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浩然哭笑不得,是他欠考虑,没想到这件事。

    一百块五香猪肉,全都得便宜这些黑魔蚁了。

    商浩然摇摇头,想着反正也不能再吃了。

    他正准备往回走,打算再想办法,突然眼角瞄到一个奇怪的现象。

    一块五香猪肉,就摆在某颗黑色矮子松的旁边。

    一大队黑魔蚁,从那块肉旁边,经过好几次,却都视若无睹。

    它们宁可搬运更远处的肉,却都不向那肉靠近一步。

    因为肉很多,黑魔蚁喊了很多工蚁过来,长长的黑线状,在草地上面爬动。

    每次经过那块肉,都会绕道,变成S形。

    商浩然试探的抓了一只黑魔蚁,将它放在那块肉的不远处。

    那只黑魔蚁一落地后,马上像被吓到一样,惊恐的趾足划动,快速爬退到蚁队里面后,方才又规律的爬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商浩然摸着下巴,跑回去把公主抱了回来,也将它放到那块肉的旁边。

    公主猫脸茫然,眼神无辜的看着商浩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它不太喜欢黑色矮子松的味道,为何要把它按在这儿?

    公主也没有示警!

    难道是他猜错了。

    那为什么同样的肉块,黑魔蚁将其它九十九块都吃了或是搬走,唯独留下这一块呢?

    商浩然将猫提到旁边,索性拿出石刀,开始在矮子黑松旁边挖了起来。

    一整颗黑松都被他的蛮力,连根拨起了。

    土层翻过来,除了冒出来几条青蚯蚓外,什么都没有。

    公主探头探脑,好玩的用爪子,将那些排成队抬着肉的黑魔蚁弄翻。

    黑魔蚁脾气很好,丝毫不生气,再度爬起来,继续回归队伍里继续抬肉。

    商浩然将黑色矮子松旁边,挖得面目全非。

    “唉,算了算了,那么多人都没找着,我还真是意想天开,还是小心些吧。时间不多了。”

    商浩然将公主抱到怀里,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了。

    “喵呜——”公主突然从他怀里急速挣扎,朝着某个方向扑了过去。

    它前面的两只爪子,肉垫里锋利的指刃,一起弹了出来,泛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寒光。

    商浩然知道肯定有情况,他赶紧转身追了过去。

    他看见公主用爪子按住一颗黑色的矮子松,眼神里还有一抹疑惑。

    商浩然将那株黑色的矮子松捡了起来,是他刚刚挖断的。

    “你发现不对劲?”

    公主喵喵叫着,回应商浩然,他猜对了。

    有异兽出现,公主才会示警出手。

    但刚才四周只有公主看不上的黑魔蚁。

    商浩然根据公主爪子按住的地方,又深挖了一番,还是一无所获。

    “小家伙,你在逗我玩呢,哪有东西?”商浩然和公主打了个眼色,相信它能看懂。

    “你真是太调皮了,不许到处乱跑,被异兽吃了,我可不救你。”商浩然说罢,提起公主,就快速跑走。

    跑出去大约两百米左右,果断换了方向。

    上树!

    安静了只有几分钟的公主,猛然情绪又激动起来,在他怀里乱动,好像想要下树。

    商浩然用了点力气,将它按住,在它耳边轻声安抚着它。

    它这才停止了挣扎。

    商浩然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刚才的地方。

    约摸十几分钟后,原本倒在地上的黑色矮子松,突然动了。

    商浩然将赤阳真气,聚于眼穴四周,让目力更远更清晰。

    他终于发现,不是地上的矮子黑松动了,而是那整座矮子黑松在慢慢往前移动,推得地上的矮子黑松往前动了。

    那丛矮子松在移动,速度极慢极慢,几乎是每十几分钟,才移动半米不到。

    方向正是放那块肉的地方。

    商浩然心中大喜,抱住猫就亲了口。

    “公主棒棒的!”

