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不容易觉得自己扳回来了一城,结果又被某人用这样不要脸的法子给找补回去的季北北已经懒得说话了。

    她此刻的内心正有万马在奔腾而过,让她忍不住的吐槽: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牧谨行到底知不知道他这叫胜之不武?

    看季北北有生气的迹象,牧谨行又舔着脸过来哄人。才短短的时间,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很适应哄女孩子了。

    简直是无师自通的就能点亮了这个天赋技能。

    牧谨行洋洋得意的想着,然后在心里补充了一个重要的前提--当然能让他无师自通哄着的这个女孩子只能是眼前的这个他的小姑娘才行--

    ......

    “好吧,大家之间的关系既然你想藏着,那咱们就先藏着不告诉慕叔和白姨还有季叔、常姨他们好了。”

    这一次季北北似乎出乎意料的难哄,为了尽快的哄好她,最后牧谨行还提起两人之前正在进行的谈话,忍痛的妥协了。

    “这还差不多。”看牧谨行妥协,季北北也不想得理不饶人,于是终于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结果就在她刚给了某人点好脸色,那个不要脸的某人就碘着脸的又来了一句:“不过回部队之后,我还是会先打一份恋爱报告。”

    季北北:“......”

    “我保证这份恋爱报告慕叔暂时不会知道。”看季北北又开始放下脸瞪自己,牧谨行赶紧的赔笑,说明道,“毕竟再怎么着,我也不能欺骗组织不是?”

    “哼,记住你自己说的。如果爸爸提前知道了,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了?”季北北被牧谨行的这理由给堵的,半响才气呼呼的道。

    “放心,大家部队机密多,别人轻易不会随便去打探什么。慕叔有分寸,更不会轻易的违反规定。”牧谨行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你们出任务的时候,是不是特别的危险?”

    想到之前自己通过傀儡的眼睛看见的牧谨行的队员跟歹徒对仗时候的惨烈,季北北的心忍不住一紧。

    她立即想到了自己空间那多不胜数的护身玉符。

    不过不行,就算自己的护身的玉符多,但是一口气拿太多出来还是不太妥当。

    她想了想,如果她拿出来的只是让空间擅长画符箓的傀儡画的那些低阶,一次性的符箓呢?

    也许她提供给部队的,除了疗伤的丹药、翼地草干粮和淬体丹、修炼的功法之外,还可以再增加一样一次性,需要主动触发的护身符箓?

    这想法到底可行不可行还是需要试试的。

    季北北想着,一个分心,神识探进空间里,暗暗的找了个擅长画符箓的傀儡吩咐了一声让它开始画符箓--

    季北北知道自己这样什么都想着往外拿,似乎是看着有些大方过头了。

    但是她知道,自己之所以这么舍得把那些好东西都拿出来。其实很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她对那群最可爱的人实在是太有好感了。

    她也是真心觉得,只要不会威胁到她的生命安全,那些东西拿出来只要是能对如牧谨行,如自己亲生父亲一般,那样最可爱的人能有大帮助的话,那为什么不拿出来?

    东西总是要有人用,才能显示出它应有的价值来的不是?

    既然那些东西对于她来说,拿出来并不会妨碍什么,也拿的不困难。她还可以用它们来换取利益,那为什么她非要把它们留在手里压箱底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