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小妞不错,要不要过去玩玩!”

    唐炎听到这话的时候,就知道对方说的是谁,肯定是韩允儿他们。

    这时,他听到了两人的动静,就知道肯定是那些人动身了。

    当即唐炎便是悄然起身,手朝着墙壁摸了过去。

    那水泥墙对他来说,仿佛空无一物一样,直接穿透了过去,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当中。

    唐炎把自己吓了一跳,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自己的身体什么时候可以穿墙了,这有些不可思议。

    就算是武神可能都无法做到这一步吧!

    这应该是自己的身躯产生了异变,所以才出现了这一幕吧。

    而这个时候同样看着唐炎的,是其他两个人,蓝眼睛,卷头发,看样貌是外国人,两个人本来准备出门,就听到哐当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差点吓了一大跳。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在他们的床上,居然冒出来了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这有些奇怪,这个人到底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你是谁?”其中一人盯着唐炎问道。

    唐炎看着对方,站起身子来,既然现在已经出现在了这里,那就先把正事解决干净吧:“你们是什么人呢?”

    “我问你是什么人呢?”那两个外国人当中的其中一人喊道,能感觉到他们身上有气息爆发出来,显然对方是一名异人。

    又是外国的异人,他们来到华夏干什么?

    “如果你们不说,就不要说了!”唐炎盯着其中一个异人说道。

    那异人顿时狂暴起来,显然是暴怒,也从来没有被其他人这么看不起过:“码的,找死!”

    这异人伸出自己的手来,那手居然变化起来,化为无数道藤条朝着唐炎飞了过去,那个模样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这个手段更是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唐炎站在原地,直接伸出自己的手来,将那些无数道藤条之手给抓住。

    那异人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攻击会被抓住,脸色微微变了少许:“你是谁?”

    “我想我现在问的是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唐炎冷声道。

    他猛然用力,顿时从手心之上,火焰直接汹涌而出,燃烧到了那藤条手上。

    那异人顿时凄惨的喊了起来,最后手臂被一下子拿了下来,直接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人额头冒汗,脸上全是惊恐神色,转身就是走,刚才对方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乃是术法者,这等实力比那武道宗师都要强悍,他们不是对手!

    对方的举动被唐炎统统洞悉,这两人的实力并不是特别的强!

    唐炎在原地动用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他身躯就瞬移到达了那个逃跑之人的面前。

    那人被吓了一跳,整个人一屁股倒在了地上,脸色惨白,仿佛看到了最为可怕的一幕!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呢?”那人惊恐的盯着唐炎道。

    “你又是什么人?”唐炎道。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对方盯着唐炎,极为认真的说道。

    “既然你不想说,那么自己来看吧!”唐炎道。

    对方虽然害怕,但听到唐炎的话,还大笑了起来:“自己来看?你能做到吗?”

    话音刚落下,唐炎的手已经落到了对方的太阳穴上。

    顿时对方犹如雷击一样,感觉到自己的记忆被其他人所窥测!

    这是法门,可以窥测其他人的记忆。

    现在,在唐炎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教主模样的人物,身穿黑色长袍!

    他这是在窥测对方的记忆,这个教主人物是在对方的脑海当中。

    但是这个时候,那个教主模样的人物也在看唐炎,对方就好像是一个吸血鬼,突然张开自己的嘴巴,长牙尖利无比!

    顿时,唐炎就从记忆当中出来了!

    那个教主级别的人物应该是西方那边的人物,而且手段通天,不然绝对不可能发现唐炎在窥测其他人的记忆!

    同时,在遥远的西方!

    在一处教堂大厅当中。

    一个身穿长袍的人,站在大厅当中,眯着眼睛,他的模样类似于吸血鬼一样,阴冷说道:“没有想到,居然被华夏的人发现了!”

    而这个时候,被他窥测记忆的人,身躯轰一下倒在了,就像是被鬼吓死了一样,全身僵硬倒在了地上,直接死去了。

    唐炎在那里想刚才在死者记忆当中看到的人,应该是来自于西方教廷的人。

    西方教廷,就类似于华夏修武界的存在,这很奇怪,西方教廷的人来华夏干什么?

    不过肯定没有按什么好心,因为西方教廷和东方修武界一直都是敌对的状态!

    而且常年征战,这与唐炎没有关系,与他最大的关系就是这两个人现在已经倒下了,那么韩允儿两个人就安全了!

    但是突然之间,从房间的窗户,一道黑色的影子钻了进来,速度很快,朝着唐炎动手。

    唐炎立即抵挡,就看到眼前一道光芒闪过,那是一把匕首。

    唐炎自认自己与其他人无仇无怨,这个人怎么下手就如此的凶狠呢!

    当即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这才发现这黑色影子似乎是一个女人,因为对方身上有一股香味!

    唐炎这就不明白了,自己跟这个人有什么仇,有什么怨,刚下手就这么恨!

    “你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要杀我?”

    “我倒是很想问一下,你们来大家华夏干什么?”黑色影子道。

    “我就是华夏人!”唐炎道。

    “放屁!”黑色影子开口道。

    然后想要从唐炎手中将自己的手给抽回来,但是纹丝不动,只见她另外一只手不知道从那里拿出来另外一把匕首,朝着唐炎刺去:“大家盯了你很久了,你们从西方而来,说你们来华夏的目的是什么?”

    唐炎无语,现在好像是自己把对方给制住了,怎么现在给他一种对方把他给止住的感觉?

    “喂,我真是华夏人!”唐炎道。

    “放屁!”黑色影子道。

    唐炎忍不下去了,一把从黑色影子手里将两把匕首都躲了过来,而后顶在对方的喉咙处,道:“我真是华夏人,你看清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