    他居然成功了,真的找到了佛龟的存在。

    刚才肯定是佛龟动了一下,他抱着猫的时候,猫是趴在他的肩膀上,估计是看见了,就冲了过去。

    商浩然控制住激动的心情,耐心的等待着,直到天色快黑了,那丛黑色的矮子松,终于移到了肉的前面。

    商浩然在心里不停默念着:“吃,快吃呀,香喷喷的异兽五香猪肉,你有多少年没吃过了?我的烤肉技术自认还可以,外酥里嫩的,没看把黑魔蚁馋的都快发疯了?千万别客气。”

    商浩然不敢往前,那颗躺倒下去的黑松,挡住了肉的视线。

    只不过他有时间,有耐心,就等喽。

    天色黑了下去,今晚的月色就没有昨晚好,很是昏暗。

    幸亏商浩然目力惊人,要不然还不一定看得清。

    佛龟驮着黑色的矮子松,又开始往回移动了。

    商浩然不由失望起来,难道是佛龟感应到了五香猪肉里面的黑魔蚁唾液,所以才放弃了吃肉,准备离开了?

    那他要不要动手呢?

    商浩然计算了下自己的距离,这儿离黑松的距离虽然只有两三百米不到,但是他有没有把握,在一秒之间内冲到佛乌的前面,在它把头和脖子缩回壳里前弄死它?

    商浩然掂量了下自己的实力,他现在的速度,跑到佛龟的面前至少需要十秒钟。

    那时候佛龟早就把头缩回龟甲里了,和整个矮子黑松融为一体。

    他上哪儿找去。

    算了!无数比他利害,比他等级高的前辈都抓不住的东西,他也抓不住很正常。

    商浩然心里有些沮丧,不过不悔恨耽误了这一天一夜的时间。

    原本看《异兽录》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以为然。

    现在是经过事实的教训,知道上面所说,多数是前人经历无数失败,总结出来的经验了。

    商浩然依旧目不转晴,盯着那颗移动的黑色矮子松阵。

    他在心里默默读秒,冷不丁有点发现。

    佛龟往回移动的速度似乎更慢了?

    按它现在这样的速度,只有几十米的距离,恐怕想爬回原位,至少得爬到明天早上。

    哎,或许这位佛龟正是计算好了,明天第一缕朝阳落下的地点,故意这样慢吞吞移动的吧。

    凌晨三点左右,异兽森林里,万籁俱静。

    商浩然盯得实在困了,便小小的打了个盹,公主的猫尾从他脸上扫过,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马上再看,发现两小时了,佛龟居然还在原地。

    难道那儿是它算好的地点?

    不对呀,现在佛龟所处的地方,树木高大,枝叶如华美的云盖一般。

    完全的能够遮挡住月光,自然也能遮挡住明天早上的太阳。

    佛龟为啥停留在这儿?

    商浩然心头,冷不丁冒出一个不确定的想法。

    他马上跳下树,朝着佛龟停留的地方狂奔。

    那块五香猪肉不见了!

    肯定是被吃掉了,所以佛龟移动速度变慢,是因为黑魔蚁的唾液在起作用。

    停下来,是因为它已经坐化了。

    肯定是这样!

