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之后,依然是一片荒芜,人烟稀少,不过此处却有一座魔石矿场,砀场名因地而宜,名曰阴山矿场。

途经此处之时,卫子夜带着三人东绕西转,整整消耗了一天时间,这才带着二人闯过阴山矿场的势力范围。

翌日,他们赶到了雁门关,此处过后便是魔族真正的腹地,所以此处有魔族重兵把守,但是对于卫子夜这般高手来说却是形同虚设,在不惊动魔兵的情况下闯过此关却是易如翻掌。

不过卫子夜却并没有带他们闯关,而是让他们两个先藏起来,随后卫子夜便独身前往雁门关,夫易虽然好奇寻问,但是卫子夜却是故装神秘,没有告之予他。

两日后的傍晚时分,卫子夜这才赶回来,手中却是多了一幅卷轴。

张天宇瞬间恍然大悟,怪不得先前在阴山矿场逗留了一日时间,随即笑道:“原来前辈算定需要十日并非全部用作赶路。”

卫子夜点点头,将手中卷轴展开,喜笑颜色道:“是啊,有了这幅地图,日后攻打魔族之时便会顺利很多。”

夫易也在此时明白,原来卫子夜留在这里是刺探魔兵布阵虚实,如此一来,日后挥军讨伐魔族之时,这幅军机图便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当即大喜道:“前辈当真深谋远虑,夫易佩服。”

卫子夜笑了笑,如罕世珍宝一般小心地将卷轴收起,随后收入法宝囊中,对二人道:“此时天色正好,大家入关吧。”

于是,一众人闯过雁门关,继续向炼狱行去。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路,皆以村子为主,不值得刺探,于是速度便快了许多,不过此处毕竟是魔族腹地,若是以遁术赶路恐防横生事端,所以三人仅以潜渊缩地之术赶路。

半日后途经龙城,卫子夜再次在这里徘徊了一日时间,又画了一幅地图之后,这才满意地离开龙城。

如此一番折腾后,终于在与九幽境约定时间提前两日的夜晚赶到了炼狱外围。

此时时令已入深秋,星月当空之际,一阵阵阴风吹过,即便是他们一行皆为修仙之人,也感觉到有一丝刺骨的寒意,几人随即暗运罡气护体,以防煞气入体。

可想而知,此处煞气之可怕,凡人若是在此处呆一晚上,必定重病缠身。

“接下来怎么办?”夫易连忙问道。

卫子夜正要说话,却感觉到身后有股阴气临近,随即将判官笔唤于手中,正欲做出攻击之时,却听到来人惊慌之声,“上仙切莫动手,吾乃崔判官是也!”

卫子夜等人自然认得崔判官,随即将判官笔收起,笑道:“原来是崔判官大驾,得罪了。”

崔判官双眼精光闪现,瞬间便看出卫子夜已经突破境界,惊骇之余却是再敢托大,原本准备的客套话随即换了一套,连心施礼道:“恭喜陛下晋升天妖境,神族必然在陛下的带领下必须再次君临天下。”

卫子夜暗自冷笑一声,但是却未表于颜色,这崔判官倒还真是个八面玲珑之人,这见风使舵的功夫倒是利害的很,随即笑道:“崔判官此来何为?”

崔判官连忙道:“自然是奉阎君之命,前来助陛下一臂之力。”

“哦……”卫子夜何许人也,观其微而知其着,瞬间便明白,这崔判官此来美名其曰是来帮手,实则是来监督,心中顿时不悦,不过却依然未表于颜面,随即笑道:“恐怕是奉阎君之命前来行监督之事吧。”

被卫子夜一语戳中要害,但是崔判官确实也是个人才,居然面不红心不跳道:“陛下言重了,陛下乃万金之躯,一言九鼎,自然不会食言,小人此来确是为助陛下一臂之力而来。”

“哦?既然如此,本尊也就不客气了,不知崔判官可知这炼狱详情?”卫子夜随即问道。

崔判官连忙笑道:“小人此来自然做了万全准备。”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幅卷轴,随即将其猜展开来,接着道:“此乃炼狱阵法构成,请陛下过目。”

卫子夜一听心中大喜,连忙用神去看,只见其眼中紫光闪烁,胸中五气翻腾,头上三花同样隐见其形,直吓的崔判官浑身打了个哆嗦,不过当他看清卫子夜不过是在以玄术推算阵法之时,这才长长出了口气。

夫易不解正要寻问,却有张天宇对他摇摇头。

整整半个时辰,五气波涛汹涌之声这才渐渐淡去,双眸也慢慢回复了正常颜色。

崔判官见此这才长长出了口气将卷轴重新卷起,如此近距离下被一个天妖境的修士威压震慑,岂能轻松?

