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可就是废话?”

秦修生说着便是微微一笑向前走了过去。

“既然这种除了病理都已经在这里了,那么这火星虫种族一定会再三的侵犯你们,你们这个种族迟早都会灭亡的,还不如转移自己的地方?”

琉璃月听到秦修生这么一番话,便是重复刚才的那一番话,紧接着他向前走了过去,他知道严家的大长老是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地方呢。

“既然现在火星虫种族都已经找上门来了,那么大家既然连山的防御那有任何的用处,你们迟早有一天都不会再这么继续留在这里,或者是说会消亡……”

种族消亡就是其中一个定理,但是在他们一番的交往的过程之中,强有力的给市长出来,这倒是一个方法,秦修生如果不能够把自己的死亡范围再次扩大的话,那么接下来整个种族便会再次消亡。

“种族消亡就是一条路上面必须要渡过来的,要不就是种族消亡,要不就是种族进化!”

净化与向往之间就是一个重大的关系,但是在这么一分钟的关系是时候自己应该如何衡量,这倒是一件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而且在这几天秦修生也是一个过来人,如果不能够好好的把这么一股力量给生产出来的话,那么到头来自己所在这个区域就会发生一些异变。

“就好像是现在我手上那股力量一样,如果这么一股力量没有办法再这么继续进化的话,那么眼前这头噬魂兽三分钟就可以把我碾压,或者是说把我给吃掉……”

所谓的种族论就是这其实说出那番道理而已,既然现在这样一番到你已经明明白白的放在这里了,上山的纠结不过就是一番的头脑,所以秦修生也没有必要在上面继续与他们说明下去,既然对方都已经是这样的一番的样子,那么接下来秦修生只能是做出自己的那一番的所想,然后把这股力量给强行给激发出来。

远处那一道的闪光就是,微微的闪现的全是在这里面能够找到一个种族所存在这个地方的话,他们接下来这段日子中,自己就能够靠着这么一个种族,然后扩大自己的范围。

“如果大家这个种族真的是在你交往的话,那么大家也是什么和无憾了,毕竟这是祖先带领大家来到这里,并且教会大家生存!”

秦修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紧接着便是来到大长老身边,虽然他知道大长老帮自己打造了这么一个全新的武器琉璃月,但是这回如果再这么继续逗留下去的话,那么大长老整个种族无疑就是面临着消亡而已。

毕竟眼前这头噬魂兽,如果数量不只是一直的话,那么接下来整个种族就会让他给碾压,这就是其中一个道理,紧接着秦修生便是再次运用起来自己手掌心之中的那一股寒气。

“如果你不想想你自己的话,那么你也要想想其他人吗……”

算了,毕竟在这还自己说那一番话也是心有余力不足,毕竟眼前这个种族的时候,你看着就是怎么是交20,我在让你翻译的确实能够成为其中的一部分的话,他们先容他们说用砖那一份力量,就是你有衣服的时候,眼泪秦修生看了看便是摆出一副云淡风轻,波澜不惊的样子,向前冲了过去毕竟这就是一个过程,而且在这么一个过程。之中,自己主要用出了那番力,就算是另有一番的深情。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这个种族所向往那番店里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敬重一下,不然的话眼前这头噬魂兽的种族一定会碾压过你们这个所谓的保护屏的!”

这个所谓的保护屏一旦被破的话,那么接下来所要面临那一番的苦恼,就是整个种族的消亡,难道秦修生就会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好好的在旁边关什么?这显然就是一张可像不严的笑话的,所以对秦修生来说在这期间那股力量就是那种一番的神奇。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接下来大家自己手上那股力量,难道就是没有办法做成一些很利害的武器吗?既然你现在已经拥有了这样一翻了火炉的话,你就好好的去掂量一下,在火炉里面的那些火候是否是足够!”

既然眼睛的大长老你还是自以为是的话,那么接下来只能是让他自己好好的衡量下,在这个大火炉之间还存在着一些什么鬼东西,既然这个大火炉之中还有这么多的大宝贝的话,那么接下来这一段日子是自己再三的催眠或者是身在三个宿舍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了。

“强大力量一触即发,如果当时能够把这么一番的力量作为自己的一部分,然后加以串联的话,让你在接下来这一段日子之中,自己又是为些什么东西股也赚钱了吗?难道自己只是为了自己心中所企望出来那几个颜色?”

如果真是能够以这么几个颜色的话,让你接下来琉璃月张顾峰运动套包他们就不会服气。

“好了,既然大家都已经这么一番的诉说了,他们根本就是不会接受大家的意见的话,大家只能是把这头噬魂兽赶走之后,自己去前往那个玄晶生死洞!”

张顾峰有些生气的向前走了过去,他才踏着回忆一般的步伐,瞬间把眼前这头噬魂兽的额头给敲碎了。

大长老还有一旁的那些小饰品,额头上已经溢出了斑斑点点的泪光,但是在这期间他无疑就是为了自己的那份的种子,但是他们却显得无能为力。

“这么多年以来大家一直都是躲在这么一番地盘之中的,而且整个地盘都是有神仙的保护,难道大家就这样离开这里就好吗?毕竟在这就留下出来那一番的轨迹,能够好好的保护大家,所以大家才会留在这里……”

“既然对方都这么一番的说法了,那么接下来大家就要好好的衡量一下大家接下来是何去何从呢?如果真是能够以这么一个力量为一种标准的话,那么接下来大家所在这个范围就会发生天翻地转的变化,大家也不要再这么继续逗留了……”

“对啊,当然了,大家还是好好的三思一下吧,即使是去到其他地方,大家还是能够继续生存并且卷土重来的!”

……

一般几个小士兵战战兢兢的走到大长老身边,看到大长老那一番的神色,一下子便是扑通的跪倒在地上,他双腿发软,他们说起这么一番话的时候显然是很害怕。

但是这回那又如何为了整个种族的那一方的利益,只能是说村里面的那些事实,如果再让的一番试试眼前的大长老还是如此顽固不接受的话,那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去强求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