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公夫人在别人面前当然是不遗余力地维护自己的儿子,但是想想整件事情,她心中还是有一些疑惑的。

    “通儿,你跟娘说老实话,那些孩子是不是你抓的?”

    “娘,你怎么也跟爹一样怀疑我呢?”韩通生气地甩开她的手,“不是我。”

    说完,甩了甩袖子,往外走去。

    “哎,通儿...”

    韩通回到梨花苑,韩达早已在这里等着他了。

    韩通向他作揖:“多谢三哥。”

    “你没事就好。”韩达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向院子,语气平淡:“这次,梨花苑损失了不少奴仆,明日,我让朱管家送些人来给你挑。”

    “好,有劳三哥了,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就不送三哥了。”韩通说完就走进了房间。

    韩达看着他走进去,躺在了榻上,就转身离开了梨花苑。

    “阿山。”

    阿山听见召唤马上走进房间:“七少爷有何吩咐?”

    韩通目光闪亮,脑海中浮现萧苓微的面容,吩咐道:“你去调查一下萧六夫人的女儿,我要知道她的所有信息。”

    阿山也不多问,称是之后就下去办事了。

    另一边的韩达回到自己的院子之后,问阿勇:“没留下把柄吧?”

    阿勇回道:“三少爷放心,朱管家一切都安排好了,五少爷会认下所有的罪名。”

    ......

    萧凌辉因为假装被抓,所以也去京兆府录了一份供词。

    黎玄和林海坚持了自己的说法,而杨老将军等人旁听了整个过程。

    结束之后,其他的孩子都被亲人给领回去了,黎震霄正想带着黎玄回府,一个侍从跑过来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他脸色一变,对黎玄说道;“为父还有些事要处理,你自己回去吧。”

    黎玄不想回黎府,便说道:“父亲您去忙吧,孩儿明日还要上课,就随六叔母一起回萧府。”

    他口中的六叔母指的是杨慧君,于是,黎震霄看向了杨慧君这边。

    黎玄冲萧苓微眨了一下眼睛,萧苓微扯了扯杨慧君的袖子,小声说道:“娘,玄表哥救了我,大家带他一起吧。”

    杨慧君白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对黎震霄说道:“黎将军,我带黎玄一起回萧府。”

    黎震霄同样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那就有劳萧六夫人了”,然后就带着侍从走了。

    这当爹的心可真大,就这样把儿子丢给了对头的女儿。

    吐槽归吐槽,黎玄还是很高兴地走到了萧苓微身边:“微微,你今天做得很好...”

    话还没说完,萧凌辉就挤开了他:“离大家家微微远点,扫把星,一碰见你就没好事。”

    “十六哥。”萧苓微不满地看向了萧凌辉。

    平福看不过眼,说道:“我家少爷可是为了救微微小姐才被抓的,也是我家少爷想办法把微微小姐送出梨花苑的。

    “要不然,你们哪有机会逮住坏蛋。”

    萧凌辉冲他亮了亮拳头:“小子,是大家救了你,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说话客气点。”

    平福被噎了一下,鞠了一躬:“多谢萧公子救命之恩。”

    末了,嘟囔道:“那也是因为我家少爷机智。”

    “你...哼,我不跟一个下人计较。”萧凌辉决定不理他。

    杨老将军看了他们一眼,说:“好了,大家回去吧。”

    众人骑马的骑马,坐马车的坐马车,黎玄也跟着爬上萧苓微所在的马车,但被萧凌辉一把给拉了下来。

    “黎玄,你干什么?”

    黎玄拂开他的手,淡淡说道:“没听见刚才六叔母说要带我一起回萧府吗?”

    萧凌辉叫道:“大家这是去杨府,要回萧府,你自己回去。”

    “不行,我怕又被坏人抓走,我要跟着六叔母。”

    “你会怕?鬼才信。”

    黎玄做出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嗯,我是真的害怕,我才十二岁啊,是个孩子,我遭受了如此大的创伤,你们居然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你们,真是,太冷血无情了。”

    萧家三兄弟嘴角抽了抽,杨钊看呆了眼,这还是那个在杨府门口放狠话的小子么,分明就是个无赖。

    马车里传来了杨慧君的声音:“让他上来吧。”

    “娘。”萧凌辉不满地叫了一声。

    黎玄挑衅地看了他一眼,上了马车。

    萧凌辉从马上跳了下来,随即也上了马车。

    马车走了一会儿,萧凌风喊道:“后面有个小姑娘一直跟着咱们。”

    萧苓微趴在车窗上,撩开帘子往后看,“是林海。”

    “林海?”

    这是个男子的名字吧?

    “快停下,快停下。”萧苓微叫道。

    于是,马车停了下来。

    萧苓微又朝着林海喊道:“林海,林海。”

    林海忍着痛,加快脚步朝着马车走了过去,但他所谓的加快脚步,其实并没有加快多少,速度还是很慢。

    不过大家知道他受了伤,都耐心地等着他。

    走到马车旁时,林海已经气喘:“...微...微”

    萧苓微看着他说道:“你上来吧。”

    “这...”林海看着周围的侍卫,有些怯弱。

    黎玄看不惯他这副模样,于是便走了下去,拽着他跳上了马车。

    萧凌辉像见鬼一样看着黎玄,“你...你怎么能抓她手臂,男女授受不亲...”

    “他是个男孩子。”

    黎玄的话一出口,众人又是一呆,男孩子?怎么扮女装这么好看?

    “哈哈...”萧苓微笑了起来:“你们是不是也觉得他穿女装很好看?”

    林海低下了头,脸上浮现了一抹可疑的红色。

    萧凌风和杨钊透过车窗看了看林海,确实很漂亮。

    “其实,昨晚,他们是要抓我去那个什么少爷的房间,是林海主动说要替我去的,所以他身上的伤是替我受的,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萧苓微说明道。

    杨慧君很动容,拉着林海的小手,感激地说道:“林公子,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一定会答应你。”

    林海抬起头,闪着双眼说道:“真的吗?那我想要留在微微小姐身边,可以吗?”

    杨慧君一愣。

    黎玄瞪了过来:“林海,你别太过分啊,虽然你帮了微微一次,但也不该提这么过分的要求。

    “微微是女孩子,怎么能留你一个男孩子在身边?”

    “就是。”萧凌辉方才涌起的感激一哄而散。

    林海连忙说明道:“不是,你们误会我了。

    “我是个孤儿,没有地方可去,我想求你们收留我,哪怕做个小厮给微微小姐跑腿也可以。”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