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吴三桂听了,眼睛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而后吴三桂对心腹亲兵吴三柏喝道:“去把昨晚负责巡营的人叫来!”

    “是!”吴三柏答应一声,便是马上去把昨天晚上负责巡营的参将找来。

    不多时,那参将来了,“昨天晚上跑了九十三个士兵,你有什么话说!”

    那参将一来,吴三桂便是火冒三丈,当即喝问,脚上还一脚把他给踢翻在地上。

    那参将被踢了一个狗啃泥,但是凭着吴三桂那火爆的脾气,他知道越是争辩,就越死得快,于是他不敢争辩,不住的磕头求饶。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是小的办事不利,下次小的不敢了,求将军念在小的跟随将军多年的份上,饶,”

    “住口!”

    吴三桂气急之下,哪里听得进他的话,直接就是当头一喝,把他的话被打断了,“本将不杀你,如何震慑军心!”

    说完,吴三桂对左右说道:“来啊,把他拖下去砍了!”

    左右得令,便是上前,一左一右,将那参将拖了下去。

    “将军饶命啊,将军饶命啊!郭将军,刘将军,求你们给我求求情吧,,,”

    这时候哪个人敢站出来放个屁,没看见吴三桂这无名火发起来了吗,谁要是敢站出来说话求情,那一准要烧到自己身上来。

    “啊!”的一声惨叫,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参将,现在已经是一个尸首两处的死人了,这场面,把许多的人都是惊的说不出话来,其中就包括了昨天的那个小兵。

    这个小兵没有想到一个高高在上的参将大人,就这样被砍了脑袋,而真正没有认真实行任务的自己,还有队长,这时候还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看着他的尸体。

    “走吧。”

    队长对那小兵说了一句,而后便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轻松自在的回去了。

    “哦。”小兵哦了一声,慌不跌的跟上了队长的步伐,这时候他只感到平时不怎么威严的队长,这时候竟然比参将大人还要高深莫测。

    当吴三柏提着那参将的脑袋给吴三桂复命完毕后,吴三桂便是对手下一干将官说道:“你们都听着,管好自己手下的兵,谁的手下要是再出现逃兵,本将砍了他!”

    “末将遵命”“末将遵命”,,,一众将官都是慌忙跪地,齐声应道。

    不过别看他们答应的这么认真,但是其实他们心里也是对这个命令不以为然的,逃兵这样的事情,脚长在别人身上,谁又能真正的管得住,

    难不成有了逃兵,还真的杀大家这些将官不成,真要那样的话,这一大帐子的人,包括郭壮图在内,明天谁活的了?

    “曹顺,从今天开始,就由你巡夜,要是再有逃兵,本将饶不了你!”

    这时候,吴三桂看着曹顺,便是把巡视大营的任务安排给了曹顺。

    这时候,一众将官都是放心了,总算屎盆子没有落在自己头上,出了事,还是巡夜的人顶缸。

    曹顺这时候惊闻吴三桂这命令,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属,,,属下,,,属属属下遵命,,,”见识了刚才那参将的下场,曹顺话都说不利索了。

    等曹顺走出吴三桂中军大帐的时候,内中中衣已经是被冷汗浸湿了,回到自己的大帐,曹顺赶紧是叫来曹小五,对他说道:

    “小五,你赶紧去见首长,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他汇报,听他怎么说,另外你一定要告诉他,就说若是今天晚上首长行动的话,自己还能配合一下,若是不行动的话,那我今天晚上就先跑了,到时候还请首长不要怪罪。”

    这时候的曹顺已经是不跑不行了,毕竟自己不是吴三桂的心腹,若是今天夜里还出现逃兵的事情,那明天天一亮,就是他曹顺的死期!

    曹小五听了,不敢怠慢,马上是领了命令,而后便是偷偷出了大营,前去上次见到刘凤成的地方,想要再次和李起接上头。

    不多时,曹小五便是来到上次和刘凤成碰面的地方,很快,他也是被解放军侦查战士发现,而后便被带到了解放军总部。

    照例,这一次曹小五还是被蒙上了眼睛,这是必须要做的,在没有完全确定曹顺和曹小五的诚意之前,这是免不了的。

    “小的要面见首长,小的有重要事情向首长禀报,还请大人赶紧通传一声。”

    一到解放军总部,见到了刘凤成,曹小五便是急切的对刘凤成说道。

    刘凤成见曹小五一副急切模样,心知必是出了事情,不敢怠慢,马上便是去汇报了。

    不多时,李起来了,“你这么着急见我,可是曹将军那边出了事?”

    李起也是预感可能出了事,他甚至预感到战争的气息正越来越浓烈。

    曹小五点点头,便是将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李起说了,最后也把曹顺的话给一字不差的全部转述了一遍,最后曹小五对李起说道:

    “我家将军现在十分危险,若是首长今天晚上之前不打算开战,还请首长可以给个明白话,要是不行,我家将军也好趁夜逃走!”

    这话可以说是极其无礼的,但是李起丝毫没有生气,反而是笑了,因为这样的话,正好也佐证了刚才曹小五的话应该是真的,要不然,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情绪。

    李起想了想,在心里在三权衡了一下这时候的战局,最后只听李起对曹小五说道:

    “你现在就回去告诉曹将军,明天一大早,我一定会在吴三桂处置他之前,提前向吴军大营发起攻击,绝对不会让他出事。你让他今天晚上有多少逃兵,就放多少逃兵!”

    而后,李起又是好一番安慰了一阵曹小五,让他一定要慎重转告曹顺,自己一定不会失言,让他一定要相信自己。

    曹小五见李起说的这样认真,庄严,自然也是信了,最后时间紧急,不敢怠慢,李起便命人将他送回去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