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三月初,林专家你要去德国参加一项医学交流活动?”

    林杰心中紧张的要命,没想到水牛开口询问的却是这事,回道:“嗯,有这事。这是大学附属医院早就和海德堡大学综合医院商议好的一个交流项目。”

    “程校长说,对方还特意邀请了我。”

    “我暂时答应了下来,不过到底去不去,还要看到时具体的日程安排。”

    水牛哦了一声,正色的道:“林专家,还请你安排好其他事务,务必参加这一次的医术交流活动。”

    “为什么?”

    这话随口而出的同时,林杰就是一个激灵,就想到了一点,表情紧张的道:“你们这是想要我做什么?”

    “我可提醒你们啊,我就是一名医生,可没有上天入地的本事,杀人放火是做不来的。”

    水牛就是一哂,说:“大家不会那么没谱的,危险的事情,自然不会让你做。”

    “请你做的事情,自然是发挥你的长处,给一位病人做手术。”

    林杰表情一松,笑道:“原来是这事啊,简单得很。”

    “不过等到三月份,你们现在就把病人送来就可,我还是可以抽出一下时间的。”

    水牛摇摇头,说:“那人的身份特殊,不便来中国。”

    “即便在德国,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做手术,需要秘密的做那例手术,不能让外人知晓。”

    他又说明道:“林专家,你不用担心,其他的事情,大家都会安排妥当。”

    “到时,你只负责做手术即可,不会有危险发生。”

    林杰确认的问:“就是做一例秘密手术?”

    水牛颌首道:“对,只是一例秘密手术。其他的事情,你无需过问,也无需知道。”

    林杰轻哦了一声,沉吟了一下,忽然道:“水牛同志,在德国做这么一例秘密手术,虽然你们安排周密,但是凡事都有万一,我肯定也会冒一些风险的,是不是?”

    见林杰搬出“万一”这个词,水牛也不好反驳,只得承认道:“当然,再周密的安排,也架不住有万一的可能,这一点,我不能否认。”

    “林专家,你就明说吧,你是不是有什么额外的要求或条件?”

    林杰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也知道,你们的事情事关国家安全和利益,我不该提什么要求,应该是义不容辞的应允下此事。”

    “只是我心中有一些忧虑,一直压在心头,让我有时吃不好,也睡不好啊。”

    水牛有些气闷的道:“林专家,别绕来绕去了,把你的忧虑直接说出来吧。”

    “大家能替你解决的,自然是责无旁贷,解决不了的,那也是没有办法。”

    老奸巨猾的家伙,说话滴水不漏呢。

    林杰暗自嘀咕了一句,小心翼翼的道:“水牛同志,你们或许有些了解,我在获得行医资格之前,也是给别人做过几例手术的。”

    “当时,那可算是非法行医的……”

    水牛就是一笑,道:“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事啊。”

    “放心,先不说你现在的大校军人身份,足以让外人忽略此事。你现在为大家工作,也算是半个大家的人了。之前的非法行医,广义上说也是治病救人。”

    “即便有人揪住了真凭实据,把这些事情爆出来,大家会给你抹除摆平的。”

    林杰故作释然的表情一松,笑道:“那我就放心了,这可是我一直的心病呢。”

    他又随意的询问:“哎,水牛同志,你们应该是调查过我的过往吧?”

    “是不是我之前做过的所有事情,包括好的事情,坏的事情,你们都查了个一清二楚?”

    水牛意味深长的一笑,道:“调查是不可避免的,有关你的事情,自然也知道了不少。”

    “比如说,张大丫的嗓音、杜菲雪的嗓音、你妹妹的颅脑凝血块、安伟泽的颅脑肿瘤,还有付家那一位政府官员的手术……”

    说到这,水牛就不说了,只是笑吟吟的看着林杰。

    林杰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面色讪讪的道:“你们知道的确实是详细呢,我有一种如初生婴儿一般,在你们面前无任何秘密的感觉。”

    水牛脸上的笑意更盛了一些,眨眼之间就笑意全收,脸色肃然的道:“大家再是神通广大,也不可能获知一个人所有的秘密。”

    “不过呢,大家老大在看过你的调查资料之后,说,林专家你有一颗医者之心。”

    “这一次,老大特意让我转告你,无论你之前做过什么,单凭你救下的那么多人,只要以后不叛国,不做杀人放火之事,就不会有人把你怎么样!”

