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影带着程流川来到山谷里最为奢华的一栋房子处。

    在这栋房子的门口,左右各自站着两个少女。

    左边的腰间挂着佩剑,右边的背着弯弓,一个个瞪大着眼睛,似乎极为凶悍。

    程流川讪讪笑了笑。

    这个幕后管理,放在地球来讲,极有可能是个cosplay控。

    “笑什么笑?”让程流川没有想到的是,四个少女见程流川笑出声,或者拔出佩剑,或者挽弓,竟然大有一股大打出手的气势!

    程流川皱了皱眉头。

    这四个少女,修为都在武尊修为,并不能让他害怕。

    问题他身边还有个修为明显比他高一大截的人!

    这要是自己出手,还不让人吃得死死的?

    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现实啊!

    “好了,别吓到客人了。”就这时,房子的里面传来一声极为好听的声音。

    有些像是百灵鸟在唱歌的那种!

    程流川脑海里顿时出现一位大叔抱着一个萝莉做着不可描述之事的场景,暗暗感到可惜。

    这声音都如此好听,这小姑娘应该长得也不错。

    但是却遭了怪蜀黍的毒手了。

    四个少女这才怒目而视,收了贴身武器。

    程流川耸了耸肩膀,跟着身影走了进去。

    刚刚到大厅门口,身影就消失不见,留下程流川一个人站在那里。

    大厅里没人!

    程流川正有些疑惑地走进去,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那声音又响起来道:“这里,东面第一间房间。”

    程流川哦了一声,走了过去。

    不一会儿,便来到东面第一个房间门口。

    房间门口正对面,一扇窗户的前面,一张厚实而宽大的木桌子前,坐着一位看起来也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女。

    少女穿着一身蓝色的劲装短衣,谈不上多漂亮,但是一眼看过去,绝对让人眼前一亮!

    娇小的身躯里似乎蕴含着一股飒爽之气!

    此时,少女正埋头翻看着一个卷轴。

    在她的眼前桌子上,摆满了这种卷轴。

    见少女没有理自己,程流川一边慢慢走进去,一边打量着房间。

    房间装饰得有些古怪。

    边边角角都有些女子的气息,可偏偏在大布局上,看起来像是一个莽撞的汉子的居所。

    尤其是四周墙壁的两边,挂满着各式武器。

    每一把武器,都看起来与众不同,一看就不是凡品!

    同时,在那些各式武器的后面,墙壁上,划着四副图画。

    东面的这一副,是一个看起来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这个男人长得很魁梧,眉宇间自有一股凶悍之气。

    他身上穿着血迹斑斑的铠甲,左手拿着一把大长刀,正在尸山血海里冲杀。

    他的嘴巴张得很大,似乎正在咆哮和呐喊。

    在他的四周,那些敌人都一脸惊恐,像是被他的吓得肝胆俱裂似的。

    东面的旁边,也就是南面,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和中年男子有些相似,但是眸子里杀意更甚。

    他持着一把和中年男子一样的长刀。

    图画里,他正拿着长刀和一个背着双戟的大汉缠斗。

    两个人脸色都很狠厉,出手之间似乎虎虎生威。

    看着这副图,程流川挠了挠头。

    他感觉自己似乎有印象。

    想了想,这可是天风大陆,自己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的世界,怎么可能会存在自己有印象的东西?

    程流川笑着摇了摇头,目光落在西边,也就是少女身后的那副图画上,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

    男子穿着很是华贵,身后跟着好几个将领。

    此刻,这些将领似乎在说笑着什么。

    而男子坐在健马上,挽弓搭箭。

    在男子的前方,有着一头猛虎,猛虎看上去极为凶猛,此时已经飞扑了起来。

    然而,男子面对着这只猛虎,没有丝毫畏惧。

    他眸子里的视线很坚定,手中的羽箭似乎即刻要出手。

    看着这幅画,程流川脑海里想起了一句诗: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这首诗是北宋著名诗人苏轼的诗,表达的是他想像三国东吴国主孙权年轻时一样骁勇善战,也希翼自己能够为国出征,攻下当时北宋最强的敌人西夏和辽国。

    看着这幅画,程流川脑海里陡然打了个激灵。

    如果说这幅画是孙权射虎的话,那刚才眼熟的那副,不就是孙权老兄孙策大战太史慈的场景嘛!

    再看看东面那幅画,程流川额头滚落豆大的汗珠。

    那个中年男子,莫非是孙策的父亲孙坚大战虎牢关的战场图?

    再看看北面那副图,里面,赫然是一个少女挽弓搭箭,率领着一群少女驰骋沙场的情形。

    而图画里的少女——

    程流川咽了咽口水,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

    就是坐在桌子前埋头看卷轴的这个少女!

    怎么可能!

    程流川感觉喉咙口发干。

    难道被召唤到天风大陆的不是自己一个人?

    如果眼前的这个少女真的是图画里的这个,也是历史上的那个,那也就是说,这个天风大陆,有着来自地球,却跨越了近一千八百年的两个人!

    少女虽然没有看程流川,但是似乎已经知道了他脸上震惊的神情。

    她依旧没有抬头,只是卷上卷轴,拿起另外一个,在上面写写画画,同时道:“看样子本郡主没猜错,你和本郡主是从同一个地方被召唤过来的。只是,本郡主比你早到了二十年。”

    程流川抹干额头上的汗水,拿起一把椅子放在少女的对面,颤巍巍地坐下道:“你,你是弓腰姬孙尚香?”

    “果然没错,不过,你说错了。”少女这才抬起头,对视着程流川的视线道,“虽然本郡主是女子,但是,本郡主成年礼的时候,二哥还是耐不住本郡主的嘴皮子,给取了表字仁。所以,本郡主的真正名字是孙尚香字仁。”

    孙尚香笑了笑道:“这才过了二十年而已,难道现在废除了字?对了,说说,你来自哪里?是曹孟德的领土管辖范围的子民?还是刘玄德的子民?”

    说到刘玄德,孙尚香哼了一声道:“本郡主可是听侍女说了,那可是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就那样的人,还向母亲提亲,简直不要脸!”

    程流川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地看着孙尚香。

    他的脑袋已经成了浆糊了。

    按照孙尚香的说法,她现在对自己原来的记忆停留在孙刘联合之前!

    怎么会这个样子!

    “你发什么呆,快回答本郡主的话!”孙尚香有些恼怒道。

(本章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