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自利也就罢了,偏偏还目光短浅的很。

    说起来,朱招娣最有本事的,就是把楚峥嵘弄到手。

    那个时候的她,其实还是一个好大姐,会为着家里,为着两个妹妹。

    或许是当家做主了,也或许是好日子过的顺心,渐渐忘记了曾经是什么样子的。

    “坐吧!”朱小指了指一边的软垫。

    “小小,我……”朱招娣欲言又止。

    “其实我明白也懂你的心思,你是否觉得,是我占据了你妹妹的身体?若是你妹妹在,她会给予你更多荣华富贵?”

    朱招娣顿时惨白了脸。

    “但我想跟你说,你妹妹死了,是她自己求死的,在朱家村那庙里,跪求脱离那悲苦的命运,愿意祭出自己的一切,包括性命,若没有我的到来,你们会是什么样子?你可以自行想一下!”

    “被老虔婆磋磨死,一个一个,你,花儿,赵氏,或许咱们的爹也会死……”朱小说着,微微一顿。

    “你以为这些年,我过的很轻松?你不会明白,为了一家子生计需要费多少心思,想要笼络住一个男人需要费多少心思,那个时候,得小心翼翼,就怕说错话,做错事,后来确定情义,却又忐忑不安,生怕自己配不上他,努力的想要做好,想要表现,但最后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比不上他千分之一,我就放手不去努力了,一辈子能依靠一个人,被人宠着也是一种幸福!”

    “像你,不上一样,被楚峥嵘宠着,或许是因为情,也或许是因为利,因为你是懿王妃的姐姐,他不得不宠爱着你,为了前途,为了名和利,可是你呢,享受着我为你带来的种种好处,你做了什么?”

    “小孩子间的小打小闹我不会放在心上,小孩嘛,谁不会闹腾几年,过了这个年纪,便会好起来了,可是善若不会说话的事情,我想你一定在家里说过,并直言她是个哑巴!”朱小说完,一下子扫掉了玉桌上的茶盏。

    朱招娣吓的一抖。

    起身要跪,可又觉得这是她妹妹,不用跪。

    “我,我……”

    “你说过吗?”朱小问。

    “我,我……”朱招娣说不出话来。

    “你最好是说实话,我在问你,说明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若是陛下或者太上皇来问,你以及楚家,满门皆诛,善若是谁,是我的女儿不假,她还是这天域王朝的大长公主,是陛下、太上皇手心里的宝,便她真是个哑巴,也容不得任何人拿来说嘴!”朱小的声音又沉又冷。

    朱招娣终于撑不住,跪了下去,“我,我在家里说过!”

    朱小顿时闭上眼睛,看着荷花池上,荷花已经开了,漂亮的紧。

    却是看不入眼这些景色,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朱招娣,我不欠你们任何,不管是你,还是朱家,我谁都不欠,在生死关阎王殿走过一回后,我就不欠你们任何了!”朱小声音很轻。

    风吹过来,吹散了她的委屈,也吹断了她的眼泪。

    朱招娣只觉得面上一湿,以为是自己哭了,抬手去摸,却是干的。

    再去看朱小,她顿时恍然大悟。

    “小小……”

    “你走吧,以后别来王府,好生过你的日子,不要怪我狠心,这一条路是你自己走的,怨不得任何人,还有你那几个孩子,想要他们有出息,多几分认真,别一味的宠溺,不是爱,是害!”

    朱小说完,不再管朱招娣,先一步走了。

    朱招娣自私也好,自利也罢,她其实不想管的。

    但她在背后议论善若,说善若是哑巴,她心里愤怒。

    别人也就罢了,她可是亲姨母……

    其实也不是,灵魂就不对。

    所以不必奢求,以后不见不念就好。

    等到朱小离去,朱招娣才失魂落魄的站起身,她从农家女到如今的官夫人,实在太明白,没有靠山的艰难。

    “小小,我错了!”

    朱小闻言,脚步一顿。

    忽地就想到了庆忠侯府的朱思思,也是虚情假意的道歉。

    没有回头,去看善若了。

    朱招娣被人请出王府,连带着她那几个孩子,她拉着潘和美,潘和美拍拍她的手,“先回家去吧!”

    谁能想到今日会闹成这个样子,这午饭都还没吃,朱小就走了,很明显是被气的不轻,但何尝不是给朱招娣一个教训,让她知道祸从口出,也让所有人知道,和娘娘的感情再好,她已经是天家人,以后见着是要行叩拜之理,不可莽撞。

    更别说她生的一双儿女。

    那太子可是天域王朝未来的主人。

    “爹……”朱招娣又唤。

    朱二郎有些恍惚,看着朱招娣,又看了站在一边红着眼的朱花儿,“你们为什么要闹成这个样子呢?以前不是好好的么?”

    “因为人心不足蛇吞象呗!”朱花儿说完,率先上了马车……



    ------题外话------

    15日更新完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