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的,你这煮鸡蛋吃起来可不怎么新鲜啊,不会是放了有些时间,馊掉的吧?”

    何髯一边吃一边嫌弃,但手里却没耽搁掏钱付账,李尘随后也交了一千出去。

    这笔钱不是当真买他这么一个鸡蛋来吃,而是购买入场的资格,相当于诚意金一类。

    事后倘若正常参加拍卖,会有相应金额退还,或者抵扣货款。

    交易金额达到一定数目,更将被认定为贵宾,先容更多的商户和交易渠道,甚至能私人定制一些直接进行的交易。

    不过无论如何,掌柜这边要过路抽水,这是他们赚钱的方式。

    黑市这边也有许多黑话,专门用于彼此交流,煮鸡蛋是筑基丹的代称,何髯也不是当真尝出了什么馊味,而是在问掌柜货物成色如何。

    挑毛病的是真买家,掌柜见何髯与李尘都吃了煮鸡蛋,又痛快交钱,也就笑呵呵道:“这哪能呢,都是自家老母鸡下的蛋,新鲜现煮的,吃得放心。”

    “哦?竟然还自家养了下蛋的母鸡?”何髯微怔,旋即露出意外的表情。

    “那可不是?本土走地鸡,可不是那些笼子里面圈养的能够比!不过这位祖宗能生,伺候起来也麻烦,得指望着二位爷多多帮衬才行,要不然的话,卖不出去,还真就只能馊掉了。”

    丹师也有学徒和正式丹师之分,前者是用残缺技艺批量栽培出来的学徒,造诣低下,水平有限,即便能够炼制丹药,也属粗制滥造,甚至含有巨大的副作用。

    他们身份地位不高,本身往往就是奴仆出身,在乡间小坊的工场里,数十年如一日的为主人干活卖力。

    现今东胜洲能够成规模炼制的丹药,就是依靠他们炼制而成,只有一些普通的灵材级丹药,而且品质还往往难以保证。

    后者则是如同乌丁这般,得到了相应的丹道传承,又依靠自己聪明智慧与机缘际遇成长起来的真正丹师。

    他们丹道造诣更深,制作水平更高,还拥有着奴工所不具备的成长潜力,通常都被视作客卿供奉,各方豪强争相招揽。

    这种人物,往往是各大势力都挂上号的,这家不要,别家抢着要去,因此即便修为低下,实力孱弱,也不是常人可以轻易得罪。

    东胜洲的筑基丹,乃是由这等人物炼制,真要换成普通奴工炼制的,他们敢卖,李尘与何髯还不敢吃呢。

    掌柜口中所说的老母鸡,自然便是那种合作很久,关系很深,早已拥有稳定出产的丹师客卿,即便是地下黑市,为了赚钱,也要讲究信誉和质量,假鸡蛋,毒鸡蛋,这种人是绝对不屑一顾的,久而久之,也成为了顶尖的金字招牌。

    乌丁插嘴道:“掌柜你这话说得稀奇,煮鸡蛋这种东西,难道还能当肉吃不成?以前没吃过,买个尝尝,图个新鲜也就算了。”

    乌丁这是在说李尘与何髯乃散客,并非别家派过来批发此物的探子,更不会去打他们家老母鸡的主意。

    如果他们想批量采购,甚至形成稳定的商贸关系,那就得回答“带回去给孩子们补补身子”了。

    掌柜的会意,点点头:“三位里边请。”

    他把三人带向后堂内院,走廊静悄悄的,听不到什么声音,但内里却是别有洞天,一个个客房被改造成为了专供客人休息的厢房,看着空间不大,但却以掺和灵材,铭刻禁制的墙壁阻隔,形成幽闭安静的所在。

    里面有张桌子,桌子旁是铺着软褥的长椅,可以坐也可以躺着休息,李尘坐下后,就随意捡起桌上的图册,翻看起来。

    这是黑市的广告图纸,上面描画着一件又一件的商品,下面是各自的参考价,筑基丹属于畅销的精华级丹药,占据着单独的一整页,很是显眼。

    李尘又看其他:“这里的好东西还不少嘛?雷击木,焦角,精金锭,灵玉,玄铁,风蟒筋都有……”

    这些大多都是制造机关傀儡所用的宝材,东胜洲把各种天材地宝划分为七大等级,逐一对应不同的修为层次和境界。

    它是以各自内部蕴含的灵蕴和所拥有的威能为依据的,其中最低的是灵蕴级,通常是指只含有一丝灵蕴的中,下品灵材,比如精金,灵玉,玄铁之类;

    更高一级是精华级,其中灵蕴已经非常浓郁,快要或者已经凝气成液,对应着筑基境界,或者上品,极品的灵材。

    更高层次的则是结核级,道蕴级,仙灵级,道果级,本源级,顾名思义,都是蕴含相应元气,道蕴,法则之力的宝材,仙材,道果之流。

    对于如今的李尘来说,灵蕴级和精华级的灵材,就已经是能够见到最好的东西了。

    他如今所拥有的多具傀儡,都还只是用普通玄铁精炼提纯的玄钢炼制,最多就是掺和一些精金之类加以强化,想要全部利用精金,甚至更为高级的灵材去打造,代价是非常高昂的,

    “嗯?”

    突然,李尘的目光落在又一页图册上面。

    那里画的是一个又一个穿着单薄衣衫的妙龄女子形象,个个楚楚动人,惹人爱怜。

    “这些是……”

    乌丁看了一眼,兴奋道:“哟呵,这里竟然还有尸姬拍卖!”

    此话一出,厢房内的气氛顿时就冷了下来,李尘默默的看了他一眼,但却并未多话,而是翻看新的一页。

    “新鲜的灵化器官,备用肢体……”

    李尘的面色渐渐沉了下去。

    这个世界同样存在采生折割。

    所谓采生折割,在前世就是掳掠儿童,折磨成各种残疾,畸形的可怜模样,丢在街面上讨人同情,骗取钱财,或者从事特殊的表演。

    但在此世,修士大多冷漠,这么做并无财路,却反而是炮制肢体和器官更具利润,以东胜洲通传的百工之术,完全可以无视排异反应之类的阻碍,将其制作成为一个又一个的“通用零部件”,以供给有需要之人。

    毕竟从大自然的角度,人身也是灵材。

    “技艺不会作恶,但人会。”

    李尘默然许久,下了结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