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血泪一声吃痛怒吼。

血欲哈哈狂笑一声:“爽。”随意有些疑惑的看向血泪:“咦?你的血液有些奇怪啊,怎么有一张特殊的力量。”

不过血欲脸色变得十分狂野:“不过不要紧,这股力量对我很好,看来吸取你的血液对我也很好啊,桀桀桀。”

“混账。”血泪怒吼一声,强大的血气现在身体中升腾。

“挣扎么?有用么,我可是血衣巅峰。”血欲嘿嘿一笑:“而你呢,不过是一个初入血衣的血族而已,怎么和我抗衡,真是笑话。”

血泪一声怒喝,一身气血凝聚在背后,一双巨大的血色翅膀赫然出现在血泪的后背,仿若两把利刃直接刺向血欲的脑袋。

“哼,就你有么,真是可笑。”血欲不屑的一哼,血气翻腾。

“哗啦”一声巨响,两个黑色的翅膀顿时在血欲的背后展现出来,血欲的翅膀竟然是一排排骨架,仿若一副枯骨,就这样展现在空中,不过整个翅膀却整整大出血泪翅膀一圈。

“咔嚓”一声巨响,血欲的翅膀猛地刺在血泪的翅膀之上,顿时将血泪狠狠的插在地上。

“桀桀桀,现在你知道大家的差距了吧,你还有什么能耐呢,来,用出来让我看看。”血欲哈哈一笑,不屑的看着血泪。

血泪双目狠狠的盯着血欲。

“用出来怕你承受不起。”一道冷喝赫然出现,血色光芒直冲血欲,巨大的铁链直接缠向血欲的脑袋,一股强大的气势直接从铁链上出现,直接轰向血欲。

“恩?”血欲脸色微微一变,明显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无奈之下,血欲翅膀猛地一收,向上狠狠的跃起。

然而刚一跃起,一柄巨大的镰刀赫然出现在血欲的头顶,若是血欲继续冲上,那么脑袋便会被直接削掉。

“不好。”血欲一声怒喝,身体硬生生止住,一把抓起地上的血泪向着镰刀的方向狠狠的掷去,看到血泪冲向镰刀,巨大的血镰略一停顿,转了一个圈再次冲向血欲,然而趁着这个功夫,血欲已经离开铁链的范围,迅速向后退去。

一道身影赫然在铁链中出现,一把将血泪抓住。

看到出现在眼前的身影,血泪脸色顿时大喜。

“烈兄弟。”血泪叫道。

烈无痕站在血泪身前,点点头,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的血欲。

在血欲的身上,烈无痕明显感受到了一丝特殊的气息,血欲的气势明显在血衣后期,实力不亚于当时的血牙,甚至更强,这A市怎么可能进来如此高手。

“恩?”血欲血色的双瞳盯着烈无痕看个不停,在烈无痕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很不爽的气息。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猎血者?”血欲看向烈无痕,有些不确定,不是说猎血者已经消失了么,他怎么可能是猎血者,血欲不敢相信。

“有人复活了你。”烈无痕语气淡淡的说道,在血欲身上他感到了一股腐朽的气息,仿佛是刚刚从坟墓中出来,在血欲的身上伴随着一股强烈的狂暴血气,这是大量饮食活人血迹,身上出现的血腥之气。

“桀桀桀,果然利害,不愧是猎血者,竟然让你猜到了。”血欲看着烈无痕狰狞的一笑,想要炸出烈无痕的猎血者身份。

然而烈无痕没有回答,而是淡淡的自言自语道:“在棺材中待的好好的,何必出来送死,既然出来了,那么你的命我收了。”

说完烈无痕血镰单举,大步一跨,直接出现在血欲眼前。

仿佛早已料到,血欲嘿嘿一笑:“就让我来领教一番你的实力,希翼不要让我失望。”

