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夜的时光小屋对于不同的人作用也不一样,像是八云紫和八意永琳这种级别的,时间的累积对她们已经毫无意义,哪怕是汤昊,在缺少足够对手的前提下,也难以再有以前的那种进步,甚至可能还不如去风见幽香那里挨几天的揍有效果。

    当然,如果汤昊能耐住性子在时光小屋里练个千百万年的,或许也能成为十里坡剑神,而对比现实时间也就区区几年而已,但不说几年的时间足以让聊天室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单是千百年的枯燥修炼,人都得疯掉不可。

    汤昊不是武痴,也不是那种为了力量可以无视一切的人,对他而言,力量始终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结果,无敌不是他的追求,快乐才是。

    所以这一次汤昊并没有在小黑屋呆上太长的时间,只是几个月的功夫便出来了。当然,这几个月里有虞姬和铃仙对他的轮番操练,他也是受益非浅,因为风见幽香帮他打好了极强的基础,让他的身体得到了脱胎换骨的蜕变,厚积薄发下,体内各种不同的力量达到了初步的融合,全力爆发之下,也能勉强和铃仙打个五五开了。

    这便意味着他已经真正步入了高手的领域,虽然和顶尖那一批还差得有些远,却也能够独挡一面。

    虽然小黑屋里的几个月只相当于现实世界的十几分钟,汤昊和铃仙早已经习惯,也适应了这种变化,但虞姬却感觉在幻想乡已经呆了很久,当晚便提出了要返回迦勒底的意思。

    “这么快?”汤昊一愣,“你不喜欢这里吗?”

    两人此刻呆在永远亭,是铃仙给他们安排的住处,和红魔馆一样,永远亭也是外面看起来很小,实际却足以让人迷路的豪华建筑,只是相对来说,永远亭则多了一分古风,也没有那么吵闹,小桥流水,竹林静月,隐隐带着一份诗情画意。

    铃仙给两人安排的住所也是一个比较别致的小院,竹木制的小屋,打开窗户就能看到外面与一片竹林相隔的圆月,透过着一丝清雅却又神秘的气息。

    站在窗前的虞姬收回目光,轻轻的关上窗户,摇了摇头,笑道:“不,恰恰相反,虽然我在这里只呆了几天,但我还是颇为喜欢这里的气氛,在人类社会中算是异类的我,在这里反而显得普普通通,若是用来养老隐居,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地方了。”

    “那么……”

    “但是,你不是这样的吧。”虞姬走到汤昊身前,俯首轻轻的靠在他胸前,“我已经活得太久了,从人类还在打磨石头的时代,到现在开始仰望星辰,将目光投向外太空,这其中经历了多么遥远的沧海桑田,数都数不清,我也渐渐的忘记了活着的意义,如果不是因为与你的邂逅,我可能早就寻一个安静的地方永远的沉睡下去。”

    “当然,现在的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毕竟大家的时间才刚刚开始,但就算如此,我所追求的依然只是平淡悠闲的生活。但是你不一样,你还年轻,你有着年轻人一往无回的朝气,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算我再怎么想,也不能自私的要求你和我一起隐居吧。”

    “所以,你住在幻想乡……”

    汤昊还没说完,虞姬就伸手按住了他的嘴巴,抬起脑袋,笑着摇了摇头,“从我来到幻想乡之后,除了在时光小屋里的修炼以外,你都一直陪在我身边,没有做过其他事情吧,甚至你连手机都没怎么打开过。”

    “呃……好像确实如此,毕竟你刚来嘛,我总要带你四处逛逛才行。”

    “所以啊,如果我继续呆在这里的话,你可能就没心思做其他事情了,温柔乡是英雄冢,我不想拖累你。以前你邀请我进入聊天室,我没有答应,只是出于自身的考虑,而现在,那个想法就更加坚实了,只有我不在你的身边,你才能够放开脚步,所以,等我回到迦勒底之后,你就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了。”

    虞姬轻轻的说着,汤昊静静的听着看着。

    他也无法反驳,因为这是事实,和虞姬在一起的时候,他对聊天室的关注确实变少了,虽然这只是暂时性的,但长此以往,也可能变成习惯,而虞姬为了不束缚他,选择暂时性的离开,这也确实是虞姬会做的事情,因为她是虞姬,是那个“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的虞姬。

