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资讯!重大资讯!”

    “凤正良和肖家四长老于城中商街发生冲突,结果凤正良把肖家四长老杀死了!”

    “现今凤家先下手为强,正召集各部精锐,对肖家部众进行围剿!”

    “肖家猝不及防,损失惨重!”

    ……

    短短数个时辰,宿阳城内,风云突变,一下就从原本凤家纨绔闯祸生非,转变成为了先发制人,征战肖家。

    谁也没有料到,那个凤正良仅仅只是出去泄愤杀人,就如同疯了一般,突然闯入肖家本部,大肆劫掠。

    肖家上下,算起来也不过十二筑基战力而已,在与凤正良的拼杀之中,率先损失一大战力,此后被闯入家族驻地,又再被收缴两具“夜叉”机甲,几乎是还来没得及动用就彻底投降了。

    好在肖家总算知道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在城外还有庄园和据点,家主肖毅成和其他各位族老也及时反应过来,组织人手防守反击。

    他们凭着剩下的九大筑基战力,暂时打退了凤家的突然袭击,赶紧呼朋引伴,以求支援,但各家盟友却像是装聋作哑一般,全都没有了声息。

    “这可不像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啊,就在这风声鹤唳,四面皆敌的情况下,都还敢抓住其中一个往死里莽,但偏偏,当真让他成功破局,反把其他人都给吓住了!”

    李尘在画皮行会为他提供的府邸中隔岸观火,结果却意外发现,局势出奇的对凤家有利。

    谁都知道,团结一致才能对付凤家,如若不团结,他们单独任何一家,都不可能是凤家对手。

    但是谁都不肯强自出头,像肖家那样出来挨打。

    甚至已经有一些世家在开始考虑,是否接受凤家为胜利者,继续让他们坐镇宿阳,执掌大权的事情了。

    李尘在他们打得激烈的时候,也察觉到了城中各位筑基的动静,几乎时时刻刻,都有人尝试介入,或以此为凭,谋夺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利益。

    此后,肖家果然派了一位使者秘密过来,请求李尘施以援手,帮助他们对付凤家。

    但李尘却只是将其所提的条款留了下来,转头让人把消息漏给了凤家。

    他突然意识到,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来临了。

    自己所图者,无非就是凤家所持的阵道常识和神通机关器图谱而已,如若事不可为,后者也完全可以舍弃,只取前者就是。

    现如今,真正掌握此物的是凤家,就算待价而沽,也是沽给凤家,关它肖家什么事?

    肖家连这点情况都还没有搞明白,就想以其他代价空口许诺,李尘完全没有放在眼内。

    结果,在李尘派人把消息送过去的不久之后,凤家的回讯就传来。

    “请李师匠过府一叙!”

    这一次再去凤府,不同以往。

    除却举办丧礼的灵堂,似乎依然还在继续如常对外开放,整个凤府,其他地方都仿佛化身成为大型兵营,一具具机关甲士,傀儡战甲都被搬出库房,各种火炮,机弩,霹雳弹,随处可见。

    李尘进入内院的时候,甚至看到了两具拥有着条纹涂装的机甲“赤枭”,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门口值岗。

    凤家明面上的筑基战力,也不过十余而已,这两具“赤枭”是已经被公开的底蕴,但是暗处肯定还有更多家底。

    李尘进入了内堂,只见到凤正良大马金刀的坐在上首,面上含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李师匠,当真好胆量啊,我本以为,这个时候你不见得敢来的。”

    李尘淡淡一笑:“凤城主真是爱说笑,凤家我也来过好几次了,凤老前辈在世时,也曾与他谈笑风生,怎么可能会这么快就生疏了呢。”

    凤正良道:“李师匠,之前老祖在时,你就曾经多次提出过交换秘籍,以及用其他代价换取一观阵道常识之事,但老祖一直有所顾虑,直至过世都未能成交。”

    “我个人是深感不以为然,这些东西,就算复制一份给李师匠了,李师匠也不见得到处乱传,或者借此机会破译我府邸法阵,图谋不轨,何必那么小气?”

    李尘道:“既然如此,还请与我交换。”

    凤正良道:“好说!如今既然李师匠再次提起,我又已经能够当家做主,倒不如索性答应算了。”

    “不过……”

    他说到这里,忽的停了下来,拖长了声音。

    “李师匠愿意用什么代价来换?这种珍贵之物,我总不可能白白给你吧?”

    李尘早已想好答案,不慌不忙道:“我开出的条件,你无法拒绝,因为那是罗长山留下的东西,有关‘解脑之术’的奥妙!”

    凤正良闻言,面露惊诧:“什么,你手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李尘道:“你不用管那么多,你只需要知道,此物对你有用就行。”

    凤正良定了定神,道:“的确有用,但只能换取一样。”

    李尘不置可否道:“你还想要什么?”

    凤正良道:“我要你成为我凤家盟友,助我等对付敌人!”

    李尘道:“这个要求太宽泛了,我只能答应你,在必要之时,出手帮助你对付同为筑基境界的战力一次!”

    “这个承诺,三个月内有效,包括但不限于城中世家的机甲,战傀,武铠之流,又或者是相应的筑基散修。”

    “但我不会配合你们凤家太多,我将视情况作出应对,以保全自身为重,量力而行。”

    凤正良沉吟良久,点头道:“好,成交!”

    李尘闻言,不禁略带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未曾想到,这位新任的凤家城主竟然远比想象中有魄力。

    当然,也当真有可能只是纨绔心性,崽卖爷田不心疼而已。

    口说无凭,双方意向达成之后,很快就准备了一份略带因果之力的特殊契约,准备签订。

    李尘忽然一笑,提醒道:“凤城主,可别签错名字,写成自家老祖与我签约了。”

    凤正良手一抖,差点把凝聚在指尖的法力都散去。

    他嘴角抽了抽,淡淡道:“不会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