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修生微微呼了口气,缓缓的抬起自己的手,伸出一只手指,轻轻的触碰在了面前的这个大字上。

秦修生脑袋一阵恍惚,感觉过了很长时间似的,又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秦修生突然来到了一个神迷的空间内,

“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气之轻清上升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

一段字出现在了秦修生的视线内,

“这是什么意思,”秦修生望着面前的几个大字喃喃道,

还不带秦修生来的及反应,那段字迅速冲到了秦修生的身体里。

“我靠,什么鬼,有没有毒啊,”秦修生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慌忙检查了自己的身体,但令人无语的是无论秦修生怎么检查,,哪段字都好像消失了一般,怎么都检查不到。

紧接着,秦修生面前的景象突然转变了,周围的空间开始变的支离破碎,秦修生对于此是无动于衷,这种状况他已经见的多了,早已见怪不怪。

画面突然改变,

“杀”

“杀”

撕天裂地的嘶喊声一浪一浪的震着秦修生的耳膜,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突然秦修生转身看去,一身冷汗,

只见背后是密密麻麻的魔头,远处还有一个巨人站在中间,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蚩尤”秦修生望着远方的那个巨人,喃喃道。

“哪另一边难道是”秦修生突然想起了那个家喻户晓的故事,

心里实在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紧接着,双方大战

刀光剑影,各种厮杀,一幕幕充斥着秦修生的脑袋。

秦修生的脑袋还没来的及反应,画面再次突变,

只见面前的土地一寸寸崩裂开来,岩浆充斥着大地,毫无生命可言,

195

突然两个人影出现在了秦修生的眼界,

只见那两人冷冷的看了一方这个世界,“走吧,这方世界基本结束了”其中一人冷冷的说道。

画面再次突变,

“这是侏罗纪时代吗”秦修生望着面前一头头巨大的生物,这不是恐龙又是什么,

“彭”一声巨响,秦修生顺着声音望去,

“这便是恐龙灭亡之日吗”“这又想告诉我什么”

“嗯?那是”只见空中飞来两个人,

“怎么又有生命出现”只听见其中一人皱着眉头说道,似乎对这方的世界有生命出现而有些不满,

“这不是之前那两个人吗”秦修生认出了那两人,惊讶道,

“他们想干嘛”秦修生见到他们接下来的动作,不由得焦急道。

只见他们双手一挥,空中无数的陨石极具而下,

秦修生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的状况,不由的闭上了双眼,

画面再次转变,

秦修生见到这情况,微微一愣,

“这是曾经的文明时代吗?”秦修生看着人来人往的车辆,不由得一阵出神。

秦修生现在看到这么多情况,再不明白过来就是傻子了,

这应该是地球曾经的状况吧!

“警报,警报,外来物种袭击,外来物种袭击”

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秦修生心里突然一颤,

“轰”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做好战斗准备”广播中突然传来焦急的声音。

紧接着,一架架战机应声而起。

“这方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是几千年出现一次生命,”其中有一人皱眉说道,

“要不这次直接把整个星系灭了得了,”另一人不满的说道,

“不行,难道你不知道吗,大道规则不允许这么做”那人顿时无奈的说道

“可这也太浪费大家的修来时间了吧,每千年都出现一次”

“算了,先灭了再说吧.”

只见两人双手微微变换,天外陨石再次落下。

“不要”秦修生顿时着急的大喊道

画面再次变换,

这一次秦修生看到了人类,慢慢的变成了现在的人们,画面便终止了。

周围陷入了黑暗,变得朦胧一片,回到了最初的混沌状态。

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

秦修生的视野里缓慢的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任由秦修生怎么看,却怎么都看不清。

“你好,我的孩子”一道声音传来,

在秦修生的感觉里,好像跨越了无尽的时间,充满了极致沧桑的感觉,但秦修生的心里却感觉到了另一种感觉,很温暖,很亲近。

“孩子,什么意思”秦修生不由得压抑住心里的那份感觉,疑惑道。

“你一定要努力的提升自己,未来这个世界还要靠你保护”那道声音打断了秦修生的思绪,再次出来。

秦修生更懵了,心想“什么鬼,什么要靠我保护”

秦修生好像感觉到那个人影冲着自己笑了,秦修生感觉比冬日里的阳光还要温暖,一时间不由得楞了。

“喂,你还在吗?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吗?”秦修生冲着那道虚幻的人影大喊到。

“在光鲜的表面之下,都有昏暗的影子,”我的孩子,这句话你一定要刻在自己的骨子里。

秦修生心里一愣,同时也莫名其妙的一颤,

好像伴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这句话一字一字的就刻在了秦修生的骨子里。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还有为什么叫我孩子”“大家是什么关系”

秦修生再次问道。

那道人影摇了摇头,“抱歉,孩子,我不能告诉你,你以后会知道的”

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但我能告诉你,你的身上有我的血液,所以你才是我的孩子,”

“而且这个地方,只有我的孩子才能来到,也只有我的孩子才能看到”

秦修生听后心里一阵无语,这不等于没说吗?

“这个宗门是我给你的,为的就是让你把实力尽快提起来”

说完这句话,“我的这个分影时间不多了”

“你要记住,时间不多了”一道声音缓缓的飘来,那道身影也缓慢的消失不见。

“喂喂,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啊,”秦修生冲着哪消失不见的虚影喊道。

但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回音。

一把黝黑的大刀,缓慢的落在了秦修生的身旁,

“这把刀,好熟悉啊,”秦修生看着手里的这把刀喃喃道,

秦修生双眼微微泛光,这是心脉相同的感觉吗?

秦修生握着手里这把刀,突然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你叫什么名字”秦修生对着刀喃喃道,

“嗯!寒幽?”秦修生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两个字。

秦修生顿时激动不已“你能听的懂我说的话吗?”

那把刀颤鸣了一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