    商浩然兴奋的瞌睡都跑了,拿出石刀,发动全身的力气,疯狂挖掘寻找了起来。

    不到十分钟,整座小山般的黑色矮子松,终于被商浩然全部清理完了。

    他也看见了佛龟的真容。

    乌龟壳和泥土尘是一模一样的颜色,偶尔有露出的部分,也是变成了矮子松的颜色,着实是让人震撼。

    商浩然伸手去拿乌龟壳,他已经做好很沉的准备,没想到却是很轻,轻得几乎没有重量。

    更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佛龟的外壳居然是软的。

    当他手提起来时,就像一件乌龟壳花纹的布料。

    商浩然顾不上研究太多,赶紧提到河边,清洗干净。

    佛龟衣一入水,马上变成了透明的颜色,上面的泥土草屑也都随水而流走。

    等将佛龟衣提起来,顿时又化成了周边草丛的颜色,且上面没有丝毫的水滴,干躁柔软的像最上等的貂皮。

    商浩然又把它们团在手心,马上手心的那部分,变化成了皮肤的颜色,而垂下来的部分,则依旧是草地的颜色。

    商浩然低头闻了闻,没有任何味道。

    他赶紧将佛龟衣穿上,马上变得十分贴肤,没有任何重量和异样感觉。

    它在接触皮肤或是衣服的瞬间,马上就变幻成了衣服或是皮肤的模样。

    若不是用手指去细细感受,去拈起来一片,对准地面,你都无法发现它的存在。

    商浩然开心的都想长啸。

    不过想到异兽森林里的夜晚更危险,有更多恐怖的异兽出来觅食,他还是老实的咽了下去,捂嘴偷笑。

    他运气真是不错,偶尔试之,居然侥幸成功了。

    有了这佛龟衣,他在异兽森林里行走,也多了分保障。

    明天,天亮之后,便开始战斗模式吧。

    清时,第一缕阳光照下,商浩然跟着公主去觅食。

    异兽森林里,不但有各种各样的异兽,还有很多神奇的果子。

    只要猫公主用爪子拍拍果树,就代表那种果子可以食用。

    商浩然发现一些奇怪的现象,那些往往越是好看,漂亮,散发着诱人香气的果子,往往都是有毒,不能食用的。

    而一些臭不可闻,或是长相丑陋的果子,反倒味道十分鲜甜。

    公主只能保证它找到的果子无毒,却不能保证,那些果子一定好吃。

    不过倒让商浩然有一些意外的收获。

    有些果子有咸味,有些果子有辣味,还有些果子吃之后的味道,有点像是八角或是黑椒。

    路过一片山崖的时候,他居然还发现一处蜂巢,里面的蜜蜂似乎出去工作了,他赶紧偷偷取了些蜂蜜,就溜了。

    如果有蜜蜂在,他可不敢偷蜂蜜,这些毒蜂的尾针可利害了,何况它们还是团队作战。

    他见样都收集了一部分,放进箩筐里,准备中午用来烤肉。

    商浩然把东西都送回休息的地方,这才轻装上阵,和公主一起,往四周搜索,寻找战斗对象,磨练战斗技能。

    他们运气不错,很快就遭遇了一只铁甲狼。

    一级铁甲狼,四足和身体的关键部位,都覆盖着坚韧的黑色鳞甲,既能保护自身,也能成为攻击敌人的利器。

    覆盖着鳞甲的狼爪锋利之极,有开石裂金之力。

    若是昨日遇上了它,商浩然还要小心应战,尽量避开它的爪子攻击。

    今天么,摸了下身上的佛龟衣,他勾起嘴唇,自信的笑了笑。

    来的路上,他已经让公主试过了。

    公主伸出利爪,全力以赴的挠了,连条白印儿都没有出现。

    足见其坚韧程度。

    铁甲狼正按住一只双心鹿在进食,突然感觉到了有陌生气息靠近,他马上低低呜咽,并且亮出沾满鲜血的獠牙警告。

    商浩然没有掩藏身心,施施然的走了出来,朝着铁甲狼逼近。

    铁甲狼抬眼看了商浩然一眼,停住了进食的动作,退了几步,朝着商浩然低吼。

    双心鹿拥有两颗心脏,如同人类的左右肾脏,只要有一颗心还在,不管受多重的伤,都能存活。

    且过段时间,只要灵气充足,失去的心脏也能重新长回来。

    因此双心鹿的鹿茸和鹿血都是制作恢复伤势药物的上佳材料。

    双心鹿此刻被铁甲狼的利刃,开膛破肚,左边的心脏已经被吃光了,只剩下右边的心脏,正在微弱的跳动着。

    它湿辘辘的明亮大眼,朝着商浩然的方向,投来无辜可怜的求助表情。

    商浩然有点看不下去了,直接拳头上燃起红色赤阳火焰,挥舞起来,朝着铁甲狼打了过去。

    扑面而来的赤热灼气,让铁甲狼感觉不妙,只能仓皇的丢下早餐,返身往林子里跑。

    双心鹿冲着公主的方向呦呦的叫了几声,艰难的爬了起来,一拐一扭的,身上还滴着血,走进了草丛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铁甲狼已经和商浩然战作一团。

    因为不用顾及自身受到的伤害,因此商浩然完全不管防御的事情,只全力进攻。

    铁甲狼的爪子狠狠划在商浩然身上,想象中的血流成河场景并未出现。

    商浩然冷冷一笑,拳头和脚连续在空中蹬击,将铁甲狼踹得面目全非。

    铁甲狼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了,它马上心生退意,想要逃走。

    想逃?

    门都没有!

    进入已经两天两天,他还没有真正好好战斗一场呢。

    铁甲狼的鳞甲也是很坚硬,商浩然攒起全身的力气,在同一个地方,连续捶下数十拳,方才看见那鳞甲就丝丝的裂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