    “老大还说,让你忘记过去,面向未来!”

    这句话似乎别有深意,林杰忍不住多想了一些,那件事,即便对方没有真凭实据,但是一些猜想,应该是避免不了的。

    这句话是不是意味着……

    林杰斟酌再三,决定还是不要说破了为好,装作异常惊喜的追问:“这是真的?”

    水牛重重的点点头,说:“这几句话,是老大亲口对我说的,我自不敢编假话哄骗你。”

    “当然,你也别指望着大家给你写下来,当丹书铁券使用,你心中有数就可以了。”

    林杰呵呵笑道:“我也不会奢望如此。”

    “那个,我就是想明确一下,我叛国,自然是不可能的。”

    “杀人放火,我也不敢啊……”

    刚说到这,他就想起了在广深,自己被绑架之事,改口道:“除了自卫反击保护自己外,肯定不会故意的去杀人放火了。”

    “我就是想问一下,比如说,我闯个红灯、偷个税、把人打个半死,诸如此类的,你们……”

    见水牛的脸色越来越黑,开始瞪眼喘粗气了,林杰又义正言辞的道:“当然,作为一位遵纪守法的大好国民,这些违纪违法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下午,林杰用时近三个小时,带着方含蕊,宋立诚两人给安伟泽先容来的那位胃癌病人,做了胃半切手术。

    得益于林杰对胃癌细胞的异常精细的辨别,让病人保住了小半个胃。

    这大大提升了病人以后的生活质量,也让病人有更好的体力和精力接受后续的化疗等治疗手段,抑制癌症的复发或转移……

    “老师,老师!”

    在停车场准备上车回去的林杰,听到喊声,转身就看到薛琳琳跑了过来。

    “老师,送给你,提前送的新年礼物!”

    林杰接了过来,一看这是一对很是好看小兔兔造型的钥匙扣。

    “我拿到酬劳了,在水槽设备里做了两三天的试验品,我拿到了一万五的酬劳呢。”

    薛琳琳嘻嘻笑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赚到钱呢。我就用这钱,给爸爸妈妈,给老师,给安可梦等人买了新年礼物。”

    “不成敬意,还请老师收下!”

    “谢谢你的礼物!”

    林杰把礼物收起,打开车门,道:“上车吧,天色都黑了,我把你送回家。”

    “谢谢老师!”

    薛琳琳有些拘谨的坐进车子,告诉了关木华自己家的地址,又开口道:“老师,这几天我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号召了一下,现在已经有十八个医学班同学加了我的微信呢。”

    “我想把安可梦教给我的练习手指和手腕的动作,做成视频,让所有人一起来学习。”

    “老师,您认为这事……”

    林杰不由的看了薛琳琳一眼。

    看她目光有些躲闪,有些怯怯的样子,没想到是心中挺有主见的女孩,林杰颌首道:“可以。这些练习动作,可以锻炼一辈子,早一点学会也好。”

    他想了一下,继续道:“既然你们这么爱学习,不想趁这段时间,多放松一下。那我就成全了你们。”

    “这段时间,我会编制一个简单的自学内容,供你们参考的。”

    “谢谢老师!”

    薛琳琳轻声说明道:“大家进了高中之后,一直都是没白没黑的学习,现在突然空下来,感觉浑身不舒服的。”

    “距离明年开学,还有六七个月的时间,大家都担心,如果闲下来的时间太久了,开学之后,状态就很可能会一时找不回来。”

    “大家可是都知道,老师您对学生的要求,不是一般的高呢!”

    这话让林杰不免有些自得。

    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名声,早已经众所周知了。

    他清咳一声,一板一眼的说:“我比较信奉严师出高徒。不过,你们也无需担心,我可不会让你们做,你们的能力达不到的事情。”

    见薛琳琳频频点头,这让林杰端起了老师的架子,继续道:“学医是一个马拉松长跑,更看重的是自律、毅力和坚持,不注重一时的表现……”

    林杰说教了几句,又开始说起来自己学医的感悟。

    不知不觉中,就是二三十分钟过去,直到他的话,被关木华打断:“林医生,薛琳琳说的小区到了。”

    林杰收起了谈性,最后叮嘱道:“因为我自身身体的缘故,我希翼你们都有一个好身板。”

    “薛琳琳,你替我转告他们……”

    “趁这段时间,都给我把身体锻炼好,至少能坚持跑个一万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