知不知道,堂堂观自在豪门!而且,沈少的姐姐还嫁进了青门城的关家,那更是铸王庭的大势力!”

    “现在,你还敢违逆了我家少主吗?”

    沈后平洋洋得意,这样的背景他恨不得见一个人就说一次,以显示他的牛逼。

    石皓向着那名家丁走去,然后就是一脚,嘭,只见那人立即化为了一道流星,不知飞到了何处去。

    这!

    众人皆是大惊,刚刚才跟你说了沈后平的牛逼之处,你紧接着就敢出手?

    真以为沈家是摆设吗?

    “哈哈哈哈!”沈后平却是拍起了手来,“你很大胆,我更有弄死你的乐趣了。”

    死了一个下人,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这让其他的家丁都是心寒。

    “快,拿下他!”沈后平催促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