也幸亏这股威压不是针对他,否则单凭这股气势威压便能将其击成重伤,甚至直接斩杀,毕竟崔判官不过夺舍境初期,仅相当于人族修士的散仙境而已,再加上他并没有依附肉体,如今仅是阴魂之躯。

而卫子夜却是领悟的雷之法则,雷者,至阳至刚,正是一切阴魂邪魅的克星,所以这半个时辰,最要命的就是崔判官,想将卷轴推予卫子夜,但是卫子夜却没有接过的意思,只得就那样双手捧着,心中憋气至极。

“原来如此……”卫子夜微微一笑,点点头道。

夫易连忙问道:“前辈看出了什么?”

卫子夜面色凝重道:“原来炼狱大阵是以阴阳正反五行大阵为阵基,其后三三成对分为四组,暗含五十种变化,端的可恨,若非有此阵图,别说救人,就连本尊也要陷入其中,难道三千多年来,正派多次集结想要绞杀都未能将其攻陷。”

“这么可怕?”夫易一听顿时大骇,随即惊讶道。

卫子夜长长叹了口气道:“好在有崔判官的阵图,如若只有救人的话,问题不大。”

随后卫子夜对崔判官道:“你可知阎君之妹被囚于哪座小阵吗?”

崔判官道:“应该办于阴阵中。”

“阴阵……”卫子夜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缓缓道:“若是阴阵的话,这次营救恐怕有些麻烦。”

“怎么?”夫易随即问道。

卫子夜道:“想入阴阵,按照这个阵法的运转,若要进入阴阵,便要闯过阴阳五行至少五个小阵才能到达。”

“哦?五个而已……”夫易顿时感觉卫子夜有些大惊小怪。

“五个……而已……”卫子夜看着夫易满脸轻松的样子,随即苦笑一声道:“这五个小阵虽然称之为小阵,但是稍有不甚,任何一个都可能将大家吞没,而且此阵并非无主之阵,即便两日后血修罗应劫无暇顾及,还有四位魔将镇守,一旦大家暴露行踪,对方借着这座大阵想要镇压大家简直易如翻掌。”

夫易一听这才知道这一趟有了阵法运转的阵图,居然还这么凶险,不由脸色一变,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卫子夜停顿片刻后,转头对崔判官笑道:“阎君之妹对于阎君来说定然重要之至,定然不想本尊失败,所以才令你前来送阵图,想必应该还有后手吧?”

崔判官连忙笑道:“陛下谋略无双,这便被你猜到了,阎君自然做了万全的准备,毕竟此次营救之人乃是家妹,怎能不上心。”

说着,崔判官从怀中取出一条薄若蝉翼的淡蓝色丝绸,萤光闪闪,仿若无物。

“这是?”卫子夜看到此物,不禁大惊道:“莫非是传说中的碧空绫?”

崔判官随即双手将奉上,同时笑道:“正是碧空绫,幸亏阎君有所准备,多备了几件,否则就麻烦了。”

说着,待卫子接过碧空绫之后,又拿出三条分别交予夫易三人,随后道:“阎君交代小人之事已完毕,小人便先行告退,两日后小人再领阴兵二十于此接应几位。”

卫子夜随即客气道:“崔判官自去便是。”

于是崔判官再次施礼告退,随后便化成一缕清烟凭空消失。

张天宇看着手中的碧空绫,由衷赞叹道:“早些便听闻九幽境藏匿之道非同小可,今日得见此宝果然名不虚传。”

卫子夜点点头道:“不错,有此宝在手,此次把握便又大了几分。”

“前辈,你有几成把握?”夫易连忙问道。

卫子夜回道:“此阵玄之又玄,变数极多,纵有阵图和秘宝在手,也并无几分把握之说,只能说成便成,不成便不成。”

“哦……”夫易听后不由有些失望,不过即来之,则安之,他心中倒也没有其他想法。

接下来的两日里,卫子夜不眠不休,仔细观察大阵变化,心中默默推算大阵运转的走势,暗自在心中推演一条最安全的道路。

两日后,崔判官如果如约而至,身后还领着二十名浑身上下散发黑气,身穿黑色铠甲的鬼兵。

“陛下,今日子时三刻,正是血修罗陈公傅应劫之时,修魔者与修仙者所应天劫不同,本次天劫应该会持续三天三夜,所以无论成败,你们都必须在他应劫结束前赶回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