一对干枯的翅膀仿佛是一把长剑,带着血欲的身体直接刺向烈无痕。

烈无痕面无表情,灵力转动,狠狠的看向血欲的翅膀之上。

“咔。”的一声,一道火花闪过,烈无痕眼前闪烁一丝惊讶。

“死了这么多年,看来你的骨头也钙化了。”烈无痕不屑的说道。

在血欲的翅膀之上,出现了一道白色的痕迹,那是被烈无痕血镰砍到上面的痕迹。

后背传来一阵生疼的感觉,激起了血欲的斗志,一股强大的欲望冲向血欲的脑袋,一股强大的气势冲向烈无痕。

“喝。”一道金色的灵气输入到血镰之中,血镰仿若张开的大口,咆哮着吞向血欲,一条血色的长龙出现在空中。

血欲脸色渐渐变得严肃,好强的威力,血欲心底一喝,巨大的翅膀并在一起,对着烈无痕的血龙狠狠的刺了过去。

“破。”血欲一声狂吼,砰地一声巨响,翅膀直接刺穿了巨龙,然而巨龙直接化为一团浓雾将血欲包裹,一把血镰从天而降,直接看在血欲的翅膀之上。

“嗷!”血欲顿时一声惨叫,整个翅膀瞬间向着下搭落下来。

一股狂暴的灵力都是冲入他的翅膀,疯狂的破坏他的骨骼,冲入他的心脏。

“混账。”血欲嘶吼一声,血爪出现,狠狠的抓向头顶的血镰,一把扣住了血镰,然而一道威压赫然在血镰上出现,顿时血镰的威力再次提升,向下一坠,一道血迹瞬间飙射而出。

“不可能。”血欲竟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力,这是融入到血脉中的威压,是血族强者对弱者的威压。

“不可能,怎么可能,你不是血族,为什么会对我产生威慑,怎么可能?”血欲脸色大惊,自己竟然有一种不敢出手的感觉,血泪不可思议的看向烈无痕,然而眼前已经失去了烈无痕的身影。

“不好。”血欲大惊,然而已经晚了,一道身影赫然出现在血欲的身后,一把抓住被血欲抵挡住的血镰,接着狠狠的向下一拽。

血欲身影堪堪向前一动,血镰狠狠的看在了血欲的翅膀之上,在血镰的边缘猛地出现一丝金色的灵力。

“吼。”血欲一声疼痛的惨叫,一道血光闪过,一堆翅膀直接落在地上,接着烈无痕一掌狠狠的轰在血欲的后心。

“咚”的一声,血欲直接被轰飞,倒在地上,不在动弹。

一堆骷髅般的翅膀落在地上。

烈无痕淡淡的举起血镰,向着血欲的方向走去,难道就这样被自己击杀了,烈无痕心底有些疑惑,感觉不太像,烈无痕一脸谨慎走向血欲,在临近血欲之时,血欲依然是躺在地上没有动弹,浑身没有一丝气息。

烈无痕摇摇头,一把甩出血镰,直接砍向血欲的脑袋。

就在血镰即将到达血欲脑袋之时,血欲猛地翻身而起,直接躲过血镰,接着一掌狠狠抓向烈无痕的胸口。

“果然有鬼。”烈无痕一哼,手掌一拽,长长的铁链直接缠向血欲,单手握拳,一拳泛着金光狠狠的轰在血欲的手爪之上。

“砰”的一声,血欲向后一退,身影闪烁,脱离铁链的范围。

“没想到你竟然知道我血族的命脉,看来你是猎血者无疑了,没想到我竟然能碰到猎血者,桀桀桀。”血欲冷笑的说道。

“不过你没有想到,我血欲的命脉和其他血族不一样,桀桀桀。”血欲一声奸笑。

“是么?”烈无痕声音平淡,没有一丝情感。

“怎么可能?”血泪一惊,自己明明已经逃离了铁链的范围,怎么?

然而还没等血欲反应,一道铁链猛地将血欲困住。

烈无痕赫然出现在血欲身后:“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的命脉都不一样,还有什么不可能。”

在血欲身前烈无痕的身影缓缓地消失。

“不过,不知道这里是什么?”烈无痕说完,一把抓住血欲的脑袋,猛地一用力,直接扣在血欲的天灵盖。

“不。”血欲一声嘶吼,然而烈无痕手掌直接传进了的血欲的脑袋,接着狠狠的一抽,一块黑色的骨头出现在烈无痕的手中。

血欲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双血色的瞳孔满是惊恐,还充满不甘,自己还没有享受这个世界,然而一切都晚了,失去了血骨,现在他已经彻底的死了。

烈无痕血镰横在血欲的脖颈,直接砍掉了血欲的脑袋。

收起血镰,来到血泪身旁。

“怎么样?老血,不要紧吧?”烈无痕问道。

“放心吧,我没事。”血泪一笑。

“没事就好,大家先离开。”烈无痕说完带着血泪直接离开。

…………

西城博物馆地下,一处广阔的空间,三道人影跪在地上。

“主人。”血枯惊喜的喊道。

一道高达干枯的身影站在他们身前,一脸的褶皱可怖,在他周围躺了一地的尸体,有警察和保安,毫无例外,都是被咬断了脖子。

“桀桀桀,我沉睡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有再现的一天,很好,很好。”干枯的身影嘿嘿直笑,一身血气甚至强大,给人一种强大的威压。

突然,血色身影还想说什么,脸色大变。

“不好。”地上的血枯等人脸色一变。

“主人,主人。”血枯三人一脸悲愤的看向高大身影。

“混蛋,感动我的人,真是找死,不关你是谁,我都要让你付出代价。”高大身影语气中透露着强大的怨气。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