    不管是地球史还是月球史的虞姬,都有着为了心爱的男人牺牲自己的觉悟。

    汤昊心中感动,下意识的将虞姬抱在怀里,抚摸着她柔软的娇躯,鼻端传来她淡淡的体香,“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敬重你的选择,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明天吧。”

    “那大家只剩下一晚上的时间了啊……”

    “是啊,你又起色心了吗?”虞姬感到汤昊按在自己屁股上的手往肌沟划去,渐渐变得不老实起来。

    “这个嘛,只是正常的生理需求啦,毕竟大家都好几个月没做过了,而且,你明天就要走了,那么趁着今天晚上,大家不是应该好好热闹一下嘛。”

    “哼。”虞姬轻哼了一声,将脑袋从汤昊的胸口抽了出来,盯着他的眼睛,“我可先说好哦,虽然我不打算束缚你,但你要是敢背着我在外面拈花惹草,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呃……”

    “答应得好慢!”

    “不是,虽然我很想答应你,但我对自己没什么信心啊,毕竟你也知道,我太受欢迎了,很多女人都暗恋着我,万一哪天有女人向我投怀送抱,你又恰好不在,我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

    “好啊,我还没走呢,你就想着出轨了啊!”虞姬咬着牙,气势汹汹的抓着汤昊的衣领。

    “没有,我只是说的一种可能性……”

    “那么暗恋你的女人都是谁啊?亚丝娜?辉夜?还是那个叫八云紫的?”

    “呃,明明幻想乡的女人那么多,为什么你单单提了这三个?”

    “哼哼!”虞姬嘴角一翘,露出小恶魔般的微笑,“我好歹也是女人,这方面的直觉还是很准的,当然也有可能猜错了,反正你有胆子的话就去试试看好了。”

    什么意思啊,难道亚丝娜辉夜和紫妈都暗恋他?

    听了虞姬的话,汤昊不由一愣,亚丝娜倒没什么疑问,那已经不是暗恋而是明恋了,至于辉夜和紫妈……算了吧,他还没那个胆子去试。

    “放心,我胆子很小的,一般只有你这样好搞定的女人才敢去试。”汤昊立即证明自己的清白。

    “是吗,原来我很好搞定啊?”虞姬邪邪的一笑,随后便拉着汤昊向床铺走去。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呃!”

    哗啦一声,转瞬间,汤昊已是被虞姬扔在了床上,然后身体一沉,虞姬则以女上位的姿势坐在了他的身上,俯下身,几乎脸贴着脸,凑到他的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那么,你就试着来搞定我啊~~”

    虞姬的眼中带着几分恶作剧的神色,但也同样充满了妩媚的诱惑,尤其是当那身淡薄的装束从她身上轻轻落划之时,汤昊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个翻身就将虞姬压在了身下。

    虽然在幻想乡做这种事情并不安全,因为八云紫随时有可能偷窥,而且这里还是永远亭,以辉夜的恶趣味,天知道会不会监视着他们两人,但这种事情汤昊已经懒得去管了,那几个家伙要看就看吧,反正他也不吃亏吧。

    很快,汤昊便忽略了一切,抱着虞姬柔若无骨的身子,尽情的释放着体内的欲望……

    ……

    第二天一早,虞姬便返回迦勒底了,是“乘座”八云紫的“特快列车”回去的,而八云紫也没在迦勒底久留,一转眼的功夫就又回到了幻想乡。

    随后,汤昊也离开了幻想乡,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因为他要回去补一补身体。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而虎啊狼的跟虞姬一比,简直小巫见大巫,她只要认真起来,完全就是一部榨汁机,一个晚上的功夫,几乎掏空了汤昊的身体,猛男瞬间变成软脚虾。

    以致于早上起床的时候,他都不敢抛头露面。

    确实啊,这样的女人要是一直呆在身边,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了。

    回归自己的世界,虽然周围的环境没有任何变化,但汤昊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知道,有些东西确实改变了……此次一行,他从弱鸡变成了强者,从少年变成了男人。

    当然,无论如何变化,一切都将继续。

    他的生活,以及聊天室的行程。

    整整两天的时间,汤昊终于从虚弱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与此同时,聊天室也迎来了新的希翼——每月一次的三张邀请涵。

    “这次一定要拉几个新人进来啊!”

    上个月的三张邀请涵全部石沉大海,一个新人都没拉到,但正所谓人品守怛,或许这次就转运了呢?

    汤昊一边祈祷,一边递出了邀请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