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夺来的飞船内,星爵等人又开始了狂欢。

    他举着杯子嘴里大声喊着:“为何平干杯,为杀死罗南干杯!”

    所有人同时举杯。他们脸上的笑容里洋溢着不一样的光彩。

    杀死罗南是一件格外值得庆贺的事情。特别是例如德拉克斯这种大仇得报的人,喜极而泣的情绪得到发泄之后,便是莫大的惊喜。

    此刻的他更是咧着大嘴巴高举着酒杯加入到星爵的狂欢当中。

    除他之外,德塔、八尾椎、勃朗特、勃朗宁等人也全都格外欣喜。

    他们和罗南之间,也同样有抹不开的仇恨。

    于是乎,这是一场狂欢。

    “干杯!”

    所有人纵情呼喊着。

    他们一个个纵情饮酒。听着灵魂都被燃烧起来的劲爆歌曲,每个人心里都似乎燃烧起一团火焰。

    星爵又跳又唱,八尾椎等人纵情摇摆。就连一贯不曾假以言笑的德拉克斯,此刻也是乐得拢不住嘴。

    而故事的主角,何平此刻,则躲在一个小屋内闭目养神。经过一场恶战,他的剑术反而又精进不少。

    特别是,对剑气的运用,竟让他找到新的方向。

    以前的他,不过一把浑厚的剑,伤人的锋锐却格外的少。

    而现在的他,却仿佛一把利刃,全身都开锋了一般。

    如果说之前的剑气,不过是一种身体附近的锋利武器。那么之后,剑气于他便成为一种超常武器存在。

    离体的剑气能带来的破坏能力,想想就足以让人震惊。

    更何况,关于剑道的理解,可以脱离剑的壳子,去精华剑的本意。

    何平相信,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能够练就一番惊天动地的绝世剑法。只是,现在需要不断提升自己的剑气强度和总量。

    他最缺的,却恰恰是时间。

    除了他以外,小淘气也收获颇多。

    洛基不知为何,一眼看中了何平手中的那把可以变成两柄直刀的战兵。为了从何平那里换得战兵,洛基教给小淘气一些阿斯加德独有的魔法。

    这样一来,小淘气对于魔法的积累就丰富了许多。在阿斯加德魔法体系的培养下,小淘气对于魔法的理解也加深了不少。

    相信在不久之后,她也会成为一名出色的魔法师。

    而洛基,则对新兵器格外爱不释手。这种战兵,其设计理念竟和洛基的特性不谋而合。他也是一个颇为狡诈之人,阿不,之神。作为欺诈之神的象征,洛基最喜欢在战斗中出其不意地偷袭别人。

    这种和在一起可以两端来回交错攻击,对战中又可以突然拆成两半,双刀连续劈斩。运用得当,足以让人防不胜防。

    洛基在拿到战兵的一刹那,就想到了许多种进攻套路,这样一来,他的进攻方式就多了许多。

    也许,自己也可以和托儿拼一拼。

    洛基自信地想到。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检测一下自己的新武器了。

    飞船依旧在星际间飞行着,朝着既定地方向飞去。

    这一路上,出了星星还是星星,偌大的宇宙竟然是一片死气沉沉的情形。

    这若是让一个新人来驾驶这搜飞船,怕是最终会因为飞行路线上的无聊和枯燥而发起疯来。

    然而火箭并不怕这些。

    他和格鲁特坐在驾驶舱里操控着这搜巨大的飞船。

    因为目标明确,所以这一路上火箭不需要花太多地精力来筛选路线。

    此刻他更多的,则是在和格鲁特打嘴仗。

    他们从天南聊到地北,又从地北聊到天南。从何平聊到洛基,又从洛基聊到星爵。

    倘若是一个外人站在那里,定然会觉得火箭是在发疯。因为无论火箭说什么,格鲁特总是在回:“我是格鲁特。”

    也只有火箭能区分,格鲁特每一句“我是格鲁特”里包含的意思。

    这也是他和格鲁特之间最亲密感情建立的基础。

    例如说到星爵,火箭扭过脸看着一个劲儿狂欢的星爵,忍不住抱怨说:“这家伙真吵!”

    格鲁特回了句:“我是格鲁特。”

    火箭抬起头,向他抱怨说:“格鲁特,我才和他不是好朋友呢,他那么吵,自私自利、自大又自以为是,谁会受得了他?”

    话刚说完,他有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更何况他死皮赖脸地呆在这里,竟然还好意思只是喝酒狂欢,一点儿活都不干。”

    格鲁特回了一句:“我是格鲁特。”

    火箭不耐烦地说:“知道啦,知道了,我不是这艘船的船长,船长不介意他留下来,他留不留就不用管。哼哼,我只是不喜欢他又吵又闹的样子。”

    格鲁特接着回了一句:“我是格鲁特。”

    火箭不说话了,只是嘟囔说:“我才不和他当朋友呢。”

    他心里还有一个疑惑:上次星爵寻找帮手,为什么传说中和星爵好到穿一条裤子的勇度竟然会不接星爵电话。并且总此以后,就在没有回复过。

    莫非,真的是因为勇度那边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火箭有些疑惑。

    只可惜,他的疑惑得不到解答。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念念不忘的勇度,他此刻却仿佛一个血人趴在自己的飞船上一动不动。

    在他身后的星际飞船上,躺满了死尸。他们眼神惊恐,似乎生前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可惜,恐惧降临的一瞬间,他们已经失去了生命。

    这艘飞船内死一般的沉寂,只留下无数的死人。

    许久之后,勇度的手指突然动了动。

     而在另一艘飞船上,一个灰胡子的老者显得格外兴奋。

    他从勇度那里得到了关于自己目前唯一一个儿子的消息。并通过各种方式锁定了自己儿子的位置。

    现在的他,自然恨不得早一点到达自己儿子的位置。

    在感谢了勇度以后,他便迫不及待地朝星爵这里飞来。

    他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自己的儿子带回去。

    那怕用各种方式,他也要带回去。

    他等着一天很久了。

    这是一个格外值得庆贺的日子。

    老人咧着嘴,想象着和自己儿子的相逢。

    那一刻,也许格外值得纪念呢。

    老人在心里如实想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